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姜希宇X陈霆】闪耀的你(中下)

中下

从此希宇便在陈霆家安稳下来了,也没听见阿祥打听到什么,陈霆就仿佛忘了这件事。不过倒也好,他晚上看酒吧去打群架,白天倒成了个没事人,不是睡觉就跟希宇斗智斗勇,那日子就像是水一样的倾泻下来。

希宇慢吞吞地走到厨房,问道:“希宇来了,有什么要帮忙吗?”

陈霆转过身要拿蒜头,就撞在希宇身上,希宇抱在胸前的钱罐子发出钱币碰撞的脆响。

希宇看了看他水池子里的菜篮子,比这手说:“洗菜要两块钱,摘菜要五块钱。”

陈霆从口袋里掏了十块给他:“帮我把那池子的菜全都弄了。”

陈霆端了一大盆水放在地上,在旁边又放了一个小板凳。希宇把钱罐子放好,蹲下来斯里慢条地摘菜。

大冬天的,希宇的手指在水中被冻得通红,他吸了吸鼻子,把洗干净的菜放到另一个盘子里。

陈霆接过他洗好的菜,见他还没离去,疑惑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希宇眼睛闪亮地看着他,道:“阿霆明天晚上请假!”

陈霆挑挑眉:“为什么要请假?”

希宇道:“要……要约会。”

陈霆一下子酱油就倒多了,赶紧洒水补救,但一锅子菜顿时糊了,干脆关了火。

陈霆转过身,说:“我没听错吧?”

希宇认真严肃地看着陈霆:“明天阿霆请假。”

陈霆说:“不请,莫名其妙才跟一个男人去约会。”

陈霆把锅里的水给倒干净,也不管糊不糊了,在锅里翻炒翻炒,装进盘子里。

陈霆把菜放到旁边:“等一下你吃啊!”

希宇看着颜色奇怪的菜,摇摇头:“希宇……不吃……垃圾……”

陈霆瞪了他一下:“还不是都因为你!瞎捣乱!”

希宇拉着陈霆的衣服,摇了摇,满脸希冀道:“阿霆答应希宇。”

陈霆做下一个菜,希宇在旁边堵着他,有点生气道:“我请假酒吧怎么办?谁赚钱?谁给你钱花?”

希宇撅了撅嘴,道:“就一晚。”

陈霆不肯松口:“不行。”

陈霆吃了饭,打了个哈欠,摸上床想睡觉。

希宇蹲在他床的旁边,扯着陈霆的衣服,说:“阿霆要请假。”

陈霆一晚上看酒吧没睡,沾着枕头就睡了,根本不理希宇。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希宇也没再跟他提起什么“约会”的事情了,倒是睡觉的时候闹钟莫名其妙就关了,陈霆起来的时候都快七点半了,蹦起来囫囵穿了衣服就往外跑。

希宇推开陈霆没锁上的门,自己走了出去。

陈霆赶到酒吧,阿祥迎了上来:“那个大老板已经来了一阵子了。”

陈霆用指作梳摞了摞头发,敲门进了包间。因是迟到,他先自罚三杯,小心陪着笑脸,又陆陆续续喝了不少,尿意很快就来了,说要上洗手间。

老板们放了他,他摇摇晃晃地来到男厕所,尿完了,在镜子前洗手。后面有个男的进来,推开厕所隔间的门,想不到里面有人,吓了一跳。

里面的人骂骂咧咧地又把门关了。

那男的嘟囔一句:“谁让你不锁门了。”

陈霆一愣,用水泼了泼脸,撑着洗手台想了一会儿:“今晚出去的时候穿了衣服,到玄关的地方,顺手关了门,有没有转回头锁门……”

陈霆做了一个回身锁门的动作,脑子里乱糟糟的,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锁没锁门。

陈霆走了出去,拉住吧台后面的阿祥:“阿祥,你帮我回去看一看有没有锁门?”

阿祥接过了钥匙:“好,我这就回去。”

陈霆这才回到包间,继续点头赔笑,然而他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锁门,也不知道希宇会不会趁机跑出去。

好不容易摆脱了大佬们,已经快晚上十点了,他打了个电话给阿祥。

阿祥那边气喘吁吁的:“阿霆!那个傻子不见了!我已经在你家附近找了一个小时了!说是出了小区了已经,现在我在XXX,有人说曾经看到他!”

陈霆赶紧跑出酒吧,拉出摩托车,往阿祥说的地点飞驰而去。

两人碰了头,陈霆拉住阿祥,急问道:“人在哪?”

阿祥指着前面的公园,陈霆一马当先冲进去。

希宇抱着钱罐子,抬头看了看招牌上的字。

店里盈满了香气,希宇趴在玻璃柜上看着里面的东西,左看右看,觉得哪一个都很好看。

售货员看他奇奇怪怪的,有点警觉地看着他。

陈霆在公园找了一圈回来,焦躁道:“他不在这里!”

阿祥让他别急:“我们再去问问。”

陈霆懊恼地用拳头捶电线杆:“我怎么没锁门?!明知道他不清不楚的!”

两人兜兜转转,又找了一个多钟头。

陈霆的手机响起来,是阿栋。

阿栋道:“阿霆。你和阿祥在外面吗?”

陈霆道:“希宇不见了,我们在外面找。”

阿栋“啊”了一声,说:“希宇现在在酒吧里,刚刚我出门的时候见到他又蹲在我们玻璃窗下面。”

陈霆暗骂一声,用摩托车载着阿祥火速赶回了酒吧。

陈霆风风火火地推开酒吧的门,眼睛扫了一下,阿栋在窗口的位置上朝他招手。

陈霆大跨步走过去,看见背对着他坐的希宇,心放了下来,却转瞬间又冒起一股火,转到希宇面前,提着他的领子揪他起来,怒道:“谁让你乱走的!”

谁想希宇竟然对他大大露出了一个笑脸。

要知道希宇虽然看上去可爱,但从来不轻易笑,如今来这么一下子,陈霆还有点蒙。

希宇捧起手上的四方盒子,眼睛里亮晶晶的,说:“阿霆生日快乐!”

陈霆的目光落在他手里的盒子上,慢慢松了手中的力道。

希宇把盒子放在桌面上,小心地掀起盖子,然后仔细地点上蜡烛。

这时陈霆已经被阿祥和阿栋拉着坐在希宇对面了。

他愣愣地看着蛋糕,又看向烛光后希宇洁白温暖的脸。

希宇看了看时间,说:“还有五分钟,阿霆可以吹蜡烛许愿了。”

陈霆又看向蛋糕,上面幼稚可笑地用奶油做了个猴脸,蜡烛也是严格按照他的岁数插上去的,这哄小孩的把戏他往日最是唾弃,也觉得自己如果收到这种什么生日蛋糕一定会嗤之以鼻。

希宇拍着手唱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陈霆烛光后的眼睛闪了闪,连忙低下头,用手掌猛地擦擦脸。

希宇唱完后,握着双手眼睛闪亮地看着他:“阿霆可以许愿吹蜡烛了!”

陈霆撇过头,有点瓮声瓮气地说:“向一个蛋糕许愿,怎么可能成功?”

希宇不依不饶地:“可以许三个愿望!”

陈霆看向旁边站着的阿祥和阿栋。

两人同时装作看向其他地方。

陈霆吞吞吐吐地说:“真是……真是败给你了……”说完飞快地闭上眼睛,许了三个愿望。

陈霆吹了蜡烛,又在蛋糕上舀了一勺吃,有点嫌弃道:“怎么这么甜?”

对面的希宇伸出手,抹了抹阿霆脸上的泪,满脸担忧道:“阿霆,不要哭。”

陈霆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借口去厕所,狼狈而逃。

旁边的阿祥坐在希宇旁边,揽住他的脑袋,说:“希宇,你怎么知道阿霆生日的啊?”

希宇道:“超市发短信,说阿霆的生日可以去超市领礼物。”

阿祥笑嘻嘻道:“怪不得。你别看阿霆这凶巴巴的样子,小时候他家里穷,生日有碗面吃都不错了,长大了也没人记得给他过,你可是第一人!”

希宇从阿祥手臂里挣脱出来,一言不发地看着蛋糕。

陈霆回来的时候,阿祥和阿栋都已经走了。

希宇把台面上的两个红包推到陈霆面前,一本正经地说:“这是阿祥和阿栋的生日礼物。”

陈霆胡乱地点点头,看也不看,就揣到口袋里,语速飞快道:“还有其他事吗?没有就收拾收拾回家。”

希宇说:“有哦,希宇的礼物还没有送。”

陈霆抬头看了他一眼,嘀咕:“哪来这么多钱?我给你的付的洗菜洗碗钱也就差不多够这个蛋糕吧?”

希宇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陈霆面前。

陈霆打开,里面是个巴掌大的小木头人。

希宇有绘画功底,木头人雕刻得栩栩如生,像极了陈霆。

陈霆紧紧攥着装木头人的盒子,满心感动,却嘴硬说:“下次这种把戏可不管用了。”

希宇握着陈霆的手,一字一顿道:“阿霆要,好好的。”

陈霆说:“你要是少给我闯祸,少惹我生气,我就谢天谢地了。”

希宇笑了一下:“阿霆生气,好看。”

陈霆连敲了几下他的头:“你今晚是怎么回事?偷溜出来,害得我和阿祥在外面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了一晚上!你说要怎么罚吧!”

希宇不满道:“希宇……情有可原。”

陈霆冷哼一声:“回去信不信我抽你?”

希宇低头嘟囔道:“阿霆,不讲理。”

陈霆冷笑道:“说对了,只动手不动口。”

陈霆看着旁边的希宇,却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如果希宇能够根据他那一晚骑摩托车的路线找到酒吧,那为何却找不回自己的家?是不想回,还是真的记不起了?


评论(16)
热度(205)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