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青白蛇梗)

第七章

火星艳丽至死,暖光融融地覆在小凡的面上。

小凡头一点,迷糊的醒来,听到夜里猫儿的春叫声。

“……怎么还没闹完,陈三六这家伙真的能这么久吗?”

他烦躁地转了个身,那水声淅沥沥的,猫儿的叫声趋于短促有力。

“陈三六!”张小凡一脚将柴火踢飞至老远,火冒三丈地转了转,又或是堵住耳朵,“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

小凡怒气冲冲地来到溪边,只见两个人脱得赤裸在浅水处纠缠,元凌纤细瘦长的腿似是他的蛇尾,紧紧缠绕着他的猎物,而在那急促的攻势中,像是被捉住了七寸垂死挣扎的扭动,把那一池春水踩得哗哗作响。

“月夜野合,陈三六你妄称读书人!”

陈三六连滚带爬从元凌身上起来,跑到岸边抓起衣服,先往元凌身上披。

元凌站在浅溪处,骨肉光泽莹润,长发沾了水,似海藻般黏在肉体上,脸上因情欲增娇益媚,眼角猩红,眼中含着幽冷的碎光。

元凌毫不在意地草草系了衣服,从小凡身边擦肩而过。

小凡咬紧牙关,恨恨地瞪着对面的陈三六。

陈三六也穿好了衣服,要追上元凌,擦肩的时候,小凡一把攥住了他。

小凡:“你在装傻吗?”

陈三六目光向旁边一闪,推挡他的手。

小凡:“你和他是不可能在一起多久的。”

陈三六挣扎不开,索性抬头目光与他相对:“你想要告诉我什么?”

小凡愕然:“什么?”

陈三六:“要告诉我,他不爱我吗?”

小凡攥紧了他的手:“你……既然你知道,你怎么可以……”

陈三六:“因为我爱他呀。”

小凡怒火烧上心头,谁不爱他?他是冰冷的宝石,自发闪耀,人人都想拥有,这原本是他的,而现在却输给了一个孱弱的人类,自此委曲求全,伏低做小,跪在元凌勉强祈求不要扔下他。

……是了,他斗不过元凌,他三百年前就已经狠狠地踩中他的七寸,他永远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还有陈三六,他自出生就比他高上一等,元凌在他脚下,他在元凌脚下,他才是最低的,低到尘埃里了。

小凡挤着牙:“无耻!”

陈三六迟疑地看向小凡,问:“你……你和元凌真的是兄弟吗?”

小凡勾起一抹冷笑:“不是。”

陈三六一下子紧紧握住拳头,着急问:“怎么会?”

小凡捧起他的拳头,一根根把他的手指掰开:“不要这么用力,他是跟你玩呢!似你这般,一无是处,他为什么会喜欢你?”

陈三六:“他喜欢谁?”

小凡笑了笑,走了。

陈三六在后面喊:“他喜欢谁!”

“喜欢谁?”小凡走到篝火旁边,元凌正倚着树干小憩,冷峻的眉目融化了,然而腹腔里流动的是冰冷的蛇血。

元凌感到轻柔的吻落在了唇边,他睁开眼,小凡整个倚上前来,他无须意志,手便先抚上他的头发,让小凡依偎在自己身边。

“哥哥,他要耐不住了。”

元凌轻柔地抚摸他,淡淡道:“先前答应我什么?”

小凡:“我是替你试探他的真心。”

元凌:“谁要你多管闲事?”

两妖唇枪舌剑,暗波汹涌,却偏要缠成一块,篝火下其乐融融。

陈三六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他俩,只觉得这两人是互相缠绕的连理枝,早已不分彼此,或许正是这样,他才不过问,问了就要输,小凡似乎是无法战胜的,永远都会在他身边的人。

小凡:“好不容易要下雨了。”

陈三六伸手探看,分明没雨。

元凌朝陈三六这边看来:“你往马车上躲一躲吧。”

陈三六疑惑道:“没有雨啊。”

话音刚落,雨点噼里啪啦往下砸。

狂风呼呼吹过,四野里都是树影,陈三六畏惧天然的力量,扯着元凌和小凡要往马车上躲。

陈三六喊道:“雨下得太大了!我们往里面躲躲!”

元凌看陈三六不肯独自进马车,倒也起了身与他一同过去。

陈三六回头看小凡:“你也回马车里!”

小凡迎着风雨,不肯与他俩一同回去,拂开他扯着衣袖的手:“哥哥叫你呢,还不快去?”

陈三六使劲拉着小凡,大喊:“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你在外面会出事的!”

元凌冷冷看着小凡,将陈三六拉开,轻声道:“随他吧。”

陈三六扯不过小凡,也拉不住元凌,跌跌撞撞被元凌推上了马车。

元凌驾驭着受惊的马,小凡化作蛇身,盘在车顶上,侵浸在这阴湿的雨水中。

一路风雨飘摇。

车水马龙,摩肩接踵,赶考的人纷至沓来,坊市间商品琳琅满目。

小凡拿起恶鬼面具,趁陈三六回头凑近了吓他。

陈三六猝不及防,差点一跤摔倒,好在被元凌扶住了。

“陈三六,你也太胆小了吧!”

元凌朝四周张望。

清气环绕,似这人烟鼎盛之地,混沌污浊,定有高人在附近。

且这股清气冷香扑鼻,是故人!

元凌:“阴魂不散。”

小凡道行微末,不辨气色,疑惑道:“出了什么事?”

元凌:“看好陈三六!我去去就回!”

他拨开人群,转瞬消失不见。

张小凡拉着陈三六,警戒地望着周围。

陈三六还不明所以:“怎么了?”

两人牵扯着奔逃,跌跌撞撞,蓦地一看前头!

那蓝衣人正在街道的尽头,静静地望着他们。

“陵越!”

小凡看他脸色,仍是有些苍白,不由得关心道:“你还好吗?”

陵越也打量他,脸色似是和缓了许多。

陵越:“你的伤呢?”

小凡原地转了个圈:“好得不得了!”

陵越露出了一点笑容:“那就好。”

陈三六:“这位是……”

陵越:“在下陵越,你就是陈三六?”

陈三六看向小凡。

小凡将他挡在身后:“仙人,大街上,不好动手吧。”

陵越:“我要跟他说说话。”

小凡:“说什么?”

陵越:“说你想说的。”

小凡讶异地看着陵越。

什么想说的?他又从何处知道他想说什么?

陵越看向陈三六:“很容易猜,不是吗?”

小凡倒退一步,又退一步,突然转过身去。

陵越对陈三六道:“借一步说话。”

陈三六与陵越走远了些。

“你有些事情,必须要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你把元凌引开了,故意跟我说话是不是?”

他也不是无动于衷,这风吹草动,本来就于心中流淌,即使感情使得这一切影影绰绰,然而已警觉的窥见冰山一角。

只是自愿蒙蔽双眼。

现在!现在为何有这种执意要将人敲醒的人在!

“我不想听你说。”

他回头,回头就行。

“你与两个蛇妖上路,你心爱的人,是一条修炼了千年的白蛇,如此……你还执意要跟他们走吗?”

陈三六脚步一顿,人就先发起抖来,只觉得一股凉意传遍全身。

“我不信……我不信你!”

“这里有点硫磺,你若是不信我,可以亲自看一看。”

他的手心,多了一包硫磺粉。

“放入酒中,让他喝下。”

“不,你骗我,这若是毒药。”

陵越打开药包,在指上抹了一点,含进嘴里。

“若是不信,还可到药方询问。”

“你为什么……”陈三六打着哆嗦,“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陵越:“人妖终归殊途,最后都是徒增痛苦,你被蒙在鼓里,被他引诱至深后,难以脱身,我只是想让你有个选择的机会,是面对他,还是欺骗自己,活在梦中。”

陈三六抓着药包,抖着手糊里糊涂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小凡突然在远处喊着:“快走!哥哥回来了!”

陵越朝小凡点点头,转身隐进了小巷中。

陈三六混混沌沌地走了回去,小凡本想抓着他一起走,却被陈三六突然挥开了手。

也是陈三六以前脾气太好,使他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你干什么?”

“我……我自己能走。”

“哈!”张小凡也大概知道陵越会说什么,这种情况也在意料之中,心中还竟有隐隐的幸灾乐祸,“我也不带你,看你自己走到哪去。”

张小凡带着他找到元凌。

元凌还满是奇怪:“那个陵越,也不是缩头缩尾的人……你们那边遇到了什么情况?”

小凡:“没有。”

又故意问陈三六:“你跟哥哥说。”

陈三六奇异地镇定,至少不动声色:“跑了几条街,小凡就说要带我回来。”

元凌目光在陈三六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即将注意力放在四周。

“我们走!这里不安全。”

陈三六亦步亦趋,跟在元凌后面。

“我们被他骗了吗?”

小凡仍有些难以置信,陈三六竟将元凌给骗了过去。

一直以为他是个老实人,却没料到有这等本领,那么以前在他面前作的那些怪,他应当有十分敏感的心性来拨云见月。

如此……如此……难不成是螳螂捕蝉?


评论(12)
热度(195)
  1. 画展吴山翠 转载了此文字
    棒棒棒!!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