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七章

张晓波垂头丧气地翻着手里的资料,看了一会儿,但一个字都没入眼,烦躁地站起身走了走。

旁边的同事挺喜欢逗他的,就问:“怎么,想去现场?”

张晓波叹气道:“邰队为什么不带我去?”

同事道:“你还是个实习生,分析分析资料,对你以后有用处。”

张晓波:“分析什么啊?地址都有了,一抓一个准。”

同事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就说你经验太少吧?事情还没个定论呢。”

张晓波一愣,问他:“怎么说?”

同事道:“难不成犯人还蠢到等在那里被抓吗?”

张晓波听闻,下意识看向拘留室,想起方才周正说是一个同事让他这么干的,但是紧接而来凶手就暴露了所在地,也就没继续查下去,如果那边顺利倒好,如果不顺利回来还是要查下去,倒不如现在自己查了,也让他们看看他的本事。

张晓波走到拘留室里,周正低着头,戴着手铐坐在床垫上发呆。

张晓波敲了敲铁栅栏:“喂!我有点事情要问你。”

周正抬起头,点了点:“要问什么?”

张晓波:“你说你是被另一个同事贿赂的,是谁?”

周正指了指刚刚那个同事,说:“我跟他说了啊。”

张晓波无语地回到座位上,问旁边的同事:“你逗我玩吗?”

同事笑嘻嘻地把自己查的资料放在他桌面:“手快有,手慢无,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脑子。”

张晓波:“……谢了。”

他翻开资料,是一个叫“丁思义”的中年男子,有家庭,甚至还有一个九岁的儿子,但前不久才跟前妻离婚了,法院把儿子判给了她。

张晓波: “诶?这人我见过。”

同事: “你见过?”

张晓波: “上次跟着方木去周正的公司,他撞了我,难怪这么慌张。”

张晓波看了一会儿资料,疑惑道:“他没有犯罪记录,还曾经有家庭,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就杀人了?而且还丧心病狂地杀了这么多人?”

同事:“我怎么知道,不过关于罪犯的描述,方木全说中了,年龄三十五,突发性犯罪,是个内敛、冷静,控制力极强的人。”

张晓波感慨道:“这么平凡的人……”

“这个你说错了。”同事提了提眼镜,“每个罪犯从出生开始,都是不平凡的,总有一天他会觉醒,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同事顿了顿,露出一个谜一样的微笑:“这是天才方木说的。”

张晓波狐疑地看着他:“你不会是方木的脑残粉吧?”

“看得出来吗?”同事挎下脸,“怎么方木就看不出来呢?”

张晓波:“……什么?你也喜欢方木?”

同事:“喜欢啊,虽然我喜欢的人能从这儿排到警察局外面。”

张晓波翻了个白眼,收拾了一下东西,对同事说:“我们一起出警吧,去丁思义的家里看一看。”

同事无奈地站起来,说:“好吧,饭后是要溜猫的。”

张晓波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往外面走去。

两人朝房东太太出示了警察证,房东太太拿着钥匙给他们开门,絮絮叨叨的:“诶哟!这家的人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也会做这样的事。”

张晓波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做了什么事?”

房东太太讪笑了一下:“这不……警察都找上门了。”

张晓波和同事一起进了房子,是个三十五平米的小出租房,一眼就可以看清布局。

两人分头翻找,找了一会儿,张晓波一无所获,说:“你说我们要找什么?”

同事在书桌上翻出一大堆照片,听了张晓波的问题,无语了一阵,道:“当然是找他可能会去哪里啊!”

同事翻看一会儿照片,说:“根据方木语录……”

“方木语录?”张晓波差点被柜子上面的饼干盒砸到头,“你是变态吗?为什么还要记方木那些明显作秀的话?”

同事没理他,说:“凶手逃跑的路线不会是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们会被自己的潜意识所控制,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张晓波从饼干盒里发现几张C市的动车票,问:“他在C市有什么人吗?”

同事:“他的儿子就在C市啊。”刚好他的手边都是丁思义儿子的照片。

张晓波和同事都一顿,互相对视一眼:“他会不会是要去C市?”

张晓波点开手机APP里的地图,指着C市说:“如果要从这边穿去C市,必定要经过B市的。”

同事却打开丁思义的电脑,电脑桌面是跟周正的电脑桌面是一样的。

同事是个技术人员,之前定位位置就是他做的,一有电脑如有神助,马上给出了答案:“去C市的路穿过B市西区。”

张晓波马上打了个电话给时樾:“喂?你们到了吗?”

时樾撇头去看旁边的方木,方木正抬头望着晾衣架,他知道这一定是视频中用来吊苏子涵的那个支撑,因为上面还挂着晃悠悠的绳子。

时樾转回头,看着窗外面,一轮明月挂在高空。

时樾:“跑了,路面监控只跟到开源路,车驶进了野地,现在交通局那边正查着。”

张晓波:“那方木怎么样了?”

时樾低声道:“不太好吧,我都不敢靠过去。怎么?你不介意了?”

张晓波在那边哼了一声:“我怎么可能跟一个头脑不清醒的人计较?”

时樾轻笑一声:“是啊,现在估计你都比他要聪明了。”

张晓波:“……时樾你是什么意思?!我不要面子的啊?”

时樾:“好了,不闹了,晚点再打电话给你好吗?”

张晓波:“神经病,看看现在几点了,再晚就天亮了。”

方木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时樾也没心情跟张晓波胡诌了,说了声“先挂了”,就挂了电话。

张晓波:“喂?!喂?!”

同事走过来:“怎么样?说了吗?”

张晓波:“没呢,聊着聊着忘了,正要说的时候又挂了电话。你等等,我再打过去。”

同事:“……哦。”

电话又一次响起,方木又看了眼时樾,时樾为表示清白自己没有现场跟别人聊天逗趣,把来电又一次给挂了。

张晓波恼怒道:“时樾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掉链子!”

同事:“……算了,我打给邰队吧。”

张晓波:“诶!别打!我来!”

同事:“干嘛?”

张晓波喜滋滋道:“给邰队打电话好,记我头等功。”

同事:“……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方木转了一圈回来,满脸阴沉说:“我找不到。”

时樾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捏了捏,说:“你现在太紧张了。”

方木:“有烟吗?”

时樾:“有,不给。”

方木直接摸上他的裤袋,从里面掏出烟和打火机。

时樾微微红着脸,说:“你刚刚干嘛?”

方木点了火,语气冷淡:“就摸了摸,别爱上我。”

时樾松了口气,说:“还会开玩笑,那就好。”

方木徐徐吐了口烟雾出来,看着不停摇晃的绳子,恍惚道:“视频的时候,我很难看吧?跪在地上求饶,他一定很开心。”

时樾:“但不代表你输了,他只是握有你的弱点。”

方木:“他一直都没出现在视频里,也没有跟我说过话,但是他对子涵说的,就是跟我说的,对子涵做的,就是对我做的,他要让我知道,他掌握着我的生死,勒紧着我的脖子,如果我反抗,绳子就会越来越紧。”

方木有些茫然地看向时樾:“你说……我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该追着他?”

时樾眉头一皱,凝望着方木。

方木避开他的目光,又吐了口雾气,星火渐渐燃尽,他把烟扔地上,低头用脚踩灭。

忽然他被纳入一个怀抱中。

时樾的声音在耳边沉沉地响起:“我真羡慕他,你能为他说出这一句话。”

方木:“我可不是一个好警察。”

时樾:“你是,被你救过的人会感激你,你让许多人避免伤害。”

方木茫然道:“是吗?我真的有做到吗?”

时樾顺着拍抚他的后背:“你不是正在做吗?苏子涵期盼着你,他很害怕,向你求救。”

方木紧紧抓住时樾胸前的衣服,哽咽道:“我也怕,我怕救不了他,我怕会害死他,如果他死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时樾紧紧抱住他:“你别怕,我会帮你,你文我武,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方木点点头,推了推时樾,示意他放手。

时樾遗憾地耸耸肩,说:“我以为你会再示弱一段时间。”

方木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恢复了精气神:“我再看看,有什么缺漏的。”

邰伟从外面走进来,急匆匆地说:“张晓波那边有进展,说凶手可能往C市去了。”

方木惊讶道:“为什么会去C市?”

邰伟道:“说是发现凶手房间里有很多他儿子的照片,还有去C市的动车票,怀疑凶手会不会……”

方木眼睛越来越亮:“是!这个时候凶手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他要逃跑,还要带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跑,就是他的儿子!”

时樾无言地翻出手机,上面显示着张晓波给他打的十几个电话,有点心虚地想,刚刚张晓波不会就是要给他传消息吧?

时樾的手机上又一次显示了张晓波的电话打来的消息。

时樾接了电话。

张晓波:“喂?得到消息了吗?”

时樾:“嗯……得到了。”

张晓波:“你觉得怎么样?”

时樾顿时夸张地“哇”了一声:“你好聪明啊!方木零智商的时候还好有你来撑场子。”

张晓波那边轻哼了一声,转而又十分兴奋地说:“我也在路上了!邰队要带我出警!”

时樾随着方木一齐往楼下走,对电话说:“那行,能及时汇合吗?”

张晓波:“可能要比你们晚一点。”

时樾想,那可不就是照顾一下你的心情吗?比我们晚一点,都收队了。

时樾开始满嘴胡扯:“来了记得来找我,我罩你。”

张晓波:“瞎扯淡,为什么不是我去保护你?”

时樾:“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挺帅的。”

张晓波:“……”

评论(23)
热度(20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