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十五章

苏子涵和张晓波看到两人后,立刻离开了对方。

苏子涵尴尬地看向方木:“木木,晓波就是想扶我。”

方木:“看到了,走吧。”

方木扶着苏子涵的手臂回去,苏子涵往后头张望,看了眼后面的张晓波。

张晓波:“等等!”

方木没停下来,扶着苏子涵走前面。

张晓波绕开时樾,走到方木前面去。

张晓波:“我有句话要跟你说。”

方木:“多谢你帮我找到子涵,还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说话呢你?!”张晓波瞥了一眼苏子涵,“以后你多带他下来走走,晒晒太阳放松心情。”

方木:“这不关你的事。”

张晓波拽住要走的方木:“你这是在囚禁他!”

囚禁这一词可算是犯了方木的敏感神经了,方木停下脚步,双目射出寒光,压抑着怒火:“你说谁囚禁谁?”

苏子涵手臂揽住方木,对张晓波说:“我们先上去了,谢谢你。”

“谢什么呀?”张晓波拽住方木的领子,挑衅地看着他,“你知道我在哪里找到他的吗?在公园里,他睡在冷板凳上看雨,就是不想回去,为什么?因为他被你拘禁得透不过气来,又害怕伤害你,不敢跟你说。”

方木的拳头一下子就抓紧了。

后头的时樾看到了,知道这是方木要动手的标志动作,赶紧跑上前。

张晓波:“你现在不仅没让他走出被绑架的阴影,反而进一步地残害他的身心。”

“不是的!”苏子涵握住方木的拳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木木你放心,我下次不会乱跑了。对不起,害你这么担心。”

方木抓住他的手,让他松开。然后突然间就一拳往张晓波脸上砸去。

“喂!”时樾挡住张晓波后退,拳头还是从时樾脸上擦过,打到了他的脸。

方木一下子停住了。

张晓波把前面的时樾转过身,看到他嘴角上的青痕,怒火一下子燃了起来,把时樾拨回后面,一脚就把呆站在前面的方木给踹坐在地上去。

但张晓波明显是不准备这一脚就了事了,拎着方木一拳就往他脸上打。

后面的时樾就拉住他,苏子涵也趁机挡住坐在地上的方木。

苏子涵抱着方木的脑袋,背对着张晓波:“别打他。”

张晓波看一个两个都偏向方木,手臂一甩,挥开时樾的禁锢,看着他们说:“你们的事我不管了!”

时樾见状,快速地跟方木苏子涵说:“我先去追他,你们上去吧。”

张晓波快步走到门口,招手拦出租车,但是下雨的时候,车上都坐了人,根本没有一辆肯搭他。

时樾追上来:“晓波!”

张晓波爱搭不理的看着车辆。

时樾挽住他的手臂拽下来:“不是自己坐了车过来吗?”

张晓波:“那是方木申请的警车,我不坐。”

时樾:“那好,我们坐自行车?现在搭不到出租车。”

“可别。”张晓波拉开他挽上来的手,“你多机灵啊,方木可离不开你这个智囊。”

时樾:“不然我上滴滴给你叫车?”

终于有一辆车过来了,张晓波坐上去,时樾在雨中干巴巴地看着他。

张晓波拉着车门瞪着他许久,看到他嘴角上的青肿,心里又一下子软了。

他怒气冲冲的下了车,说:“上去!”

时樾以为他要和他一起坐车回去,欣喜地上了车,没想到张晓波在外面关了门,对司机师傅说:“去XXX,没到就别停。”

司机师傅二话不说,马上就走了。

张晓波在雨中等了一会儿,这次没这么幸运了,等了半小时都没见有车停,郁闷地去刷了个公共自行车,在雨中摇摇晃晃地骑去地铁站。

第二天上班,张晓波频频在办公室里咳嗽吸鼻涕,邰伟看到他的时候,说:“昨天不是好好的吗?”

张晓波又抽了一张纸,说:“你不是知道吗?昨天苏子涵自己去溜达,害我们顶着雨水在外面找了半天。”

邰伟:“听说昨天是你找到的?”

张晓波下巴一仰:“方木在那疑神疑鬼了半天,我就想是不是苏子涵自己觉得闷出去了,就找了一下,没想到还被我找对了。”

邰伟笑了一声:“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张晓波打了个喷嚏,吸着鼻子说:“我这是实力!”

邰伟:“行了晓波,这案子你就别跟了。”

张晓波笑容一僵,眼睛瞪圆了看邰伟:“为什么?我跟得好好的。”

邰伟:“不是说你不好,而是这个案子差不多已经走到头了。而我们手头上还有别的案子没有处理。”

张晓波双眼喷火:“别跟我鬼扯,我们明明昨天才找到新的线索,哪里到头了?!是不是方木跟你说我和他打架的事,你就把我摘了出去?!”

邰伟:“张晓波,警队资源有限,我只是在合理利用资源,你对我的调派有什么疑义吗?”

张晓波:“当然有了!”

旁边的同事一片哗然,好一个直拳头打在队长的脸上,太勇敢了吧?

邰伟阴着脸说:“你是实习生,不适合深入参与这种大案,我手头上还有一个抢劫案,南城A区附近已经接到三起抢劫伤害案,你和罗艺去跟一跟。”

张晓波:“我不去!”

周围同事差点鼓起掌。

邰伟:“不去就回家呆着。”

张晓波快要原地爆炸了,瞪着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咳咳咳咳!”

一大串要命的咳嗽让他蔫蔫地回到了现实,坐在椅子上生无可恋。

罗艺跑过来安慰他:“晓波,咱的工作也是重要的,你想想那可是直接危害普通居民的啊!放在外面很危险的。”

张晓波又扔了一团纸,无精打采地应了声:“我知道了。”

张晓波做好出去巡街的准备后,时樾的花雷打不动地又送过来的,不过这次不是他自己亲自送来,是送花的店员。

张晓波把花扔在台上,嗤笑一声:“就这点诚意,还是跟着你的方木吧。”

说完又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跟罗艺走了出去。

下午的时候,时樾终于忙完了自己酒吧的事情,就赶来刑侦处看张晓波。

邰伟:“时樾,你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时樾笑道:“邰队这话也太见外了吧?”

邰伟:“张晓波外出跟任务了。”

时樾眉头一皱,看向张晓波的办公桌。看到随意扔在台上的玫瑰,就知道他的气还没消。

他的视线往下,看到垃圾筐里一摞的纸巾,怔了一下,问:“他……他是不是感冒了?”

邰伟:“是啊。”

时樾:“那你还让他出去?!”

邰伟笑了笑:“他是刑警,感冒算什么?”

时樾疑惑道:“不对,他出去干什么?明明我们的线索还没有明确的指向。”

邰伟:“我让他跟其他案子了。”

时樾一怔:“方木?”

邰伟笑道:“张晓波这样想就算了,你也这么想方木?”

时樾闭了嘴,他的确不该怀疑方木特意排挤张晓波,方木的骄傲也不屑于做这种事。

邰伟:“我不想在这种大案子里面,用不配合对方还要打架的搭档,我会再配一个人给方木。”

时樾:“你这不是偏心吗?”

邰伟:“别说得你不偏心一样。”

时樾沉默了一会儿,说:“晓波去哪做任务了?”

邰伟:“你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张晓波在车里坐得屁股像针扎了一样,他已经在车里守了一个上午了,尿都憋着,憋不住用同事推荐给他的塑料瓶子在车上解决。

张晓波烦躁得要命:“蹲守的人就不是人了!可别让我抓到你。”

这时正好一个女人提着一个包包走过来,后面还尾随着一个穿着全身黑衣的男人。

张晓波赶紧歪在车上,做睡午觉的样子,等两个人走过去。

他等了一会儿,悄悄下了车,摸到腰后面的枪跟了过去。

另一边罗艺也举着枪合围上来,两人跟了一段,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以为黑衣的男人要下手了。

结果人家走到路灯下,两人分开走了。

张晓波和罗艺面面相觑。

张晓波:“不是?”

罗艺:“我是看你跟着才跟过来的!”

张晓波尴尬地挠挠头,说:“那我们回去吧。”

两人只好往回走,走到一半,手机忽然响了。

“距离你们一千米处的B小区6楼803室接到入室抢劫报案,希望你们尽快赶过去。”

张晓波:“快快快,有情况!”

两人快速返回车里,开着车到达地点,冲上了电梯。

“叮”的一声,两人机警地抬起枪以防有人从外面袭击。

张晓波走到803室门口,果然门口洞开着,对罗艺说:“据报案说,女主人在里面。”

两人一来就碰到有可能把入室抢劫变成入室抢劫杀人的情况,都有点紧张。

张晓波和罗艺冲进去,枪指着不同的方向,却发现没有人。

罗艺做个口型:“在里面。”

两人同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翻找声,是从主卧室传过来的。

张晓波和罗艺靠近了门口,打算一起进去把人制服的时候,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声。

两人觉得不好,一脚把门踹开,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拖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衣柜门开着,显然是女人是躲在了衣柜里。

女人大叫:“救命啊!”

张晓波拿枪指着男人,男人也显得很紧张,用匕首戳在女人颈部:“你们别过来,放下枪。”

张晓波和罗艺对视一眼,无奈只能把枪挂回腰上,把两手举起来以示无害。

男人顶着女人的脖子,朝外面逼近,张晓波和罗艺只能一退再退。

等到男人退到了门口,说:“我们转过来,快点!”

张晓波和罗艺和他一起朝着一个位置转,男人正背对着门口,他忽然把女人推了出去,往外跑。

后面张晓波急忙跟上,追奔下楼梯,眼看从八楼跑到一楼,溜出了这里,不定他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张晓波就在临近一层的位置,从高层楼梯往下扑,抱着罪犯翻滚着下了一楼。

两人摔得头破血流,罪犯不屈不挠地爬起来还想跑,张晓波忍着晕眩,上去抓人,那男人手上还有刀,张晓波毕竟不是正经警校出身,又只有一点街头流氓似的打架经验,跟人家拿刀的比划,两下锋芒闪过,就见血了。

男人拼命狂奔,张晓波捂着受伤的手臂,紧跟而上,看到他俩的行人,都一个个退避开不敢上前。

张晓波本就感冒在先,划伤手臂后又疾跑,血流了一路,此时更是晕的厉害,而且不知怎么的,头脑里似乎牵动着以往受伤的神经,感觉脑袋里一跳一跳的,似乎有只手在拨弹。

他跑了一会儿,忽然就软倒了,扑在地上。

那个跑在前头的罪犯看到后面的jing察竟然自己就倒下了,胆大包天地停了下来,回头看张晓波,审视他是否是装模作样。

罪犯喘着气,踹了一脚张晓波:“喂!”

张晓波眼前白色的影子晃来晃去,闷哼一声,彻底晕死过去。

罪犯吐了口血沫,刚刚张晓波这一扑让他现在浑身都疼,又被追了一路,早已怒火中烧,如今看他倒地不醒,恶向胆边生,拿起小刀就往他心口上戳。

突然一条腿扫过来,将罪犯手里的刀子踢飞,又快速收回腿,蓄力用膝盖往他鼻子上一撞,撞得他头昏眼花满鼻子是血。又再一脚踹他胸膛,整个人倒飞出去。

没等他爬起来,那袭击的人就扑上来,对着他的头左勾拳右勾拳,打得他无力还手。

罗艺匆匆跑过来,拉住把人往死里打的时樾,说:“别打了!要把他打死了!”

时樾还觉得不够,抓住他的头发,抬起头,往地上狠狠一撞,罪犯彻底翻白眼晕死过去了。

时樾不忿地起来,又踹了一脚,转过去查看张晓波。

“晓波?晓波?!”

罗艺紧张地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来。



评论(44)
热度(223)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