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六章

罗艺说得眉飞色舞:“你们可没去现场看看,那真叫作秀,平时那只叫做正常发挥了。”

张晓波很有兴趣地问:“怎么说?”

罗艺捧着脸,说:“全场除了这个表情,就没其他表情了,A大也算是国内鼎鼎有名的大学了,方木能把人说服了,这不叫牛逼叫什么?”

张晓波很怀疑地问:“是吗?看起来也聪明不到哪去的样子。”

一旁的同事恨铁不成钢:“警察怎么能够以貌取人呢?像是我们邰队,像是我们局长,那一看就是绝顶聪明的人。”

张晓波瞥了眼被拍了马屁的邰队,淡淡说:“噢……”

他又看向罗艺:“那苏子涵有没有去啊?”

“去啦!”罗艺一脸暧昧,“方木拜托我去给的票呢,第一排,直面他的聪明帅气。”

张晓波:“……我靠,真不要脸。”

“谁不要脸了?”方木从后面门走过来。

张晓波一惊,下意识站了起来,转椅被他的动作惯性往后退,撞在一张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摇摇欲坠的杯子倒了下来。

完了!

张晓波伸手去够,错失了,杯子砸在地上粉碎。

办公室内一片死寂,方木也愣愣地看着那个破碎的杯子。

其他同事开始找自己的事情做散开了,罗艺在一旁看着,还不敢过去。

方木走到碎片前,蹲下身查看了一下碎片。

张晓波也蹲下来帮他捡起来,尴尬道:“对不起啊……”

“对不起……”方木红着眼眶狠狠瞪向张晓波,突然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怒吼,“你拿什么赔我?!”

邰队在旁边接住了方木捶过来的拳头。

低声道:“方木,冷静点。”

方木冷冷道:“放开。”

邰伟松了手,方木抬起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把碎片小心翼翼地都收起来。

罗艺在后面扯了扯张晓波的衣服。

张晓波小声道:“是不是苏子涵送他的杯子啊?”

罗艺点点头:“你别生气,方木不是故意的。”

张晓波看了看方木,又不敢去道歉。

时樾这时从后面也跟了出来,一下子就察觉到气氛不对,用眼神示意邰伟,邰伟却对他摇摇头。

时樾拉住方木的手臂:“先去看嫌疑人?”

方木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把碎片放在抽屉里,经过张晓波的时候看都不看他一眼。

方木去了,大家也都跟在后面看他去审犯人。

只有张晓波六神无主地看着方木的抽屉。

方木走到审讯室坐下,审讯室是一个空屋子,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旁边还有单向玻璃。

方木坐在周正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许久。

他的目光极其有攻击性,周正坐立难安,手忍不住交握起来。

方木:“我们终于见面了。”

周正抬眼看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木面无表情:“你不就是想向我挑衅吗?我来了,大家也别藏。”

周正:“你们也太莫名其妙了,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们要我招什么!”

方木拿出档案袋里的厚厚的一沓照片,推到周正面前。

周正拿过来看,一看就吓疯了,把照片扔回桌上。

方木没看他,只盯着那些照片:“这是你杀死的二十九个人,包括最新的受害者。”

周正浑身颤抖,道:“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杀人!而且这么多……”话没说完,就扶着桌子吐起来。

单向玻璃后面的邰伟皱了皱眉,疑惑道:“感觉不对。”

时樾也算是千帆尽过,深有同感:“连环杀手……不可能有同理心吧?”

方木也有些察觉了,但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在这种节骨眼他会犯这么大的错误。

他掏出一张同事拍的周正的桌面照,呼吸急促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正眼睛闪了闪。

方木不想跟他周旋,两掌拍在桌面上,大怒道:“说!”

邰伟也从外面进来,揪住周正的领子把他提起来:“说……说!不说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周正被吓了一跳,赶紧说了:“是……是我另一个同事,他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按照他的布置做……我……我真的不知道。”

方木的脸一下子惨白起来,脚一软,瘫坐在椅子上。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竟是“牛牛”的微信通话视频。

牛牛是苏子涵的昵称,方木拿着手机狂奔出去。

技术人员迅速到位,追踪手机位置。

方木将手机连接到网上,技术人员对他比了个ok的动作。

邰伟按住方木,沉声道:“镇定,苏子涵现在全靠你,你要知道。”

方木点点头,手心额头却已经出了细汗。

视频里的光线很黑暗,模糊好像有人影在视线里。

“起来了。”

画面外忽然模糊地喊了一句。

人影动了动,好像抬起了头。

方木猛地抓住椅子的扶手,呼吸都停了,难以置信自己竟然看到了什么。

画面外伸出一只脚,往人影身上踢了踢。

“喂!不想看你男朋友了?”

人影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很亮,所有光线都汇聚在那一双眼睛中,方木曾在阳光下无数次临摹这双眼睛,他喜欢他眼睛里的温柔如水,喜欢他看他的时候眼里的崇拜爱慕,喜欢他喜欢得发疯,然而现在心爱之人被人掌控着生死,他却只能隔着屏幕看着。

“混蛋……”方木向屏幕扑过去,邰伟早就防着他了,在后面锁住他的脖子,将他摁住不让他去碰屏幕。

方木因邰伟的动作不能呼吸,血液冲上头脑,他的怒火也冲上头脑,涨红着脸怒喊:“你把他藏在哪里?!你还给我?!”

屏幕里还在继续,那边的苏子涵也没想到会再次看到方木,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屏幕里暴怒的方木。

“木木……”

几个人都按不住的方木听到他的声音,一下子呆住了,怔怔地看着视频。

那边的苏子涵才意识到这好像是真的在跟方木通视频,马上把脸埋在手里。

画面外那个人又说:“藏什么?你不想见他吗?”

苏子涵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

方木看着他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镜头摇晃了一下,好像被架在架子上,画面外一双手拽起苏子涵的头发,把他整个头都硬扯起来,给他套了个绳套,声音阴冷:“谁给你胆子不听我的话?你看到男朋友就敢不听我的话了?”

方木意识到视频里另外一个人要做什么,又要挣扎扑屏幕。

“不要!不要这么对他!”

画面里的人挂好了绳子,一声不响地又退出了画面外,绳子从苏子涵的脖子往上挂,突然有人在画面外拽绳子,上面的挂钩扯紧,一下子把苏子涵吊了起来。

画面里只有苏子涵挣扎的双脚。

方木双目暴突出来,所有力气在这一刻都抽空了,双腿一弯,跪在了地上。

“不要伤害他,求你,你要什么都行……”

画面里的人没理方木,而是对着苏子涵说:“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就死,你不听话我会很苦恼,就像现在,你不抬头,我就只好帮你抬头。来吧,让你的天才画像师看看你的样子,他看一眼就能透析人心,看你一眼,就会知道你有多痛苦吧。”

画面一抖,视线慢慢往上,拍到了苏子涵的脸,上面的光线毕竟充足,看得清晰些。

他现在很不好看,脖子被绳索勒着,脸色已经有些涨紫。一张脸上东一块西一块淤青,有一只眼睛还青肿着,微微眯着都睁不开。

方木崩溃道:“他喘不过气了,你给他松松,求你给他松松。”

邰伟在旁边对他摇头,比嘴型:“冷静,现在不能慌。”

去他妈不能慌,就算对面让方木现在去死他都愿意。

画面外的人不知是不是真对方木的求饶满意了,松了绳索,苏子涵从上面掉下来,摔得他又闷哼一声,但很快又忍住了。

画面外的人却又不满起来:“你今天很不乖哦,不想叫……是怕你男朋友心疼吗?”

苏子涵把身子蜷成一团,背对着屏幕。

画面外的人被他这样子惹怒了,呼吸让屏幕一摇一摇的,阴冷地说:“看来你需要再好好教训一下。”

方木心提到嗓子眼,慌忙喊道:“不要!不要!”

画面剧烈抖动起来,然后视频中断了。

方木一下子僵硬了,愣愣看着黑暗的屏幕。

后面的技术人员比了个“ok”的姿势,说:“在B市西区落花巷,但是不是我们的管辖区……”

邰伟:“我们这边去B市要两小时,跟那边的人联络,让他们先出动。”

方木一听有地点,飞快从地上爬起来,一声不吭就往外冲,冲到半路突然折返回来,拉开抽屉把尘封的配枪带上。

时樾也跟在他身后走了。

邰伟在后面喊:“看着他点!别让他干傻事!”

时樾没回头,只是抬手摇了摇。

张晓波蹭出来,说:“邰队,我们呢?”

邰伟火烧眉毛:“我们当然也跟着去,所有人员准备。”

邰伟点了几个人,但是没带张晓波,匆匆也出去了。

警报声响彻这不眠之夜。

评论(40)
热度(21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