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人间无数(完结篇)

第十章

小凡面容憔悴,细细地听着这一切。

两人相对默然。

“我去救他。”

他转过身,拿起元凌的剑,举步走出去。

陈三六连忙拉住他的手。

“不能硬碰硬,况且元凌都抵挡不住,你去岂不是送死?”

小凡狠狠甩开他的手:“刚刚你明明在,为何不去救他?老和尚杀得了妖,却杀不了人,你若是拼死回护,他不至于被压在雷峰塔下!我和哥哥都错看你了!”

小凡几步急走,化作青烟而去。

金山寺晨钟荡响,佛声呢喃,虹光普照。

忽然冲天妖气逼近。

“老和尚!出来给我一个说法!”

金山寺满寺哗然,一身彪悍的壮和尚,气势凛然,不怒自威,瞥视着天际那突兀的一点青色。

“青蛇,你自投罗网。”

“和尚!你平白无故跟我兄弟两作对!这人间苦难还不够你管的吗?!何必手伸得这么长!”

“放肆!”

老和尚金钵升空,小凡缠斗了几回合,虽照不到他,但被金钵撞体,翻滚掉下了阶梯。

老和尚威严地托起金钵,双目往下探照。

“有本事,你就也将我压在雷峰塔下!”

哈!原来他真是来自投罗网的,他赢不过,就索性一起去雷峰塔。

金钵罩在小凡头顶,人身化作一尾青蛇,翠滴的颜色,缓慢的腾动,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不!”

一个人急匆匆地跑来,扑在剧毒的青蛇身上,佛光照不到人,萎靡了,缩回了老和尚手里。

“陈三六!你滚开!”

“大师!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收它!”

“陈三六!谁要你假仁假义!你不护着我哥哥,临了阻止我去跟哥哥会面,你这卑鄙小人!我看不起你!滚开!”

陈三六瘦弱的手拉住青蛇的尾巴,青蛇巨大无比,他抬不动,吃力地想腾挪地方。

好在青蛇被佛光照得瘫软,也动弹不得,任他施为。

“阿弥陀佛。”

老和尚金钵收起,佛门缓缓紧闭。

“不!老和尚你这缩头乌龟!有种就把我也镇在雷峰塔下!我不怕你!”

陈三六抬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打商量:“小凡,你先变回人好不好?”

青蛇连声叫骂,双目喷出烧灼般的恨意:“陈三六你这无耻小人!枉我哥哥冒死去抢仙草!你竟护不住他!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滚远点!不然等我恢复了力气,第一个先杀了你!”

陈三六苦求道:“小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要意气用事,我们再回去想想办法!”

到头来却是只剩下这两个冤家,办法没有如约想出来,柴火却慢慢烧尽,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耗下去。

西湖的水干不了,坚韧的雷峰塔不肯倒,白蛇的一番情潮还未涌起,便已被死死地压下。

这个秘密,只有陈三六知道。

他也有他的怅恨啊!到头来,空欢喜一场,是做戏的痛苦,还是无知的痛苦?

临了到死,他才快意地说出藏在心中几十年的话,对着这个永远年轻的情敌,他的朋友。

“关于元凌……我有一事,未向你坦白。”

小凡无喜无悲地注视着他,两人因元凌相伴几十年,如今缘分已走到尽头,不知是恨他,还是爱他。

陈三六老迈疲乏的眼睛泛起点点泪光,他忏悔似的,将脸埋在小凡怀中。

“他那天回来,流泪了。”

小凡怔怔的,有点听不懂。

“你当时,是去了昆仑山吗?”

“你怎么知道?”

陈三六抓着小凡胸前的衣服,用力到极致,攀着他,不想走。

“他说要去找你,他后悔了。”

他的视线渐渐模糊,明亮的光铺平而来,灵魂飘忽忽的,要升上去。

“我……我输给了你。”

陈三六瘫软在小凡身上,死在了一生敌人的怀里,不知有多可笑。

小凡抱着陈三六的尸体,心中泛起凄怆的寂寞,在身边的一个个都离去了,只有西湖的荷花翠柳,星江风月,永恒地陪伴着他。

他的心同他的身体,寂寞地沉在了西湖底,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西湖的水漫无止境地碧绿清澈,等得他的心越渐冰凉。

朝代更迭,人事变迁,世事如流水。

有一天,远方的雷峰塔在动荡中一片片的脱落,时代撼动了永世不倒的雷峰塔!

老和尚想不到,人比妖还要狠呢!

小凡欢喜不已,雀跃地等在雷峰塔下,白蛇在一片人声的欢呼中,逃出生天了!

“哥哥!”

元凌神情有些痴,他是久不见人世了,一时间沉寂的几百年的心,找不回以往的跳动,直至他看到小凡。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恨不得融化进彼此的身体里。

他们俩都明白了,在这寂寞的岁月里,永生永世,只有彼此。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西湖的风光,再次活了起来,两人游遍山水美景,看着几百年不变的人的面孔,百转千回的心肠,一点变化都没有。

“咦!哥哥,我好像看到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

小凡一阵风掠过去,正在一对男女前面。

两人见他突然出现也不惊奇,女人惊叹地看了他良久,又抬头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亲昵地依偎着男人的肩膀,说:“苏苏,你看这世上有跟你相像的人。”

小凡总是记得几百年前,被他钻进心里,一生痴情不改的陵越道长。他说他有个师弟,与他长得极其相像,如今一看,果然不错。

“你是屠苏?”

屠苏眉心一点红,更是错不了,冷冷地看他一眼,就不准备要搭话。

“你记得陵越吗?”

屠苏拉着身旁的女人,从他身旁擦肩而过。

他身旁的女人小小地刺探:“苏苏,你不听他说下去吗?”

屠苏冷漠的声音传来:“陵越是谁,我不认识。”

女人笑了,全心全意地依赖这个被她找回的男人,至于死在遥远年代里不闻一声的等待的人。

那只是一抔不能释怀,又永不见天日的黄土罢了。

小凡蜷着元凌的身躯,安静地与他同息而眠。

彻底将人世间的情感纠纷,抛去了。


=====end=====



评论(47)
热度(244)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