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星光(生子)

第十四章

陈母果然很反对半月后去宣传这件事,说是坐不够一个月,那会落下一辈子的病痛,成功是一时的,病痛可是一世,不能疏忽大意。

阿峰讪讪地回到了病房,便看见阿霆已经醒了。

阿峰走过去:“你还好吧?”

“唔……”阿霆转过头,他已经首先观察过儿子了,满脸的爱意,“真不可思议啊,这孩子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

阿峰视线也落在孩子身上,目光柔和:“这小子重的很,难为你背了几个月。”

阿霆把手指伸到孩子的脸颊上,柔软极了。孩子被他扰得皱眉,瘪着嘴,那脸蛋更鼓了些。

阿霆不由得笑了笑,这一笑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痛得一激灵,那神情简直就跟旁边的儿子成了大小一对。

阿峰赶紧摁住他的肩膀,把他又摁回床上:“你别动。”

“哎!”阿霆皱着眉看阿峰,“我的衣服是不是你换的?”

阿峰:“不是我是谁?”

阿霆:“那……那不是说孩子出来后会有妊娠纹?我……我有没有啊?”

阿峰勾起嘴唇笑:“好像是有。”

“有?!”阿霆立刻抬起上半身,一边抽气一边掀被子,疼也顾不住。

阿峰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感觉扶住他:“你不是疼吗?还动?”

阿霆欲哭无泪:“你有了孩子,我有了妊娠纹!要是以后跳舞,露身体了,肚子上一道一道的,怎么见人?”

阿峰看他执意要看,也不敢逗他了,说:“没有,你年轻,恢复很快,再拾起健身,以前的身材会回来的。”

但是阿霆总是不信,一定要看,阿峰只好让他看了,他果然看不到什么纹路,但是肚子上破开的疤痕鲜红得像一条蜈蚣,又疑心自己的肚子好像还没真正凹下去,似乎是有点涨起来,十分闷闷不乐。

阿峰道:“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同,你不要疑心。”

阿霆:“你十个月没见过我之前的样子,哪里记得同不同?我什么时候能够拆线?我去预约教练。”

阿峰:“妈说是一个月。”

“一个月?”阿霆神色都有些变了,“我是剖腹产,不用坐月子啊!”

阿峰:“我帮你说过情,妈还是不肯。”

“诶……”阿霆忧愁地看着天花板,索性是生产还消耗了力气的,眼皮就慢慢沉了,在一片惶惶中睡过去。

阿峰看他睡得熟,悄悄把儿子抱出去了,陈母接过。

陈母:“刚刚醒了?”

阿峰:“醒了,说要过几天出去健身。”

“别理他。”陈母抱过了孙子,只垂首眉开眼笑,“他年纪轻不懂事,你也不能多惯着,该管还是得管。”

阿峰应了几声,李家父母打电话过来,跟陈母说了一声后,驱车去机场接了人。

李家父母一见面就抓着阿峰问孙子的情况。

阿峰在车里跟他们说了一路,去到医院,李家父母跑得比他要快,在走廊上碰到了陈母。

陈母迎上前,李妈妈接着抱过孩子,看过后就笑了:“诶!真跟阿峰小时候长得一个模样!”

李爸爸背着手,在一旁严肃地看着,点头说:“我第一眼就觉得像。”

陈母也要为自己这边争点基因似的:“眉毛像阿霆啊!眼睛也有点像。”

李爸爸看向阿峰:“名字起好了吗?”

阿峰道:“等大家一起商量,小名叫青青。”

李爸爸递给他一张纸:“我在家琢磨了好几个名字,你拿去看看,男孩名字要‘正’,你们不懂这个。”

阿峰接过,果然都是很“正气”的名字,折好了放裤袋里。

两边的老人家围着孩子转个不停,阿峰插不进去,只好回到病房。

病房里也有人在,是生产时没出现的陈哥哥。

阿峰打了声招呼,陈哥哥点点头。

陈哥哥道:“我在外头出差,紧赶慢赶,还是赶不上。”

阿峰道:“阿霆醒来看见你,一定很开心。”

陈哥哥:“阿霆就交给你了,请你多多包涵。”

阿峰道:“大哥这话太见外了,我们的婚姻关系,是需要我们互相扶持和尊重。”

陈哥哥点点头,未免自己在这里打扰两人相处,也走出去看小侄子。

阿霆醒过来的时候,青青已经不在身边了,两家父母包圆了一切,只是偶尔带来给他一看,吃奶换尿布之类的事情别说是他,就连阿峰也没碰过,吵着闹着要出院,要去健身。一听说电影那边有宣传任务,更是理直气壮了些,说要出去赚奶粉钱。

陈母却是在这件事上分毫不让的,小的交给李家父母料理,专门空出时间跟阿霆讲道理。

阿霆表面上应了,其实心里不以为然,还生出了新的主意。

阿峰:“你让我帮你逃跑?”

阿霆:“梁导不是说要开始宣传了吗?人齐一点会比较好点吧?”

阿峰看着他,其实阿霆并没有因怀孕而肥胖,反而怀孕期间所吃的东西,都无私地给了孩子,他自己都收了一圈,脸白而瘦,棱角非常突出,显得他很硬,他瘦骨嶙峋地坐在被单上,长久没有活动显得整个人都很疲惫。

他想,这不该是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的,也不该出现在威廉身上。何况按照西医来说,剖腹产也只是一个伤口的愈合问题,躺一个月实在是太折磨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他都想象不到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阿霆又怎么会理所应当这样承受呢?

阿峰说:“今天下午家里没人,我们抓紧时间去办签证,我好跟梁导那边定时间。”

阿霆兴奋极了,连声答应。

两人谋划好后,时间过得更慢了,阿霆看着窗外青绿枝丫茂盛生长,便想起了青青。说来也烦恼,青青一直被两家父母争夺轮流照顾,根本就没想过他也期望照顾儿子的心情,只说他年纪小,只要养身体,其余事情一概不用他担忧。有时候他透过门能听到青青哭闹的声音,真是恨不得他多叫几声才好。

此时一想到又要出国去了,把青青扔下,担心青青会不会不认识他,尽是知道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阿霆叹了口气:“你说我们在青青眼里,是不是就是陌生人了啊?”他看着自己扁平的肚子,总感觉做了一场梦。

阿峰说:“怎么会?我们才是他最亲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

阿霆说:“不在一起,怎么能最亲?”

阿峰沉吟了一会儿:“那让爸妈平日多视频,而且在国外的宣传期也不会太长,到时候我们也要回来,你就可以照顾儿子了。”

阿霆说:“哪轮得到我们照顾?”

阿峰说:“爸爸妈妈们也是一片好意,而且我们工作比较忙碌,少不得以后要爸爸妈妈们帮忙,让孩子多熟悉他们也好。”

说到工作,阿霆就振奋了,说:“宣传会要去哪里?”

“计划有变,先去日本。”

“日本?我记得好像梁冰也在那边开演唱会。”

“你倒是知道得很清楚偶像的行程。”

“换你几天躺在床上看电视,国家领导要去哪里我也知道。”

“正好我接到一部跟梁冰那边有接触的戏,我们可以在日本会面谈论一下,以后说不定你还有机会与他共同演一部戏。”

阿霆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听说梁冰老师很严厉,我这样的,一定不能达到他的要求。”

阿峰说:“你重新把工作捡起来,这几天还是空着的,我帮你拉一拉这一块。”

评论(22)
热度(233)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