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青白蛇梗)

第八章

自那日起,陈三六也没什么动静,小凡想捉他的把柄,好教元凌远离他,也无凭据在手,久而久之,他便忘了这事,专心游玩。

其实游玩也是他一人瞎乐,陈三六要读书,元凌便陪着,温言细语,品酒煮茶,是这世上最高雅最快乐的事了吧?他们是两个人成一双,剩下的小凡,双方都眼不见为净,不如出去闲逛。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枫叶红了满城,浑浊的护城河水,被这妖艳的红叶染地满江红,小凡的动作随着这凉意,渐渐的趋于迟滞和麻木。

如此便也只好呆在家中,元凌在这样寒意的入侵下,也是提不起了恋爱的心思,见到小凡,就一心一意两人团在一起睡觉,漫漫的秋日,仍是两人一起度过。

陈三六便寂寞了,他是元凌在游刃有余时的掌心物,元凌也招架不住天性的慵懒,与小凡独自准备冬眠去,他见两人日日卧在床上,日也睡夜也睡,元凌也不缠着他,自是心思活泛了。

他二人真是蛇精?蛇那样狡猾鬼祟的动物,一身腥臊,剧毒无比,常有人比喻“蛇蝎心肠”,那便是这两种动物绝不可接近,否则贻误性命。

如此致命之物放于身侧,即便是有爱情这样的伟大事物壮胆,那也是忧心难眠。

要不要真正见一见他们的真面目?

或许是他误解他们了,一个陌生人的话,原是不该信。

但这话若是触中他的隐忧,这又变成自己心中的话了。

该不该试?该不该试?

试!爱情清醒之前,犹如瞎子不见天日;如今被棒打清醒,又容不得丝毫瞒骗。

但试过之后对方会伤心?现如今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考试之后,元凌在家里为陈三六办了一桌酒席。

小凡也勉强打起精神,在酒席上陪着两人吃饭。

他实在是迷糊得紧,常常下一刻便失去意识般要睡过去,元凌对他耳提面命,要他给这个面子,他不得不给,如今自讨苦吃,只好说些话提提精神。

小凡:“我看考试的人这么多……嗯……陈三六,你行不行?”

陈三六看他一副要倒的样子,赶紧伸手又将他扶住。

陈三六:“勉力为之,不敢奢望。”

小凡翻了翻白眼:“没出息。”

元凌:“还有汤在厨房,我去端来。”

元凌走了,小凡便再也不顾及陈三六,趴在桌子上睡起来。

陈三六抖着手拿出硫磺粉,撒了点在元凌的酒杯里,又看了看小凡,倒没有往他杯里加,反而又往自己的酒杯里加了点。

陈三六:“你喝我也喝,若是人,也不过虚惊一场。”

他所说不虚,如今是真的惊慌到顶,硫磺也撒了点出来,挥散至空中,对硫磺极敏感的蛇类顿时被惊醒。

小凡倏地睁眼:“硫磺!”

陈三六吓得将台上的粉末都用袖子擦干,又挥了挥前头的空气。

小凡以指点着头,头脑中晕眩嗡鸣之声不去。

元凌端着汤回到了室内,陈三六顿时六神无主,垂首不敢看来人。

元凌把汤放下,汤水氤氲出咸香,将硫磺的味道压下。

元凌故而未能察觉。

他看小凡神色,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小凡对硫磺有天生的惧怕,此时正觉得口干舌燥,摸了自己的酒杯喝了。

陈三六抬起酒杯。

“小凡喝了点酒,醉了。你先别忙,吃点东西吧。”

他镇定自若的本事又回来了。

元凌不疑有他,抬着酒杯与他一碰,笑道:“祝愿你能高中。”

陈三六勉力微笑:“多谢元兄。”

他正要喝下,一旁的小凡干渴焦灼至极,遍寻酒壶不见,便夺了陈三六的酒,仰头就喝下去。

元凌也正自喝着,一喝,便变了脸色。

硫磺对蛇如同剧毒无异,蛇至敏感,若不是天渐寒凉,五感迟钝,便是有菜香掩盖也逃不过元凌的嗅觉。

陈三六惊恐地看向小凡,小凡比之元凌修行浅薄,一入口便感烧灼之意,掐着自己的咽喉便在地上翻滚起来。

陈三六跌跌撞撞地起来,想去扶他,又不敢。

元凌扑向小凡,将他抱在怀里,见他满脸通红,面容已因硫磺的折磨狰狞出本色,便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又往陈三六的杯中一闻,喝问道:“你是不是给他吃了硫磺?!”

陈三六一步步倒退到了门边,颤声道:“我没给他用,杯子是我的……他……他……”

陈三六已说不下去了,小凡挣扎踢动的腿渐渐闪现出他颀长的蛇尾,青翠欲滴的颜色,在烛光下闪烁着至毒之物的美丽。

元凌双目喷火般盯着陈三六:“滚开!”

小凡在元凌的怀中翻滚,脖颈间的脉动勃勃跃动,双手扒着元凌:“哥哥……我好痛啊……”

陈三六看元凌的神情却是跟小凡的不同,心中疑惑顿生。

莫不是元凌真的是个人,而小凡……反而小凡是……

陈三六着急地喊道:“元凌!快跑!小凡是蛇妖!他要……要现出原形了!”

元凌摸着小凡痛苦的面容,心慌意乱。小凡自他的庇护下,从无凶险,最坏也不过是陵越刺他那一下,也算不了什么,但剧毒之物被小凡吞了下去,硫磺之于毒虫之凶险,古来有闻。

陈三六看元凌还是不动,急忙跑上前扯住他:“小凡现在认不得我们,万一他发狂我们都有危险,我们先躲躲……”

元凌怒不可遏,将他一掌推开:“你知道你喂了他什么?!”

小凡抱着元凌痛苦地惨叫起来:“哥哥——”

陈三六看见小凡现在的模样,想起他往日蛮横活泼的时候,到底也动了恻隐之心,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可……可那位道长说,只会让蛇妖显形。”

元凌方寸大乱:“他修为不够!他修为不够!你竟给他吃硫磺!”

他从未想过小凡会离开他,就算以前赶他走,他自也是自信小凡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如今一想到小凡真的会出事,心中已是胆寒至极。

陈三六从未见过元凌如此杀气蓬勃,阴冷无情的神色,顿时惊在原地。

小凡终是抵挡不住毒物在腹中流窜的烧灼感,真身慢慢闪现,最后变成一条一丈来长,碗口粗细的竹叶青。

陈三六虽已知他是蛇妖,但看他是人时还好,如今真的见了真身,还是如此庞大的剧毒之物,思及以往与他曾贴颈交缠,吓得魂飞魄散,一时被噎住,喘了两口气,硬生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妖气与死气冲天而起。

京畿之地,寺宇繁多,有德高僧感应,悲悯合十双手:“阿弥陀佛。”

元凌贴着青蛇的嘴,一丝丝将他肚腹中的硫磺吸出,空气中散发出浓重的硫磺气,他脸上亦是大汗淋漓,支持不到片刻,自己也化成了蛇身,却也还蜷着青蛇,为他疗毒。

陵越所说不错,他为抵挡喝下腹中的硫磺已是拼尽全力,本就抵挡不了多久,如今又要为小凡疗毒,毒素又会吸进他体内,加深他身上的毒素,再也变不回人身。

幽幽冷风吹得纱帘翻飞,元凌一张脸惨白,抱着僵直的青蛇。

陵越意外地看着这个场景,不知元凌为何会走到今天这样的田地。

他蹲下身摸了摸陈三六的脉搏,目光一凛,看向元凌:“他死了?”

元凌回过神,爬过去也摸陈三六的颈部,怔怔道:“他被小凡吓死了?”

青蛇在后面呻吟一声,渐渐变回了人身。

陵越道:“白蛇,你选了小凡。”

元凌心神大乱:“不……我怎会又回到妖道?!我不选他……我不选他!”

小凡瘫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他。

元凌将陈三六推给陵越:“我证明给你看!我要他活着!”

元凌化作青烟而去。

陵越对上小凡的眼睛。

青蛇的眼睛,渐渐浮上一层薄膜,将光亮破碎,两行眼泪蜿蜒而下。

“你有眼泪了。”

小凡怔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往舌头上一舔。

“咸的,苦的,这是什么?”

陵越也无法理解,震惊道:“你比白蛇先悟道了。”


评论(29)
热度(222)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