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青白蛇梗)

第三章

元凌跟定了陈三六,小凡也跟定了元凌,一个拖着一个,毫无办法。

陈三六看到他俩轻身前行,真以为他们是来送行,无限伤感。

陈三六:“我这一去,大概也要冬天的时候才能回来,你还在此地吗?”

元凌:“我不在此地了。”

陈三六黯然,道:“那……你去哪里?”

元凌看他期期艾艾,老实到连挽留的话都不会说,暗自好笑。

小凡不耐烦道:“笨蛋,我们跟你一起去!”

陈三六眼睛一亮,他本就生得俊逸出尘,如今眼睛流泻出无限的光彩,看得人心生醉意。

至少元凌是醉了。

陈三六:“你愿意跟我走?”

元凌点点头:“你一个书生独自上路,遇上强盗土匪,哪还有命回来?”

陈三六腼腆地笑了笑。

小凡看他二人眉目传情,无聊地低头踢石子,一个石子踢打到陈三六腿肚子上,把陈三六打地人一歪。

陈三六“诶哟”一声要倒下去,元凌在一旁赶紧扯住他扶起来。

元凌:“小凡!你怎么这么顽皮?!”

陈三六摆摆手:“不不不……不关小凡的事,我不小心崴了。”

小凡打了个哈欠,看到天上的蚊子在头顶飞,忍不住伸出长舌,卷了两个进嘴里。

元凌赶紧捧住陈三六的头将他歪过来,顺便瞪了眼小凡。

陈三六却想不到元凌这么大胆,在弟弟面前做出此等出格的动作,整张脸都红了,然而他也不躲闪,目光凝视着元凌。

元凌目之以小凡凌厉的眼神,在陈三六的目光下突然变得羞涩起来。

小凡只觉得这天气越发闷热了。

“再看下去,天都要变黑了。”

陈三六和元凌两人赶紧分开,都不好意思看对方,只好都看向小凡。

元凌:“你真是一天到晚,都没有一刻是定性的。”

小凡:“我又不是书呆子。”

陈三六好脾气地笑了笑。

三人重新上路,陈三六与元凌是以色相相吸,然而真正谈感情,还是浅薄得很,所幸一路相伴,有的是时间说话,陈三六一开始还不与他谈论诗书经史,偶尔间泄露出两句,却发现元凌也说得出去处,一谈之下才发现元凌对经史子集也这般深入研究,更是晓得一些民间野史,讲起来如真的一般,且联系正史却也是别的一种解释,当下万分佩服。

小凡看他二人相谈甚欢,而且陈三六一副顶礼膜拜的白痴样,真是叫人生气。

元凌本就有一千多岁的寿数了,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他讲的是经历,你讲的是史书上的东西,当然比你更是多有深入。

陈三六看小凡在后面闷闷不乐,体贴地也与他搭话:“元兄这般见识卓绝,想必小凡也不差了。”

小凡瞥了一眼元凌,自然知道作为弟弟的,要将他高高捧起。

小凡:“我……我什么都不会呀!那些诗啊书啊,我看着看就犯困。”

元凌:“他整日不用功,什么时候能努力起来,就奇怪了。”

小凡:“时日这么长,何必多忙!”

陈三六摇摇头:“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你哥哥是为了你好。”

小凡乜斜陈三六:“好不好我当然知道,也用不着你说。”

陈三六触了霉头,自不敢多言。

元凌却是要替他教训小凡:“三六人世的道理比我还要深,肯教你,已算你的福气。”

陈三六不欲破坏兄弟两的情谊,急忙又回护小凡:“各人有各人的体会,于我来说是对的,不一定适用于小凡,有时候活得自在,未尝不美。”

这下小凡也看出了点陈三六的好来,他真的只有一个“好”字的,不然元凌也不会看上他。

再争下去也无益,若是对他笑脸相迎也别扭,干脆只去缠着元凌。

“哥哥,这烈日酷暑,不然我们还是躲躲吧。”

陈三六看他一丝汗也没有,纳闷极了。

元凌倒是知道小凡修为不济,若是在太阳底下再这么走下去,难保他会现出原形,急忙带着他去树荫下避暑。

小凡得了休息,终于一口白气喘出来,瘫软在元凌怀里。

元凌照顾他照顾惯了,摘了扇叶,替他慢慢扇着凉风。小凡扯着元凌的头发,一圈一圈绕在指尖,又放开。

“哥哥,睡个午觉好不好?”

“给你睡了,今晚你都起不来。”

“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天。”

“一天一天给你休息下去,明年也去不到地方。”

“那你也觉得热,还是不要勉强自己了。”

“自己偷懒,就别扯上我。”

陈三六呆坐在一旁,看着他俩亲密无间,也不像是兄弟两的样子,但要说是其他什么关系,好像也不是。

元凌转过头,多有抱歉:“连累你慢了行程。”

陈三六摆摆手:“让小凡弟弟歇歇吧,这么大的太阳,容易中暑。”

小凡贴着元凌冰冷的身体,于这盛夏只有一份阴凉,而元凌想必也享受此刻,人间这份热情,他不过是一个妖精,怎么抵挡的了?

最后也不过是跟他相依相偎。

陈三六打开水囊:“要不再喝点水吧?”

元凌也知道他只带了一壶水,怎可能舍得喝他的?

“不用,小凡他不渴。”

“我渴。”

元凌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小凡也知道元凌嘴上说的凶,大抵也不会让他受苦,就受了陈三六的水。

小凡凑过去张开口,元凌知他心性,倒予他喝了。

“你也喝一口吧。”

小凡含着一口,哺到他嘴边。

元凌对他使了个眼色,小凡这才记得后面还有一个人,便咕咚一声狠狠将水吞了!

歇了半个时辰后,元凌便不肯再拖了,一路跋涉,晚上在荒凉的野外遇到一家客店。

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独自在山野里屹立着,阴暗得像是深渊的裂口。

陈三六:“太好了,还以为今晚要露宿。”

元凌千年道行,一眼便能看穿虚实,但他看陈三六单薄的身形,真不忍心,何况他也高傲,不将这等微末道行放在眼里。

元凌:“那去瞧瞧看。”

元凌一个眼色,小凡自先上去了,敲了敲门。

出来的是一个浪荡的女子,穿得轻盈而曼妙,尖尖的下巴,柔情妩媚的狐狸眼——哈!是个狐狸精。

小凡轻蔑地看她一眼,不过三百年的道行,就敢在此摆这等阵势,真是不知死活。

小狐狸看不出两个蛇精的真身,以为当真等到了三个羊入虎口的男子,满脸贪婪之色。

陈三六在后面道:“深夜拜访,冒昧小姐了,只是这附近没有歇脚的地方,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狐狸精一副羞涩的模样,将三人迎进了屋。

元凌笑道:“这深山野林,姑娘一个人吗?”

狐狸精轻声细语的:“公子说笑了,我一个小姑娘怎么敢独住?是我家里的父母都在这里避暑,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罢了。”

前面果真出现一对中年夫妻,女的是个蝎子精,男的是个螳螂精。

元凌神色一沉,那蝎子精竟然也有了近千年的道行,而螳螂精又有了六百年的道行,怪不得敢拦路开这么一家黑店。

蝎子精和螳螂精自没有小狐狸这般好糊弄,双方心照不宣,就此打了个照面。

陈三六付了银子,要了三间房。

小凡赶紧抢道:“还是要两间,我与哥哥一间。”

元凌:“要一间。”

他担心陈三六,也担心张小凡,一个懵懂不知,一个修为低浅。

那小狐狸双目流转,轻轻一笑:“真是好兴致。”

元凌挡住陈三六和张小凡,暗地里朝张小凡一摆手,示意他先走。

小凡知道他是怕陈三六听见了什么,便就扯着陈三六先上了楼。

元凌森冷的面目暴露,眼珠子妖异冰冷,那是无心无情的蛇的眼睛。

元凌:“这个人,是我的。”

那蝎子精倒也不想惹这强敌,说:“我们也不缺他这一个,这个让给你就是。”

元凌冷哼一声,阴风骤起,吹得白色纱帘翻飞,他人影不见,随着风悠悠打转,那些个妖精寻不见他,已是吓破了胆。

元凌:“道上的规矩,先到先得,若想抢,也掂掂自己的分量。”

他这一震慑十分管用,微末道行的已不敢来窥,但蝎子精和螳螂精却有望联手对付他俩,倒也不说没有胜算。

元凌也不是不知,自去寻了张小凡和陈三六。

他打开门的时候,见到陈三六在给张小凡打扇子。

元凌走过去:“怎么了?”

陈三六小声说:“小凡弟弟好像中暑了。”

元凌瞥了张小凡一眼,将陈三六拉起来,坐在床前接过扇子,朝张小凡身上扇去。

小凡睁开眼睛,讨好地笑了笑。

“哥哥你也累了,歇息吧?”

“不是中暑了吗?”

“挨着哥哥,哪里还有暑气?”

元凌倒也不是怪他差遣陈三六,便在他旁边坐下:“今晚别打马虎眼,下面那几个都不是好相与的。”

陈三六惊恐道:“这难道是一家黑店?”

小凡连讥笑都不肯施舍了,陈三六不懂得里面的机巧,或许连讥讽他也听不懂吧!

然而小凡也不知道“懂”是个惹人厌的特质。

小凡睡在元凌的腿上:“来就来吧,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陈三六六神无主:“不然我们还是走吧,在野外也好。”

小凡瞪他:“这么没出息!还赖你保护我哥哥,现在我们保护你,你倒打退堂鼓!”

元凌抚摸着小凡的长发,轻声道:“三六是个读书人,不立危墙,我们有仰仗,没有什么胆子大不大的。”

陈三六:“正是,也怪我刚才太过着急没有细想,如今带你两兄弟来了贼窝,所谓暗箭难防,这实在危险啊!”

正说着,外面敲起门声,陈三六让兄弟两别起身,自己去开了门。

小凡暗暗说道:“说了他一句,他面子上就过不去了。”

元凌看过去,陈三六正交涉着,因知道了凶险,眼睛闪烁,满脸都是已经知悉情况的慌张,不由得一笑。

元凌低沉地说:“小凡,你看……人多好。”

小凡看不出哪里好,但陈三六也不至于当初这么讨人厌了,至少知道有时候不跟他抢元凌。

陈三六回来,说:“店家说楼下有山泉水引的澡池子,问我们要不要过去,但我觉得……”

“去!”小凡已先跳下了床。

山泉水冷,是湿的是腥的,是他这个蛇该盘踞的地方,大太阳底下,为了一个凡人,被烈日烤着,五脏六腑都烧干了,元凌可真无情啊!

元凌拉着陈三六:“你也一起去吧。”

“我也去?!”陈三六惊吓地来不及挣扎。

评论(17)
热度(21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