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五章

张晓波听得入神:“然后呢?他们就认识了?”

旁边的同事打趣道:“诶!你们别说,方木平时看起来不好接近,关键时刻脑子是真好用。”

罗艺记起了一些,突然一拍手:“对!方木一定是故意输的!平时赌神一样百发百中,偏偏就那一局输了。”

同事说:“那还是我任务布置得巧妙,随便指了两个就中了!当时你们记得我让他两干了啥?!”

罗艺:“亲嘴!太坏了!”

大家一起起哄。

“亲嘴!”

“亲嘴!”

“愿赌服输啊,方木!”

方木和苏子涵相对坐着,如今被人这么一起哄,两目相对,都有点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方木站起身,说:“我自罚三杯行不行?”

大家叫嚷着:“不行!不行!”

方木有些尴尬地看向苏子涵,说:“你们这样会吓到苏老师。”

大家都已经喝高了,就嘘方木:“方木看你怂的!愿赌服输!不守规矩怎么玩下去?!”

有人把苏子涵也给推了出去,两人尴尬地看着对方。

大伙儿又开始起哄:“亲嘴!亲嘴!”

方木僵硬地将苏子涵扯到身前,故作轻松道:“没事,就满足这些龟孙子的变态嗜好。”

苏子涵低着头,耳朵都红透了,可不是说开玩笑这么简单的。

方木看他这副样子,也装不下去轻松了,这一刻胸口中的心脏不知得了什么毛病,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方木心底为自己打气,让自己抛却这是初吻的羞涩感,尽量表现得自己千帆尽过的样子。

方木拉住苏子涵的手,微微捧起苏子涵的脸,伸头凑过去吻住。

苏子涵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他。

方木被他看得有些心虚,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点太纯情了,就尝试着撬开苏子涵的嘴,来了个深吻。

周围同事的呼嚎声更大了,一直有人在不停地吹口哨叫好。

苏子涵被吻得七荤八素,根本不知道拒绝,嘴里鼻尖都是男子的气息侵入,心跳如鼓,早就被炸得不分东南西北了。

方木放开他的时候,他还满脸通红,不明所以地看着方木。

方木拉着他去了另外的桌子,后面酒鬼的哨子声突破云霄。

方木打开一瓶水递给苏子涵。

“抱歉,你漱漱口吧。”

苏子涵稀里糊涂地含了一口水,渐渐才回神过来,觉得这样有点太伤人了,又把水放下,勉强地笑了笑:“没事,大家都是爱玩。”

方木望见他被水润过的红嘴唇,眼睛一闪,也低下了头。

两人头顶对着头顶,各自不语,尴尬就越发往暧昧的气氛酝酿。

苏子涵起坐不安,就找了个话题聊:“那个……你怎么确认纵火的就是张荣生?”

方木一谈起案子,就自然了,让服务员上了两杯冰水,好像就镇静了,道:“因为你不知道,给火警报警的人,名字就叫做张荣生。”

“啊……?”苏子涵被酒精和暧昧气氛所搅浑的脑子终于清醒了。

方木将双手抵在台面上,十指交叉放平,下巴枕在上面,脸上带着些微妙的笑容:“我们管这个叫做兴奋驱动型纵火。交际能力差,内向让这类的罪犯难以和其他人交流,他们的压力因此越积越多,只有纵火才能让他们感到愉悦和放松。”

方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他能想象这种破坏带给罪犯的美妙的感觉,脸上不免出现类似于享受一样,微眯着眼的神情。

苏子涵只觉得有些不妙,眼睛不敢看方木,恨不得把眼前的冰水盯穿了。

方木无知无觉地还在表演:“他一想到他要放火,就浑身颤栗,他越来越紧张,越来越兴奋,忍不住就会显露出对纵火相关的着迷,比如苏老师你说的他对灭火器的好奇,对新闻里火焰无法自制的吸引,还有笔记本里最明显的‘火’字。”

苏子涵被他说得越来越紧张,一颗心提起来,问:“那他为什么要自己报警?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方木:“群众的恐惧反应也是他得以释放压力的来源,事情当然越闹越大最好,他会更开心的。”

苏子涵有些不能理解:“那……就只因为这个就放火了?”

方木点点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个,表面原因是他的舍友嘲笑他晚上溺尿。”

苏子涵讲不清哪个原因更离谱一点,愣了好一会儿,又觉得方木是不是闹着自己玩,而且今晚是已经被人戏耍般闹过一回了,指不定方木是什么心思来寻自己开心。

想到这里,苏子涵就觉得有些难过,他来赴约自然是因为方木,因为好奇他洞若观火智计无双,就干巴巴跑过来凑热闹,没想到是来被别人看笑话了。

苏子涵倏地站起身,低着头含糊地说了一声:“我先回去了。”

方木不知他怎么好好的突然要走,下意识站起身跟着他:“我送你吧?”

“不用。”苏子涵手往后面一推,自己朝前走,“我有车,你回去玩吧。”

张晓波嘘了一声:“方木不是号称洞察人心吗?干的什么好事?”

罗艺说:“说不准呢?就是要互相拖欠。人方木第二天就接受了A大发给他的邀请函去讲课,又顺便偶遇又顺便道歉。”

苏子涵办公室对面的王老师喊了一声:“苏老师!去吃饭啊?一起吧?”

苏子涵点点头,笑着跟王老师并肩走在一起。

王老师:“苏老师,你听说了没有?上一次给咱们学校侦破了纵火案的心理侧写师要来我们学校做心理辅导课。”

“啊?”苏子涵转头看王老师,没看路撞了一下路过的学生,慌忙道了歉,又转头问王老师,“他什么时候来?”

王老师笑道:“苏老师还对心理学这块感兴趣啊?”

苏子涵被揭破秘密似的,脸一下子红起来,眼神乱闪着,不知道放在那里,只好低了头死死盯着地板,又不及防撞了一个人。

苏子涵焦头烂额地回过头道歉。

“我正要去找你呢!”

苏子涵惊讶地抬头,竟然是方木。

他不知道刚才的问话方木有没有听到,但自己好像故意打听的做派,怎么样都不对,就是这样想想,就心跳如鼓,脸都红透了,讷讷地应了一声:“啊……是……是你啊。”

方木:“是啊,我来这里讲课,顺便过来找你,你……你们要去吃饭吗?”

方木将目光往王老师身上一瞥,从上往下,片刻就得出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来:“年纪有四十岁上下,这个时候工资最多也就一万,扣除养老保险金净收入不过六七千,但是他却穿着上千的西装,五千的皮鞋,一定有灰色收入,人不老实。从他与苏子涵同方向走来来看,很有可能也是建筑系的老师,他这样势利之徒为什么会找一个刚来的穷教师苏子涵去吃饭,应该是欣赏苏子涵的才华,外加自己在教师之外的营业生意,要苏子涵帮忙。”

王老师笑道:“是啊,我们正要去学生食堂,方警官要不要也去尝尝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

方木:“不了,我要请苏老师出去吃饭。”

苏子涵见他对王老师这么不客气,尴尬地也不知要不要答应他。

方木却一把拽住他的手扯过来,对王老师微微弯腰,笑道:“对不起了王老师,您自己去吃吧。”

“哦……”王老师也一愣一愣的,毕竟还真没谁这样明着给脸色看,“你们去吧……”

苏子涵无奈地跟着方木,看着他的背影,说:“我们要去哪里吃饭?”

方木头也不回,说:“哪里吃饭都好,你别跟那个王老师来往。”

苏子涵莫名其妙道:“为什么?”

方木转过身,苏子涵险险地停在他身前,眼皮一撩,看见了人,待要闪开吧,又觉得扭捏,只好一闪一闪地直盯着,感觉脸上发烫,说:“王老师是我们系的副主任,怎能不来往?”

方木被他看着也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我是怕你到时候觉得为难。”

苏子涵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方木:“势利之徒的心思,是最好懂的。你知道你还跟他一起去吃饭,是想答应他?”

不知怎的,方木心中有些失望。

苏子涵:“我正想找个理由开溜,你就来了。”

方木眼睛一亮,说:“那我们就去吃饭,别给你那副主任抓住把柄了。”

苏子涵抱着手里的书,觉得跟方木一起出去吃饭还更伤脑筋一点,但是话都到这份上了,拒绝又不好看,而且……说不定本人心里是愿意的。

苏子涵带着方木去了学校周边的一家小餐馆,吃过饭后,就有人来找方木,方木是在学校的大型会议厅做的演讲,所以还是要临时彩排一下。

苏子涵见他跟人在外面聊得正热,自己将钱付了,走出去:“我们回学校吧。”

方木止住跟别人的谈话,回头对苏子涵说:“那我去埋单。”

苏子涵拉住他:“不用了,我已经埋单了。”

方木有点懊恼,明明是他请人出来,还要别人埋单,但是如果说转钱给他,不知道苏子涵会不会生气。

“真是对不住……下次我请回来。”

苏子涵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了。”

旁边的人一直在催方木,苏子涵赶紧道:“你快回学校吧。”

方木:“你下午有时间听我的演讲吗?”

苏子涵眼睛一闪,低下头笑:“不知道。”

方木让旁边的人先走,看人走远了,快速地握了一下苏子涵的手,说:“你一定要来。”

苏子涵站在廊下看着他。

方木知道人家已经急了,不得不走了,临走前还不放心提了句:“一定要来啊!”


评论(23)
热度(23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