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青白蛇梗)

第四章

到底也是蛇的天性,元凌修为高深,能抵抗得住,但万没有不想更舒服的道理,便脱了外衣,赤裸着进了池子。

小凡贴上来,两人静谧地在冰凉的水里褪去一天的灼热。

陈三六尴尬得不知把眼睛往哪里放。

所幸元凌也没强要他下去,便只在池边坐着。

月光清冷皎洁,照得池子波光粼粼,水池中的人体丰腴而柔滑。

不知哪里的花瓣,风卷着落了满池,遮挡了水下的勾当。

小凡看陈三六不往这边看,便大着胆子将下身化作蛇尾,在池中嬉戏。

元凌想要训斥他,又恐惊着陈三六,被他发现异样。

小凡狡猾的蛇尾自元凌的腿往下攀爬,越来越往里走,到禁忌之地,元凌深怕露馅,掐住小凡的蛇尖,小凡当下一软,摔入了池中去。

陈三六因着声音回头看,元凌便将小凡的头往下按,蛇尾总算隐到了水下。

陈三六疑惑道:“小凡呢?”

元凌笑道:“泅水呢。”

陈三六看到他赤裸的胸膛,心中不由得一热,想起那晚的缠绵,不好意思再细看,总算又撇过了身。

小凡从水里钻出来,吐出一口水柱。

元凌:“快收起来!”

小凡的尾巴打着水,故意笑着对陈三六说:“书呆子!书呆子你回头看我!”

他也全身赤裸,陈三六当然不会回头看他。

元凌气急,双脚也化作长尾,卷住小凡的蛇尾,两人沉入水底。

小凡顺势缠住元凌的尾巴,两人吻在一起,头发与长尾,将他俩捆得紧紧的,这是三百年来相处的契合,早已融入骨髓中。

小凡正是蓄势待发,水外陈三六却开始喊他俩的名字。

元凌终是清醒了,用力推挡小凡,小凡却牛脾气犯上了,怎么也不肯放开他,终是往里一进,元凌忽然不动了。

突然水中波纹一动,有人下了水。

两人急忙脱出水面,下身紧紧相贴,元凌一脸潮红,水珠氤氲着他的脸颊,如雨落桃花,美艳动人。

小凡恶意地顶在元凌背后,朝陈三六笑:“你过来,我给你看东西。”

陈三六不肯过去,他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这个柔弱的书生,也有机警的天性。

陈三六:“我只是看你们迟迟不上来,对不起我先出去。”

小凡在元凌肩胛上闷笑:“真是老实呢。”

陈三六退回屏风外,小凡将元凌一卷,卷到水下去。

池子里翻滚闹腾,时不时还传出两人的嬉笑声。

陈三六低声念着佛经,企图挣开这泥沼。

然而太迟了。

水池里哗哗几声,有人出了水,小凡一身湿透的衣服,似笑非笑地看着陈三六。

小凡:“书呆子,哥哥叫你过去。”

陈三六吞吞吐吐:“你们……你们刚才……”

小凡笑道:“书呆子,你不会吃我的醋吧?我从小跟哥哥在一起,时常这样闹,你要是受不了,就去找其他人。”

元凌在里面喊道:“小凡,不是叫你去打点饭菜吗?怎么还不走。”

小凡冷笑道:“他催我了,你快进去吧。”

陈三六看着他拖着湿衣走了出去,迟疑地越过屏风。

元凌懒散地倚在水边,反而穿了一件藕色的里衣,在水里飘荡,隐约能望见双腿。

元凌笑着说:“我刚刚跟小凡在泅水,你为什么不下来?”

陈三六慌忙移开目光,道:“没事,你们先洗,我在旁边就好。”

元凌划过去一下子抱住他岸上的双腿,柔韧的四肢缠上去,也像蛇一样:“下来吧。”

陈三六满脸通红,低声说:“还是不要这样了。”

元凌转过头:“还不出去?”

陈三六以为说得是他,羞愧地转身要走,却被元凌在后面猛地一扯,将他扯进水里。

小凡慢悠悠地从屏风后面站出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俩。

“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你选!”

元凌嗤笑一声,他压了他整整三百年,都是从不服到服,小凡也是兽性难驯啊!叫得他一声哥哥,还没手段治得了他吗?

元凌也不管他,双臂勾上陈三六的肩膀,探身已将唇送上。这美人投怀,陈三六自然也顾不了这许多,两人迅速地勾缠在一起。

小凡愣怔地看着,心魂在油锅上已经翻了几个滚,邀宠献媚,又有什么意思?三百年的情谊还不是说打就打?想来元凌也没将他放在眼里,他既然觉得他没有感情,也不必怕他会伤心。

但是此时此刻又算的了什么?

是嫉妒?是恨?这都是以爱为前提的呀!

或许不是,他只是习惯了在元凌的身边,有人抢了他的位置!

可恨!可恨!

小凡奔出了池子,大门轰然关闭,将这一江春水都隔离开!

螳螂精在门后。

“无耻!”

也不知是骂门后面的还是门前面的。

这满腔怒火却总算有了出处,他自知元凌在恩爱中的痴缠,陈三六根本脱不开身,他放出巨大的蛇尾,将螳螂精狠狠缠住了。

蛇本就以缠绞敌人为手段,缠绞之力重愈千斤,螳螂精一时轻敌,落了下乘。

“别以为你比我多修行一百年,就看不起我!”

他的怒火不知道是向谁喷发,毒液向敌人身上咬去!

一个蝎子尾扫过来,小凡为避锋芒,连忙松开螳螂精。

蝎子精挡在两人面前,笑道:“都是一场误会。”

小凡:“什么误会?你们不就是想要里面的人类?”

蝎子精捂着嘴娇笑:“区区一个书生,我们也不至于饿成这样,我只是可怜你。”

“可怜我?”小凡面上不表,心中却有了无限的怅恨。

是啊!多可怜!争宠争不过一个人类,位置都给占了!

蝎子精知道里面的蛇精能够听清楚,就说:“你要是想谈,我们换个地方。”

里面的元凌冷哼一声。

陈三六正动情地伏在他身上,听他冷笑,忙不迭低头看他。

“弄疼你了?”

元凌转瞬就恢复了笑脸,手臂搂住他,不让他看见双眼中的冰冷,却声音细柔地说:“你不弄疼我,我还不答应。”

陈三六被他勾得神魂颠倒,再也顾不了其他。

小凡跟着蝎子精和螳螂精到了客堂。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蝎子精指甲盖细细地滑过小凡丰润的脸颊,笑道:“小可爱,你那哥哥诳你呢。这样你还跟着他,你也算是念了旧情。”

小凡道:“他诳我什么了?”

蝎子精道:“你哥哥把你赶出去,肯定是想独吞那个人类,到时候将他吸干了,你还有什么好处?”

小凡冷笑:“你说我该怎么办?”

蝎子精看他一身精气纯正蓬勃,竟是一直做功德积攒的修为,不由得贪念大起,若是能离散了这兄弟两,就算吃不了元凌,这张小凡就有够大补的了,区区一个人类算的了什么?

蝎子精道:“我们是看你可怜才帮你,在这里守着,书生是来往不觉,想要吸精气提高修为,这里是再好不过的地方,至于你那个哥哥,千年的修为了,抓着一个人,连一半也不肯分给你,跟着他又有什么好处?”

小凡惊讶道:“吸精气能够提高修为吗?”

蝎子精难以置信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小凡狂喜道:“那……那哥哥是在修炼!”

螳螂精道:“人之精对我们是大补,你哥哥独吞不肯给你,才将你赶出了澡池子。”

小凡嘟囔道:“我又不稀罕那个书呆子,如果要选的话,那我也应该选……”

西湖边那双忧郁温柔的眼睛一下子出现在眼前。

小凡捂住双颊,说:“那也该选他!”

蝎子精和螳螂精对视一眼,说:“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们合作?”

小凡回过头:“你们要怎么合作?”

两方正待牵桥搭线,外面的狂风一下子破门而入,呼呼的冷风中,一个人影在幽冷的夜色中伫立。

小凡一看那人,心中欢喜万分。

“仙……”

那人朝小凡看上一眼,小凡也不知怎的,不敢再出声叫他。

蝎子精和螳螂精看到又有羊入虎口,暗传眼色,连忙迎上去。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那人往周围打量了片刻,说:“要一间房。”

螳螂精带着他往上走,小凡也不知不觉地跟在他俩后面。

入了门后,螳螂精被小凡一挡,推出了门。

螳螂精待入,门又立刻关上了。

小凡走到那人面前,招了招手:“仙人,你不认得我了?”

陵越目光如电,倏地抓住了小凡的手,捏住他脉门。

小凡功力不济,一下子就漏了真身,下身变成了一条长尾。

陵越看了一眼,说:“你是竹叶青。”

小凡讨好地把蛇尾卷住陵越的双腿。

“但是我也没害过人。”

“没害过人?”

他眼睛里精光闪烁,分明是要发力之相,吓得小凡魂不附体,求饶道:“我真的没有!”

陵越道:“那你为何在这种吃人的黑店中!”

小凡急忙道:“是我与哥哥……”他不敢说还带着一个人。

“我与哥哥路经此地,遇上了。我……我哥哥还说要除害!”

陵越也不是看不出他身上纯正的修行之气,只不过想诈一诈他。

陵越眯着眼睛打量了客栈周围,说:“此等藏污纳垢之地,势必要清除。”

小凡爬过去抱住陵越的双腿,用脸颊蹭了蹭:“所以我们跟仙人才是一伙的。”

陵越清冷的眼睛低头看了他一眼。

小凡不敢再蹭,退开了,小心翼翼道:“您……您会放过我和我哥哥的是吧?”

陵越:“这要看你和你哥哥的表现了。”

小凡又贴上去:“仙人你说!”

陵越不理他:“我要来一出,引蛇出洞。”

“蛇?”小凡腿软了。

陵越道:“只是人世间的一个说法,还可以叫请君入瓮。”

“我喜欢!”小凡又贴了上去,“请君入瓮好,还是不要引蛇出洞了。”

陵越看着他敬慕的眼神,眼前一阵恍惚,手不由得抚上他的头,小凡顺势就将头枕在陵越的腿上。

“你是不是又想起那个叫屠苏的人?”

小凡的头发乃是蛇皮所变,蛇皮光滑柔顺,发丝更是如此,陵越看着这张脸,越是心痛,越是温柔。

“你的性子,根本不像他。”

小凡一听说自己不像了,打了个冷颤,连忙问:“他是什么样的?”

陵越说:“我那师弟,坚毅沉默,冷淡自持,离经叛道,还学会了说谎。”

小凡抬起头:“说谎?”

陵越的眼睛穿过他,看向遥远的记忆中:“他答应我三年就回来,三年又三年。”

小凡道:“他去了哪里?”

陵越笑了笑:“不知道。”

小凡板着脸:“仙人你看这样像不像?”

陵越莞尔,让他从地上起来:“变成了人样,就不能像蛇一样拖在地上爬了。”

小凡说:“哥哥也这么说,做一个人,累都累死了。”

他硕大的尾巴在地上拍了拍,发出巨大的木板声。

小凡道:“哥哥还一天到晚拉着我在太阳下走,都近端午了,他不怕,我还怕呢!一点情谊都不讲。”

说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陵越往门上一看,说:“是你哥哥。”

小凡赶紧变回人形,缩在陵越后面。

“进来。”

元凌推开门,看到陵越身后的小凡,又往陵越身上看了一眼。

随即神色一凛,道:“小凡无意冒犯,还请道人不要见怪,我这就将他带走。”

陵越说:“无妨,我与他有缘。”

元凌道:“道长是成仙之人,小凡不过区区一个精怪,高攀不起。”

小凡在陵越后面,有了陵越撑腰,就大言不惭起来:“谁说我高攀不起了?哥哥你也太小看我了!道长喜欢我还来不及呢!”

元凌走上前,扯住他的手臂,把他往外面拖。

“打扰了,道长莫怪。”

“我不去!你跟你的老实人!我跟道长!咱们两个从此分道扬镳!”

“分道扬镳……你说真的?”

小凡一下子噤了声,也不敢再挣扎,由着元凌将他强拖出去。


评论(28)
热度(226)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