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二十章

员工宿舍离店面并不太远,在一个环境良好的小区内,小区里都是十层左右的小楼,晚上很静谧。

时樾走到一群老大爷旁边,拿着杨威的照片问:“你们认不认识这个人?”

大晚上的,老大爷眼睛又花,对着路灯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哦……他!我见过他一两回,但好像不在这里住吧?”

另一个老大爷凑过来看,说:“这人我经常看到他跟斋顶居的梁老板在一起,看样子似乎是保镖一类的。”

时樾谢过这些大爷,打了个电话给方木。

时樾:“你之前只查到杨威只有一处房产是吧?”

方木:“是,而且离斋顶居很远。”

时樾:“租屋呢?”

方木:“从他的财政上来说,没有一笔是稳定打出的租屋款项。”

时樾:“一次性付清?”

方木:“大多都是支付给商店,最大的一笔是今年年初去医院的整牙费用。”

时樾:“他的亲戚和他的朋友?”

方木:“不行,这样范围太大了。”

时樾:“用一用你的警员证好不好?!这样根本没有办法!”

方木:“这不合规定。”

时樾:“……你什么时候变成会讲规矩的人了?”

“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方木那边说完,隐约在电话里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像是说了什么,“我找到了斋顶居的店长,她说杨威是斋顶居的老板雇佣的私人保镖,不在普通宿舍内,不过离这里也不远,过了大马路,铭心小区里X栋X单元702.”

时樾:“知道了,你那边有什么动静?”

方木看着楼下跟张晓波一起慢慢吃饭的苏子涵,说:“没有,没有人接近。”

刚说完,就看到有一个服务生走到苏子涵的旁边,说了什么,苏子涵往后面看,但以方木这个角度看过去,根本看不到什么。

方木有些焦急地挂了电话,往楼下跑。

时樾按照方木给的地址,横穿了马路,过到对面小区。

这个小区明显看起来比对面的小区好很多,时樾到了702的门口,首先按了按门铃,然后躲到门的旁边。

等了一会儿,没人来开门。

时樾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铁丝,伸到钥匙孔里掏摸,叹道:“幸好没像其他的门一样用电子锁。”

门咔哒一声,慢慢地开了,里面一片黑暗。

时樾轻悄悄地把门合回来,打开手机的电筒,照亮房间。

这是个六十平的房子,两室一厅,加上一个小厨房,大概是新装修的,房间看起来很新,物品摆放得很少,像是刚住进来似的。

突然接连几声狗叫,一个黑影扑过来!

时樾灵敏地闪身,照着黑影就猛踹一脚,黑影呜呜几声落地。

时樾接连又狠踹了几脚,那狗缩在地上呜呜的不敢叫了。

时樾盯着狗看了几眼,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到了厨房。

“真该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家那三条。”

时樾翻了翻电视机下面的抽屉,空空如也,连接客厅的厨房更是干干净净,只是垃圾桶有几个快餐盒。

时樾的目光看向另两个房间,一个是主卧,一个是次卧,门上有密码锁,但是门的缝隙很大。

时樾从兜里摸出一个交通卡,慢慢插入门缝,往门锁上轻轻一推,门锁就被顶开了。

主卧大概有二十平左右,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

时樾第一眼就盯上了书桌,书桌上有一本笔记本电脑,半合不合的搁在那里,旁边还有一个黑色的USB。

时樾快步走过去,打开电脑,里面是一些搜索页面,搜索显示也没标明杨威最近有对什么特别感兴趣,最多的就是健身之类的信息。

时樾拿起USB插上,电脑反应有点慢,他趁机翻了翻衣柜,找到一个储物箱,里面有长绳、黑色胶带、锯子。他看着这些工具,不免就想到当初苏子涵被吊着受折磨时,差不多就是用这些工具来完成的。

时樾再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返回头去看电脑,点开U盘,里面是一些日期文件是从六月二十五日开始的,正是苏子涵被绑架的第一天。

时樾点开文件,是视频。开头就是苏子涵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慢慢睁开眼睛,还没开始叫,就被丁思义掐住脖子。

丁思义显得有些疯狂,狰狞道:“都是那个姓方的小子,本来我们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查!为什么要查我们!”

苏子涵被掐得满脸通红,双目圆蹬,乱踢着腿,越来越无力。

旁边背对着视频的那人阻止说:“行了,他要死了。”

丁思义好像没有听到,另外的那个人火了,一脚踹丁思义的背上,把他踹趴了。

苏子涵剧烈地咳嗽着,惊恐地看向镜头。

“你们是谁?”

视屏外传来杨威的声音,说:“他向来有点粗暴,希望你不会介意。”

苏子涵捂着脖子,稍稍恢复了点理智:“你们……你们是因为方木才绑我来的?”

杨威:“怪只怪你太倒霉了,我们需要你来给方木准备一个大惊喜。”

苏子涵:“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屏幕外的杨威顿了顿,声音有点笑意,“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

时樾越看越皱眉:合作?苏子涵能合作什么?

正看到最要紧处,他明显听到外面锁头响动的声音。时樾赶紧把USB拔出来,放回原来的位置,看了一下周围,弯腰爬进了床底下。

密码锁响起滴滴声,门打开后,有个人走了进来。

时樾压低呼吸,看着43码的鞋子从眼前走过去。

那人窸窸窣窣地把衣服解开,领带乱扔在地上,外套的袖子挂了下去,正好被时樾看到。

那双脚离床边越来越近,时樾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男人走到床边,站定了一会儿,不知在干什么,又过了一会儿,男人离开房间。

时樾松了口气,慢慢往外爬,突然门又再次打开!

时樾赶紧缩回去,这次是男人拖了一袋东西进来,听着声音挺沉的。

外面的人窸窸窣窣解开了袋子,一条手臂被从袋子里拉了出来!

时樾捂着嘴以防自己出声。

手臂被按在地上,时樾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屏住了呼吸。

突然感觉刀光一亮,闷闷的一声,一把菜刀就剁了下来,被卡在那人的手骨里。

时樾差点就忍耐不住了,但看被砍的人没有挣扎,手指没有喷出大量血液,而且皮肤已经呈现出死白的颜色,知道这人大概是死了。

男人大概是蹲了下来,能看到他的腿部和臀部,一只手按着死人的手掌,一只手握着菜刀拔不出来。

“操!贱人!”

男人泄愤般踹了几下死人,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菜刀给拔了出来。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又踹了一脚。爬起来再度抓住手,咚咚咚地往下砍。

时樾被恶心得半死,不忍细看,低下了头。

男人砍完了小尾指,伸手在床底下摩挲。

时樾迅速地往后挪,那手臂差点就打到他了。

还没等时樾庆幸,男人从靠着床头柜的床底下掏摸出一个小罐子。那罐子在床头柜的阴影底下,太暗了时樾也没看清,这一从外面的灯光下看,竟然是福尔马林泡着一灌尾指。

时樾一想到刚刚头旁边是这灌东西,快要恶心吐了。而且这尾指量,肯定是之前从丁思义家拿出来的那些,现在又增加了。

时樾心想这个变态,同伙被抓了还阻止不了他继续犯案,以前尸体是随便丢弃,现在把尸体拖回家了,这要怎么处理?

正想着,旁边的房间就响起了狗叫声。

时樾心中一寒,有了个不好的猜想。

男人走了出去,时樾害怕狗来了会闻到自己的味道,钻出了床底,看到蜷缩在塑料袋里的女人,心道一声可惜,拿出手机拍了一段屋内情况的视频,再拍了两张尸体的照片,传给了方木,看了眼电脑桌上的USB,打算先不惊动人,等他探完旁边那间屋再回来拿,便出了落地窗。

两间卧室因为是并排的关系,阳台也是并排的。

时樾看了一眼下面,这里是七楼,摔下去命都没了。

时樾小声嘀咕:“应该给我补发奖金吧。”

屋里响起开门声,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时樾踩上护栏,纵身一跃,手趴到了旁边的阳台栏杆,被吊在上面。

时樾憋了一口气,脚开始够围栏上突出的边沿处,艰难地爬上了阳台。

时樾推了一下窗,还好没有关,不然他还得爬回去。

屋里一股狗的味道,大概狗窝是放在这里的,时樾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了一下,是个杂物间,最明显的是中间的印染台,是用来冲洗照片的。

时樾夹起一张来看,照片慢慢显露出色彩、人脸……

是一个穿着毛线衫的很好看的男人,刘海有些过长了,耷拉在眼睛上,看不大清楚他的眼神,他低着头,骑在一个女人身上,用手紧紧掐着女人的脖子,女人的脸已经涨紫了。

时樾手中的夹子一松,照片飘落到地上,灯光照出了照片中苏子涵的脸。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威胁他摆出来的?”

时樾蹲下身拿起照片仔细又看了看,又推翻了刚才的想法:“不,不是摆出来的,这女人的脸色已经快要被掐死了,手一定是一直按在脖子上,但是以苏子涵的人品,就算是受到生命之危,也不可能掐一个女人才对,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时樾又想起刚刚的USB里面杨威提到的“合作”,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个合作方法。

“USB,我一定要拿到那个USB。”

时樾对着照片拍了张照,发给了方木,没理方木在微信里说的话,走出阳台,看到旁边仍是灯火通明。

时樾又走回房间,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四处张望一下,没人在周围,轻悄悄地踱步出去,往客厅的方向走。

他来到一个小拐角,分外地注意了一下,小心地走过去,没碰到袭击。

时樾这才放心里面的人是没察觉有人潜入了,蹲守在主卧旁边,等了一会儿,主卧的门再次打开了,里面的人如果往左走就是次卧,那他就懒得打一场,直接偷摸进主卧把东西拿出来完事,如果向右拐,那就是他所在的客厅,他现在藏在客厅拐角处,只要他一走出来,他就可以迅速制服他将他打晕再报警,简直是人赃并获。

杨威带着他的狗往左进了次卧,时樾等了一会儿,慢慢走出来,打开主卧的门走进去。

地上的尸体没有了,时樾来不及多想,走到电脑桌旁,不见了上面的USB。

他有点着急,翻找着电脑柜里的东西,以期他是放在里面了。

忽然感觉脑后生风,时樾机敏地往旁边让了让,木棍“嘭”的砸到旁边。

时樾却在电光火石间一拳击中来人的肚腹,来人闷哼一声,木棍又挥了过来,时樾矮身躲过,木棍打到电脑,时樾抓住来人的手臂,一个过肩摔,把人直接摔到地上。

那人反手抱住时樾的双腿一拖,时樾没站稳,往后一摔,正好头打中了电脑桌的边缘,眼前顿时一黑,不省人事了。


评论(56)
热度(20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