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一章

阳光莽莽地射进安静的教室,缓慢的风扇叶的影子,一晃一晃,映在桌上那贞静熟睡的脸上。

那是一个二十四五的男人,穿着白色的针织衫,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打底,刘海盖在额头上,显得那张脸十分的稚气。

这么干净,怎么是好?

想亲他。

地上的影子一动,另一个高大的人影,渐渐覆上了熟睡的人。

“喂!醒醒!”

眼前猛地一亮,方木不由得遮住照在面上的阳光。

“你们这里是不是刑事侦查处?”

方木捏了捏鼻梁,朝来人挥挥手。

“滚一边去。”

“你丫的,脾气怎么这么坏。”

来人转动着脑袋,四处打量。

方木站得摇摇欲坠的,熬夜让他现在还觉得脑袋沉重,但一天又开始了,只好拖着拖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问你个事儿!刑侦处的队长邰伟在不在啊?”

方木终于正眼瞟了他一下。

衣服廉价,经济收入不行。

衣袖卷边磨损都不愿意换,念旧重情。

脸色泛青,前不久可能病过或者本身就营养不良。

衣服上有与人争执时拉扯的痕迹,性格鲁莽好动。

咖啡苦涩的味道让方木稍微回了回神,道:“打架斗殴这种事,不归我们刑侦处管。”

“什么眼神,我是来报道的!”

方木幽幽吐出一口气,走到邰伟的办公桌上,翻出相对应的档案,对照了一下照片,说:“张晓波?”

张晓波正欲开口,刑侦处的大门推开,一男一女走进来。男的身材精壮,冷硬尖锐,正是刑侦处队长邰伟;女的巴掌脸,精巧漂亮,面上有几颗小痣,是邰伟的助手罗艺。

罗艺手里拿着一份早餐递给方木:“早知道你不会回去的,先吃点东西。”

“谢谢。”方木接了早餐。

邰伟看了眼张晓波:“你就是新来的实习的吧?坐方木旁边。”

张晓波回头看了看方木,旁边的确是有个空位,走过去坐下,又看了看旁边的方木,用手肘碰了碰他的手臂:“诶!你叫方木是吗?你也来这里实习?实习多久了?这里工作忙不忙?会不会经常加班?”

方木低头喝粥,一言不发。

张晓波推了推他:“跟你说话呢!”

罗艺走过来,把资料和工作牌放张晓波桌上,张晓波道了谢。

罗艺说:“方木是我们组的心理侧写师,已经正式工作两年了,全组就你一个实习生。”

方木喝完了豆浆,将袋子扔进垃圾桶,说:“要是不想加班,劝你还是转去当户籍警察吧,看看户口档案,又安全又省事。”

张晓波被他连着刺了几次,早就有些恼了,冷笑道:“什么狗屁心理侧写师,攻击性都比监狱里的罪犯强。”

邰伟走过来,敲了敲桌子:“大早上的,吵什么?你,看看最近跟的案子的资料,方木你跟我来。”

张晓波愤愤地把椅子挪远了方木,拿起自己的新工作牌,又马上忘了不高兴的事,一脸兴奋地把工作牌挂在脖子上。

方木将张晓波的动作尽收眼底,收拾了一下桌子,跟着邰伟走出去。

两人到了楼梯间。

“什么事?”

邰伟望着方木,方木已有一周都没回过家了,天天在警局里耗着,脸色奇差,眼眶发红,衣服皱得不成样子。

“你回去吧,有新的进展,我会通知你的。”

方木摇摇头,脑袋里飞速运转着昨晚研究出来的成果。

“犯人这次的冷却期长达三个月,也就是说距离上一个被害者失踪,现已经……有三个月了。”

方木说到这句话时,下意识握住了拳头。

“上一个失踪者……”

方木用拳头抵住嘴唇,做出一个压抑的动作,然而完全失败,他通红的眼睛已经止不住泛出了水光。

“上一个失踪者彻底改变了杀人凶手的选择倾向,一般而言,系列谋杀大多会选择比较容易接近,流动性强而且失踪后没有人会报警的无人关心的人群,这种人群一般指向妓女、孤寡老人或流浪者,然而从三个月前开始,凶手选择了一个对他来说更具有挑战性的目标,这次仍是如此,他……进化了。”

邰伟皱紧眉头,方木现在的状态显然十分不适合谈工作,他的私人情绪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判断,然而他却试图剥离自己,冷酷地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解决问题,当然这只有神能这样。

“我说了,你回去,这案子你不能跟。”

方木眼睛看向楼道间的光芒,脑海里闪现出方才的梦境中,那个简静的美好的影子,沉痛麻木的脸微微扭曲出一个微笑。

他对邰伟的警告置若罔闻:“我觉得我们要重点研究最新的两个被害人,研究他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特质,使得凶手忽然改变了自己的口味,放弃了容易获得的猎物。”

邰伟忽然抓住方木的肩膀,猛地摇了摇。

“够了!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方木双眼无神地看着邰伟,任他作为也不挣扎。

方木:“上一次我差点抓到了他,地理画像指示他是个狩猎型罪犯,犯罪地点具有稳定性,一般是在自己居住地附近。但是这次他却又改变了,两个新型被害人居住地南辕北辙,凶手蜕变成为偷猎型罪犯,犯罪地点不稳定。”

他目光一闪,年轻男人的笑脸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仿佛融进了所有光明。

方木:“或者说凶手一开始是有两人,两人风格倾向不同,前面的那人不知怎么忽然销声匿迹,余下的这个就用自己的方法来继续犯罪。”

邰伟:“方木,你再不回去休息,你就不用跟这个案子了,我说真的。”

“休息……”方木挥开邰伟的手,神经质的紧张感让他有些心律不齐,呼吸急促,“我怎么休息?我休息了被害人怎么办?上……上一个被害人的尸体……都没有找到……这太不寻常了……我……”

方木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他应该要炫耀自己的成果,我们都还没发现,他又开始了第二次杀人,行为改变太多了,我倾向于两个人作案。”

邰伟深沉的双眼凝视了他一会儿,说出了一句让方木崩溃的话。

“你有没有想过,是上一个被害人,改变了他?”

方木头晕目眩,手摸着栏杆撑住身体,却终于是强弩之末,顺着扶手倒了下去。

张晓波看着邰伟急匆匆背着方木下楼的背影,回头问罗艺:“这么加班,是常态吗?”

罗艺忧心忡忡地看着方木的身影,叹道:“历史再一次重演了,做人真是惊喜不断啊。”

张晓波发现刑侦处的人都爱打哑谜,翻了翻白眼,回到座位上翻开资料。

第一个档案,便是历时两年之久的系列谋杀大案,案中的杀手在两年间连续杀害了二十八个人,平均每个月有一人失踪,继而被杀害,受害者通常是妓女和流浪汉,后经过地理画像得出凶手大致居住范围,却由于媒体报道打草惊蛇,使得犯人逃之夭夭。这次犯人有三个月不曾犯罪,而一周前,凶手又开始行动了。由于第一次作案时间是五月十四日,又简称514系列案。

张晓波看得目瞪口呆:“真的有这种连环杀人案吗?”

被害者的现场照片触目惊心,张晓波看得忍不住胃液翻涌,觉得自己有点逊,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忍着恶心一个个看下去。

看到了倒数第二个,也就是罪犯三个月前绑架的人。没有现场照片,无尸体对应,状态仍是——失踪,职业也不是之前的妓女或是无家可归者,竟是一名大学教授,身强力壮,从照片可以看出其斯文俊秀的气质。

名字是——苏子涵。

评论(25)
热度(287)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