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四章

时樾驱车载着方木和张晓波往被害者的公司开去,眼看到了地点,张晓波的电话响了起来。

张晓波一边接电话一边随着方木他们走进公司里。

张晓波:“喂!邰队。是,方木正在走访调查嫌疑人。”

张晓波只低头汇报,没看前面,突然一个黑影撞上来,张晓波的手机飞了出去。

“操!”

张晓波心痛地飞扑过去,捡起手机,撞人的从他身边跑过,他一把提住人:“你走路长不长眼睛?!”

那人眼神闪烁,慌里慌张地不敢看张晓波,突然一把推开了张晓波,从地上爬起来跑了。

方木正在与前台小姐交涉,没工夫搭理,只有时樾走过来问:“怎么了?”

张晓波按着肩膀摇了摇手臂:“丫的神经病,撞了人连一声对不起都不会说。”

时樾捏了捏他的肩膀:“是啊,你这身子骨一撞就碎了。”

张晓波目光上下扫视:“你练过还不是这小身板?炫什么呀?”

时樾:“那我和你的密度不同。”

张晓波邪笑:“是啊,你B杯嘛。”说完还故意瞥了他的胸肌一眼。

时樾都要被他给气笑了。

不远处方木对他俩招招手。

经理亲自接待了三人,并带他们去找了周正。

周正是个中等体型的青年,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面容清秀,看起来是个内向的人。

周正对警察的到来似乎很茫然无措,直挺挺地站起来:“你们有什么事吗?”

方木目光阴郁地打量他,冷笑道:“是你吧?”

周正为了躲避方木过于刺人的目光,往后仰了仰身子:“你是什么意思?”

方木目光扫向周正办公桌上的物品:“你表面看起来是个害羞内向的好职员,但是内心深处,你充满了对这个社会的不满,怨恨。”

方木指了指笔筒、文件夹和鼠标垫:“在有限的场所内,你使用了红色来压抑自己对鲜血的渴望,你的内心深处恨不得把周围的人都一个个杀光吧?”

周正震惊道:“你在说什么?!”

方木点开电脑页面,指着屏幕:“你的屏保图案以红黑组合为主,喷洒的红色滴状物很像血液是吧?”

周围同事瞥来的目光和低语声让周正紧张起来:“你别乱说!我……我告你们诽谤罪啊!”

方木将他的手拧回后面,拷上手铐,狠狠将他的头按在桌上,看到他痛苦的模样,心中一阵快意:“他在哪?”

周正挣扎道:“你干什么?!警察要打人吗?”

时樾拉住方木:“得了!这么多人呢。”

方木却不听不管,拿起笔戳在周正的脖子上,满脸阴鸷道:“说!他在哪?!”

周围已经有人在拿手机拍照了。

时樾扣住方木,将他手里的笔给绞了,又以经典的逮捕人的姿势反手扣住他。

张晓波接管了周正。

方木上身被禁锢住不能动,脚蹬起来飞踢:“王八蛋!你把子涵怎么样了?!你要是敢动他一根头发,我就让你碎尸万段!你听到没有?!”

时樾看着周围的人又是视频又是拍照的,头疼万分,干脆把方木给打晕了。

又对旁边傻愣着的张晓波吼:“打电话给你们邰队来善后呀!”

张晓波点点头,慌里慌张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邰伟。

邰伟带着一大帮人赶过来善后,把周正带回了警察局。

时樾坐在转动椅上,看着昏睡在沙发上的方木。

张晓波过来给他一杯茶:“他没事吧?”

时樾接过杯子,是暖的,神情也不由得放松了些,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来,坐哥这儿。”

张晓波抬腿要踹他,时樾蹬着转椅避开,张晓波脚底一滑,整个人朝沙发上的方木扑过去。

时樾用脚一勾,将张晓波勾了回来,成功把人扯自己腿上坐着。

张晓波被时樾耍得满脸通红。

旁边的邰伟干咳一声。

“注意点啊!这里是警察局。”

张晓波火烧屁股一样蹦到邰伟后面。

时樾正了正脸色,问:“周正招了没有?”

邰伟摇摇头:“骨头硬着呢,你们是怎么把人抓到的?”

时樾:“方木说凶手跟被害人有感情联系,所以就从被害人生前有矛盾的人入手,方木去看了一眼就指定他就是凶手。”

邰伟猛踢一脚凳子:“又他妈是天才的猜想,到底要我给他收拾多少次烂摊子?!”

时樾在一旁伸出脚,将凳子勾了回来,往后头方木那边看了一眼,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他睡了,别吵醒他。”

邰伟咬牙走到外面,张晓波也不愿意跟时樾独处,跟着邰伟一起出去了。

张晓波:“邰队!方木为什么这么恨凶手啊?”

邰伟烦躁地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边儿呆去。”

张晓波跑来跑去,就觉得没人把他当回事,压抑的怒气值直往上飙,怒道:“你怎么说话呢你?!实习生就不是人吗?!”

罗艺过来兜住张晓波,把他按在座位上,撸猫似的顺了顺他的后背:“别气!别气!邰队就这脾气,姐告诉你。”

张晓波也不能甩女孩子脸,不情不愿地说:“要不是时樾,方木就把周正给吃了。”

“可不是想把凶手撕了吗?”罗艺在张晓波旁边坐下,神神秘秘的八卦起来,“方木的恋人,被凶手给绑了。”

张晓波抽了口冷气,瞪大眼睛问:“绑了?!到底怎么回事?”

邰伟看着罗艺在那边像是拿着一根逗猫棒一样吊着张晓波玩,叹了口气:“到底都给这里弄了些什么人。”

罗艺:“你不知道,方木之前有个初恋情人,表白还没开口,人就死了,因为他差点查出了凶手。诶!方木那时候可是伤心了好一阵子,班都不来上了,还好我们邰队有一大堆的知音故事分享,给劝回来了。”

邰伟在一旁干咳几声。

张晓波一脸不忍:“那不就是两次了?”

罗艺捧着脸回忆:“他们能走到一起也不容易,方木自陈希死后,就像个机器人,我都以为他会孤独终老了。诶哟没想到,认识了A大学校里一名教师苏子涵,那可是公认的A大男神老师。”

旁边的同事跟着回忆起来:“他们初次见面还是那次校园纵火案吧。”

消防报警的声音响彻云霄,大火吞噬着园区内一教学楼,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人群中,一双兴奋的眼睛看着这场盛大的焰火表演。

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里,大伙儿都打着哈欠,不明所以。

邰伟一脸沉重:“今晚十一点四十五分,发现A大教学楼区幻海楼十一层出现火情,火势蔓延很快,死了十三个人。”

打盹的方木一下子清醒了。

邰伟:“这次是有人蓄意放火,上面很重视这次的纵火案,希望大家打起精神,把这案子破了。一队小组去勘察现场,二队小组去走访学生,三队小组走访学校教师,行动!”

“你觉得班里有什么同学有异常?”

“宿舍里的舍友有跟平时不一样的举动吗?”

“你的学生最近有哪些异样举动?”

问来问去,都差不多是这三句,但收效甚微,连续工作让所有人的大脑都陷入疲劳麻木当中,为了不入睡,人手一根烟,警局变成了烟雾缭绕的仙界。

方木的待遇就不一样,他正在隔壁休息室里睡觉。

警局里谁都知道邰伟虽然明着看不起方木,但暗地里特别宠他,看到方木哈欠连连,就以不需要脑袋转不动的心理侧写师为由放他去睡觉。

方木的确被二手烟熏得快升天了,也不客气,睡了一觉,第二天所有人都倒下了呼呼大睡,他接替着继续盘问。

这时一个背着黑色书包,穿着白色针织衫的青年自己走进了警察局。

他看到拿着杯子从走廊经过的方木,上前拉住了问:“请问刑侦处在哪?”

方木回过头,只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比自己略高一些,刘海盖住了额头,显得有些低眉顺目,笑时眉眼弯弯,眼里温柔的碎光闪着人眼。

方木对这种纯洁干净的气质最没抵抗力,放缓了声调问他:“我是刑事侦查队的人,你有什么事?”

来人松了口气,说:“我叫苏子涵,是A大的建筑系讲师,我是想来跟你们说一下昨天的纵火的事。”

方木觉察这个老师可能掌握着非同一般的情况,带着他去了单独会议室里。

方木:“你先讲讲你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信息?”

苏子涵有些迟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与昨晚的事相关,如果我说出那个学生,你们排查后觉得不是,能不能为那个学生保密?”

方木:“你多虑了。”

苏子涵:“那个学生不是我们系的,是我选修课里的学生,叫做张荣生。平时他都是很内向的,经常坐在最后一排,上课也很认真。可是从上周周三我见到他开始,他就有点不对劲,我看到他偷偷开启消防器具来玩,还有上课的时候,不听课在看视频,视频里是有火焰燃烧的场景的。”

方木眼睛一亮,抓住苏子涵的手,急切地问道:“请你把当时的场景说清楚点。”

苏子涵想了想,摇摇头:“我也就大致记得这些了。”

“不用紧张,放松心情。”方木握着他的手,双目与他平视,声音放得很沉,“闭上眼睛,我说什么,你就回想当时的情景。”

苏子涵点点头,不知怎的,方木现在让他有种很让人放心的感觉。

方木:“那周是周三,你有课。”

苏子涵闭眼点点头:“我上午有一节课,下午有两节课。”

方木:“张荣生是哪一节课呢?”

苏子涵:“是下午第一节。”

方木:“好,我们现在是周三下午第一节课,那时候天气很热,树上也有蝉鸣,你走在走廊上。”

苏子涵皱起眉头。

方木低声问他:“你看到什么?”

苏子涵:“有……有一个学生,他打开了消防箱的窗,又拿起了灭火器。”

方木:“他在干什么?”

苏子涵紧紧攥着方木的手,摇头说:“不知道,好像在把玩。”

方木拍着他的手:“好,放平呼吸,现在你已经要上课了,课上有人在玩手机,你走下去看。”

苏子涵点点头。

方木:“你来到最后一排,这个学生你认识,是张荣生,他在干什么呢?”

苏子涵:“他……他在看视频。”

方木:“视频上是什么?”

苏子涵:“是……是一个新闻,新闻里是房子着火了。”

方木:“好,接下来呢?”

苏子涵:“他收起了手机,然后我看到了他的笔记本。”

方木目光晶亮,压着呼吸问他:“笔记本上有什么?”

苏子涵并不是那么确定,断断续续地:“好像有很多火字,还有红色的笔。哦……是!他用红色的笔写了很多个‘火’字!”

“太好了!”方木一把捏住苏子涵的肩膀,“多谢你,你帮了大忙!”

苏子涵还没反应过来,方木一溜烟就跑了,把他留在了会议室。

后来调查证明张荣生真的就是纵火案的凶手,彼时苏子涵已经恢复了他平静的教学生涯,突然一条陌生信息发过来:“我是方木,之前你提供了重要的信息使得案件进展顺利,我们队里想邀请你一起参加庆功会,不知是否有时间来参加?时间地点是XXX。”

评论(37)
热度(217)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