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青白蛇梗)

第九章

区区眼泪,何以得道之说,小凡亦是不甚明了,却原来白蛇一千年所求,不过是一滴眼泪。

“陵越,你教教我。”

陵越手指捻住他脸颊上的一滴泪,叹息道:“伤心者,才会流泪。”

小凡伸手按住陵越的胸口,慢慢贴上去,那强劲的心跳声,向他诉说了一切人间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凡轻声道:“不过如此。”

陵越将手慢慢覆与他的乌发上,轻轻地揉了揉,像是记忆中教导的那个人:“却是如此。”

小凡仰起头,摸了摸陵越的脸:“你的心,我明白了。”

陵越笑了笑:“你不明白,还好些。”

小凡按住他嘴角的笑容:“不要笑,不想笑。”

陵越淡淡道:“能耐了。”

小凡站起身,抬头看向变幻莫测的天际:“我要去追他了,不然我会追不上的。”

他化作一缕青烟,随着白蛇的方向,一直到了昆仑山。

昆仑山碧水寒潭,烟雾袅袅,于冰寒中只得一仙草生存,为白鹤所守,元凌贸然抢夺,虽已得手,但白鹤追逐不放,险象环生。

小凡到时,白鹤以嘴赭攻白蛇,连忙一旁助力,白蛇得以逃脱。

“哥哥!你先回去救陈三六!”

白蛇转头匆匆看他一眼。

小凡越发笃定:“回去!你不是选了他吗?!”

元凌咬牙,决绝地转身,心底却忽然冒出一股凄然,连他都抵挡不住白鹤,莫说是小凡,此一去,小凡必定会葬身于此。

当真不要他吗?

元凌往后退一步。

可若是还与他厮混在一起,他这千年的修为,到底为了什么?唯有选择陈三六,才是最正确的。

元凌返回来,又踏出一步。

是的,不能回头,势成骑虎了。青蛇永远在后面,而他是要往前走的。

白鹤追上了小凡,尖锐的嘴赭飞至眼前。

小凡惨叫一声,化成蛇身被白鹤狠狠钳进嘴里。

“且慢!”

远处涌出一股蓝雾,倏忽间飘至眼前,遮挡住小凡。

“请仙鹤回禀南极仙翁,仙草一事,陵越自会给出交代。”

昆仑山中天墉城自是有一脚之地,陵越已登掌门之职,尚有几分脸面,仙鹤见是他,自然回转而去。

青蛇掉进寒水谭中,游弋蜷住站在水中的陵越。

“没想到是你救了我。”

“白蛇如此待你,你还要回去吗?”

“不回去,跟着你?”

陵越沉思良久。

小凡倍感寂寞地游开了,化作人身,与陵越遥遥相望。

“连你也觉得我烦,是不是?”

“非是我不愿意,我可能一生都不能得道,寿数仅百,若你在我身边,护你几十年尚可,若我死去,天墉城必容不下你,倒时你又如何是好?”

陵越蹙眉思索着,他这人是极认真的,负之就会想一生一世这样长久,也不仅是他的一生一世,连别人的难处也一并想了,思虑之周全细腻,心性之温柔开阔,当世已少有。

小凡也看不得他忧愁:“你如今就有这样的本事,何愁不能得道?”

陵越莞尔:“人与妖修道,自是不同。”

小凡思虑良久:“你们要忘情,我们要懂情?”

陵越不语。

小凡轻哼一声:“真可笑。有了要忘,没有要求。”

陵越微微一笑:“看来你真的开窍了。”

小凡:“用不着你替我想以后,我也不会跟着你。”

陵越:“你要回去找白蛇?”

小凡:“自然,除了跟在他身后,我不作他想。”

陵越:“即使他弃你而去?”

小凡微微垂下眼眸,神思游离于外,忆起往昔:“他栽培了我,我是因他而生的,我们该永远在一起。即使他不要我,我也离不开他,若是根被撕碎了,正如他不懂得一千年来所修为何,离开他我也不知道我所修为何。”

陵越凝视他良久,叹息道:“你跟屠苏,毫无相似之处。”

小凡笑了笑:“至少皮面是像的。”

陵越略有些出神地看着他,承认了他这句话。

小凡走向他:“自此一别,当是再无见面之日了吧?”

陵越望着他不动。

“还是有些不像。”

小凡摸了摸自己的脸:“哪里不像?”

陵越咬破手指,将血珠点在他额头上。

小凡照了照水面:“像了吗?”

陵越捏着隐痛的手指,自嘲一笑,这是在做什么?是太过思念之故吗?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个小蛇妖影响,才会三番四次救他,甚至看他被抛弃,还为之谋虑。

小凡端着面孔,他曾听说屠苏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或许这会更像些。

陵越:“你走吧,我也要回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

“师兄。”

陵越脚步一顿,愕然回头:“什么?”

小凡轻轻抱住他,吻上他的唇。

陵越定定地看着眼前这张脸,心底有什么突然胀满眼帘,一切都支离破碎了。

“对不起。”

一缕青烟化去,一如远行之人,永不再来了。

青蛇回到了人间。

元凌扶着陈三六,一勺一勺喂他喝药。

陈三六还不知自己已死过一次,犹自懵懂担忧:“原来那道长所说的蛇妖是小凡,听说你与小凡自小就在一起,莫不是小凡从你小时候就缠着你了?他所求为何?”

元凌将他的话用药物挡回去,心烦意乱,语气冷冷冰冰:“你好好休息,先别想这事了。”

陈三六正自恍惚着:“也不知小凡现在去了哪里?虽说是妖物……他没害你,也没害过我……”

元凌将碗猛地往桌上一扣,汤水飞溅:“你怎知他不是日日夜夜都想把你吞了?”

陈三六满目惊疑地看着元凌。

元凌自知是有些失态,然而扔下小凡独自一人回来,此时情况又是什么样的呢?或许已经被那白鹤吞入腹中,命丧黄泉了。

是他将他扔了。

烦人的青蛇再也不会缠着他,不会学着他有样学样,不会冬天与他一起取暖,夏天与他一同乘凉,不会问着问那,让人倍感无奈。

往后的所有的日子,都不会再有他。

元凌顿感所有的念头悉数付之一炬,忽然感觉到无比的空虚,无比地想念他,或者是……无比地爱他。

这个前所未有的想法,忽然涌至心头。

元凌嗤嗤发笑:“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陈三六看他突发异样,却比元凌他自己还要清晰:“你是在想小凡吗?”

元凌定住了,愣愣的看向陈三六:“你怎么会这样以为?”

陈三六苦笑道:“你……你是不是喜欢小凡?”

元凌捏着陈三六的肩膀,“我已经选了你……!我不会……”

陈三六:“你是怎么想的?”

元凌忽然发狂地扑倒他,撕扯他身上的衣物,亲吻他至上的人的身体,直至看到他的脸,只觉得胸口有一个地方忽然疼痛起来。

眼泪一滴滴打在陈三六的脸上。

白蛇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脸。

“妖孽!”

罡风破开屋子,光头和尚穿着红色袈裟,金色九锡杖,光堂明亮,誓要照亮一切。

金钵照体,元凌滚跌在地,挣扎化成蛇身。

陈三六一时间目瞪口呆。

“京畿之地,岂容你等妖孽作怪,还不随我速速离去?”

白蛇挣扎哀求:“大师,让我去一趟昆仑!求你放过我!”

陈三六回过神,自青蛇显形,如今也算是熬过来了,扑过去求和尚:“师傅!你放了他吧!”

和尚无情无欲,挥开陈三六,手一伸,金钵带着白蛇回到手中。

他大步跨出去,陈三六跌跌撞撞,跟在和尚身后。

“大师!请你饶了他!”

和尚手一抬,金钵冲天而去。

青蛇回转,与金钵相擦而过,被金光一撞,飞至一旁。

小凡看着远去的金钵,犹自不知:“这是什么高人的法器?如此厉害?”

和尚落下无情的一句。

“西湖水干,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评论(27)
热度(22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