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星光(番外)

番外

一晃十六年过去了。

年轻的日子不再,但总有演员这份职业,倒也不至于平凡乏味。

阿峰翻了一页报纸,耳朵里都是哐哐声,听得极不耐烦,放下报纸对旁边的健身狂人说:“你为什么要把跑步机搬来客厅?你这样很打扰别人做事情。”

阿霆抓着颈边的毛巾擦了擦汗,调到了步速,喘着气说:“阿峰,你看到我这样,不会想起什么吗?”

阿峰从报纸里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穿着汗衫,肌肉隆起,因是刚跑过的缘故,身上一层一层地下汗,整个人xing感极了。

阿峰眼都不眨一下:“怎么?又练多了两块腹肌。”

阿霆关了跑步机,走到阿峰身边,从背后帖住他抱住。

阿峰抬手挡了一下,嫌弃道:“满身的汗,不要贴着我。”

“不!”阿霆将他紧紧抱住,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揉到他微微凸起的肚子,在他耳边吹气,“你看你,又有小肚子了,还看报纸。”

阿峰拍他的手:“我都快五十了!还不许我有小肚子?哦?!整天像你一样,妖精似的。”

阿霆不满道:“你都不看我!”

阿峰随口敷衍:“看看看,这不是看着吗?”

阿霆从后面伸头看了他半晌,见他还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报纸,气都气死了,伸手将他手里的报纸撕了。

阿峰看着粉碎的报纸,脸色有点不好:“你干什么?!”

阿霆噘着嘴:“我在你面前,你看都不看我一眼。那个报纸……有我好看?”

阿峰被他按在沙发上,看他一条腿就往自己身上跨,一下子承受了阿霆所有的重量。

阿霆撩起自己的衣服,抓着阿峰的手摸自己的胸肌,神情挑逗地看着阿峰:“不是说男人五十,如狼似虎……”

阿峰眯着眼睛,手慢慢往下,从他裤腿里伸进去。

阿霆tun部在阿峰dang下起伏,热qing放lang的shen吟。

“我回来了!”

门关响了一声。

阿峰赶紧拍阿霆让他起来。

阿霆慌张地放下自己的汗衫,从阿峰身上滚爬下来。

阿峰裆裤鼓起一大团,抓了旁边的抱枕挡住。

青青抓着头发走到客厅里,看了看沙发上尴尬地坐着,离对方远远的父母。

青青狐疑地看了看他们,说:“爹地爸爸,你们吵架了?”

阿霆脸上还有些微红,瞪他一眼:“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这一看却是看出了些端倪,又往青青脸上仔细瞧,皱眉道:“你……你脸上怎么了?”

青青一下子捂住脸,勉强地笑了笑:“我……我自己碰到了。”

阿霆一下子站起来,走过去捧住青青的脸,急了:“分明是给人打的!谁打了你?!”

青青推开阿霆,撇过脸不让他看:“没事爹地,你别管了。”

阿霆目光跟着他的脸看,越看越急:“我怎么不管?是谁欺负你了?”

青青转过身东挡西挡,挡不过阿霆的目光,烦了推开他,往自己的房间走,阿霆跟在他后面着急问:“老师知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说?对方给你道歉了吗?”

门“嘭”的一声,在阿霆面前关了。

阿霆难以置信地转了转门锁,里面反锁了。

“阿峰!你看这孩子!”阿霆奔回去跟阿峰告状。

阿峰别扭地坐在沙发上,说:“你管他!”

阿霆扯着他的衣服摇:“阿峰!我可是他的爹地!他当着我的面关门,是把我排斥在外了!”

阿峰撇过头不理他。

阿霆扯着他自言自语:“你说……青青脸上是谁打的?我们家青青这么乖,一向是好孩子,朋友们也喜欢他。”

阿峰干咳一声,用手扯他拉着自己衣服的手,说:“青青的青春期也到了,他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你就别操心了。”

“我怎么不操心了!”阿霆激动地抱住阿峰,硬挤到他怀里,从下往上看他,“操心儿子不理我,还要操心你不爱我。”

阿峰摸了摸他的头发,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往枕头下面伸。

阿霆摸到他鼓起来硬硬的一块,嘿嘿笑了起来。

阿峰捏住他的鼻子:“开心了?胜利了?”

阿霆推倒他,又骑在他身上,低头在他耳边说:“不要青青这个坏小子,我再给你生一个?”

阿峰抱着他翻过身,搔他的痒。

阿霆尖叫起来。

阿峰利索地扒开他的裤子,伸手在茶几的柜子下面翻出润hua油,熟练地扩张起来。

阿霆喘息声越加地cu重了。

阿峰解开ku子,缓缓沉下shen,阿霆绵长地shen吟了一声。

门房又有响动声,青青的声音在里头响起来:“这种事回房间做好不好?!”

阿峰随手抓起一个枕头扔通道上,吼道:“滚回房去!”

青青一向是对阿峰犯憷,虽然气愤,倒也乖乖关了门。

阿霆在下面搂住他的脖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摇一摇,嘻嘻笑道:“给儿子看笑话了。”

阿峰摸着阿霆的脸,低声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妖精。”

阿霆把他勾着贴近自己,说:“你可也别让我看笑话。”

阿峰亲了他一记,猛地动起来,说:“反了你?”

阿霆吚吚呜呜地在他身下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过了第二天,到了放学的时候,街头转角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阿霆伸头一看,见青青已经走了一段路了,赶紧跟上前去。

他奇怪青青怎么走的不是回家的路。

青青走到了人烟荒芜的地方,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他了。

都是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但学着外面的小混混,流里流气的,有一个头发过长了,还挡着半张脸。

打头的剃着寸板头,嘴里叼着一根烟,对着青青露出一口黄牙:“优等生,怎么自己一个人来啊?”

青青抓着书包,有点瑟缩,但忍住了不退,闪着眼睛说:“我……我不知道那个女生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

他这话说得遭人恨,寸板头把烟头都咬断了,呸地把烟吐地上。

其他的学生按住青青的手臂,青青挣脱不开,硬生生被寸板头打了一拳腹部。

青青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喂!”

所有人都朝声音那处看过去。

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脱了身上的衬衫狠狠扔在地上,露出分明精壮的肌肉。

寸板头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你……大叔你谁啊你?!”

阿霆手伸过去,一把推开架住青青的学生,那些学生看他这么有料,也不敢抓着,回到了寸板头身后。

阿霆撩起青青的衣服看了看,见到他肚子上一个青色的痕迹,头上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

但他还是忍了忍脾气,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孩子,才耐下心来。

“你们是哪一个班的?报上名来!”

寸板头对报上名找上门这种最是忌讳,仗着自己人多,态度也横起来:“怎么了?打他不行吗?真不明白现在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垃圾货色。”

“疼不疼?”阿霆摸着青青的脸,把他抱在怀里,拳头渐渐握紧。

青青推开阿霆,低着头说:“你不要管我了。”

阿霆心疼地看着他:“他们怎么能这样打你?”

寸板头看阿霆不理他们,怒火中烧,叫嚣道:“喂!那边的垃圾!”

阿霆一言不发冲过去一脚把寸板头这个大个子踢飞在地。

其他人见状一拥而上。

阿霆左支右挡,虽然力气大,也练过拳,但到底是顾着这些孩子的。但这些孩子是什么都不顾的,拼了命打,阿霆不免就受了伤。

青青看着这场大混战,一时间惊在原地。

被踢飞出去的寸板头吐出一口血,从地上爬起来,捡了旁边的一根棍子,往阿霆那边走。

青青留意到了,立刻扔下书包,急忙也在地上找了根棍子。

寸板头打过来的时候,青青正好架住了。

也许是李家如狼似虎斯文败类的基因,在这种紧急时刻忽然就挥发了作用,十分冷静地架住了寸板头的反攻。

两方人胶着之际,又听到一声大喊。

“你们在干什么?!”

两方人停下,看见是一个西装革履,鼻子上还架着眼镜的男人。

阿霆和青青看见来人,齐齐吓得一抖,乖乖地走过去,

阿峰看着父子两都是一身狼狈,真是又气又心疼。

阿峰瞪了他们一眼:“回去再收拾你们俩。”

不良少年团伙里有个男孩惊呼一声:“这……这不是那个大明星吗?”

阿峰冷着脸,打量着这些不良少年。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少年团骚动起来,见到对方家长就有点怂了。

阿峰拿出一根烟点上,吞云吐雾的时候比之发育不良的少年们是又成熟又性感,周身还冒出一股不可接近的冷气。

寸板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给自己壮胆,说:“他……他把了我的马子!”

阿峰回头看青青:“你有吗?”

青青摇摇头:“我没有,我不认识那个女孩。”

阿峰回头跟寸板头说:“听到了没有?”

寸板头嚷嚷着:“那她怎么会喜欢你?!”

阿霆在后面噗嗤一声笑了。

阿峰吐出一口烟,说:“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那个女孩子,来这里揍我儿子一顿,能让女孩喜欢你吗?”

寸板头哑口无言,且有些恼羞成怒:“我看他不顺眼,就揍了。”

阿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这边管地头的姚哥知道吗?”

寸板头与后面的不良少年门面面相觑。

其中有一个少年低声说:“老大,那个姚哥是个黑社会。”

寸板头惊了一下,回头看一脸高深莫测,准备随时要喊人过来干掉他们的阿峰,一下子冷汗直流,底气不足地嚷嚷着说:“我!……醉玲珑要开播了!我们回去看电视!不玩了!”

不良少年们呼啦啦全都走光了。

阿霆和青青低着头跟在阿峰后面,三人走到有路灯的地方。

阿峰回头看阿霆:“你可真能啊!怎么这么幼稚!跟一群小孩打架?”

阿霆笑着搂住他的手臂:“我看青青被他们打,急的。”

阿峰冷笑道:“哦!等一下那些孩子带着伤去警察局,抓他们还是抓你呀?”

青青有点着急:“爸爸!爹地不会真的被告吧?!”

阿峰冷哼一声:“看他们也没这个胆。”

阿霆笑嘻嘻的:“阿峰你什么时候认识了黑社会啊?”

阿峰翻了翻白眼,道:“我怎么会认识黑社会?”

阿霆疑惑道:“可是你不是说什么姚哥的……”

阿峰手指敲了敲他的脑袋,说:“报纸上看的,前一阵子被拉去坐牢了,估计那些孩子也不知道,吓住他们就行了。”

阿霆搂着他的手臂笑道:“阿峰,你刚刚出现的时候好帅啊。”

阿峰冷笑道:“少糊弄我,回家找你算账。”

阿霆道:“算算算,随便你怎么罚我!”

阿峰又看了眼青青,说:“回去跟你爹地练拳,十几岁的年轻人,倒是让自己的老爹去为你打架,你也不脸红。”

青青默默地不敢说话。

阿霆在一旁打马虎眼:“也不能这么说,青青是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青青成绩这么好,以后是要考清华北大的,学不学无所谓。”

阿峰瞪了阿霆一眼。

阿霆笑眯眯地揽住阿峰往回走。


评论(34)
热度(268)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