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二十二章

方木和张晓波赶到海滩的时候,人早已不在了,沙滩上的沙子翻得很狼狈,倒是能看出打斗时候的激烈。

张晓波捡到一片带血的贝壳,疯一样狂奔到海里,双手插入水里捕捞,喊着:“时樾!时樾你在哪?”

技术人员在车的后备箱收集到了指纹和汗液,对方木说:“让张晓波把贝壳也给我们,我们要排查一下当时时樾到底在不在后备箱里。”

方木遥看着扑进海里的张晓波,连忙走过去阻止他:“贝壳呢?把贝壳给我,这可能不是时樾的血迹。”

“怎么不是?!”张晓波一把提住方木的衣领,牙咬得脸颊抽动,“他就是被人带走了!是你!你只顾及苏子涵的安危,把他弃之不顾!他又不是刑警队的,帮你只是看情分,你不但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还把他一次次推入深渊!他深情的回报你,你却一边给他看冷漠的脸孔,一边拉着他手的不让他走远!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张晓波越说越怒火高涨,一拳就往方木脸上打去。

方木也不避不让,跌进了海里。

方木狼狈的爬起身,张晓波又一脚踹过去,他再度跌入海中。

海浪翻滚着扑过来,沙滩上翻开的沙子,一次次平复,又变回了原本平静的面貌。

杨威吐出一口水,阳光自顶照下来,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慢慢地坐起来,手底下的沙子细软,他撑着查看了周围片刻,突然看见旁边的沙滩上也睡着一个人。

杨威爬起来走过去,一看竟然是逃掉的时樾,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本来就逃不掉,何必费这么大的功夫呢?”

杨威伸手掐住时樾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时樾猛地被窒息感惊醒,一拳就往杨威的头上打去。

杨威一下子被打蒙了,倒在一旁。

时樾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头还有点晕,突然后脑勺袭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又倒了下去。

杨威扔了临时找来的石头,拖着时樾的脚往岸上走。

一条长长的血迹顺着时樾的头颅蜿蜒了一路。

杨威把时樾扔在一个大石头后面,在马路边拦下一辆愿意中途搭载的车,车主将车窗摇下来的时候,杨威伸出手按住车主的头,猛地往前面的玻璃上狠狠一撞,车主顿时晕了过去。

杨威把人往后面推,把时樾也拖到道旁,弄上了车。

“没事的,一切都还有回到正轨的机会。”

杨威深深吐了一口气,用时樾的手机拍下时樾满头鲜血的照片,点击发送给了“苏子涵”。

苏子涵恍惚地站在702门口前,里面已经有许多警察在进进出出,迎面走来的正是刑警队里的罗艺,对苏子涵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疑惑道:“你来找方木的吧?他不在。”

苏子涵:“这里……是什么地方?”

罗艺犹疑了一下,但是苏子涵很明确是跟这个案子有关的,据说是失忆了,也没准看看这里就想起来了。

罗艺搓着手:“让你进去其实很不合规定。”

苏子涵是个聪明人,从他头脑中的熟悉感以及这个刑警脸上的表情,他知道这屋子必定跟绑架他的人有莫大的关系,他们也正为此而来。

苏子涵:“让我进去看一眼,行吗?”

后面的校草急得挠头,不是说要回去的吗?怎么还往事儿里撞?

罗艺想了想,拉了横条,让苏子涵进去。

校草也想跟着进去,却被拦住了:“闲杂人等不能入内妨碍办案。”

校草眼睁睁就看着苏子涵进去了。

苏子涵看了一眼布局,一望了然,两室一厅一厨,熟悉感越来越浓重,忍不住问:“这里的格局,每一家都是这样的吗?”

罗艺说:“对,这栋楼格局都差不多,但有一些是做了隔断变成三室一厨没客厅的。”

苏子涵来到主卧转了一圈,迷迷糊糊道:“这里……这里不对。”

罗艺警觉地问:“哪里不对?”

苏子涵摇头道:“不对!不对!这里应该摆着书,还有这里,应该有一盆滴水观音,这里有个饮水机,这里有台电脑。”

罗艺心里咯噔一声,回头问其他同事拿了一张照片过来,正是时樾当时拍的尸体照和房间布局,罗艺用手指按住尸体的位置掩盖,问苏子涵:“是不是这样的?”

苏子涵看了一眼,忽然尖叫着打开照片,把自己抱成一团。

在办事的同事们都目光奇异地看向苏子涵。

“这里……是这里……”苏子涵踉跄地站起来,往外奔去,推开次卧的门,一帧帧画面倒灌似的往他头脑里充塞,“这里有个印染台,饮水机不是在这里的!电脑!电脑也不是在这里!”

邰伟赶了过来:“怎么回事?”

苏子涵紧紧抓住邰伟的手臂,急得语无伦次:“我想起来了……我是被关在这里的,在这里!有一条狗天天守着我,我从窗户上往下看,看到下面的街道,所以我才对附近的街道有熟悉感。”

邰伟缓下声音对苏子涵说:“好,你跟罗艺去做个笔记,把你急得的都写下来。”

罗艺带着苏子涵出去了,苏子涵断断续续的把刚刚说的内容重复了一遍,但是具体的信息还是提取不出来。

苏子涵按着头很痛苦的样子,罗艺也不敢多问,给了他一杯水让他在门口坐着等方木回来。

忽然苏子涵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是“时樾”给他发的信息。

苏子涵又惊了一下,点开信息,首先就是时樾满头鲜血的样子,然后下面一大段话:“不要报警,报警的话这个人就死定了。你知道我是谁,我们共处了三个月,你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吗?”

校草走了过来,苏子涵瑟缩了一下,把手机掩住,急忙忙说:“我……我累了,你能不能载我回家?”

校草松了口气:“好,我们这就走。”

苏子涵在车后面继续看着“时樾”那边发来的短信:“不论你记不记得,这三个月我完美地改造了你,使你变成一个完美的人,你用最温柔的感情变成了最残酷的冷漠,你是一个兼具着深情与冷酷的杀手,地狱中哭嚎的鬼魂奋力地伸出手想把你拽进深渊,所以你才用遗忘来逃脱沉沦,但双手一旦染上鲜血,是永远洗不清的,你心中的魔鬼有朝一日会破土而出,将你这个人淹没。”

苏子涵的手剧烈地打颤,感觉一下子坠入冰窖。

短信继续发送着:“只有我跟你是在同一处深渊里的,我们都伸手想抓住阳光,重回地面。是的,我想获得身体上的救赎,而你想获得精神上的救赎,你原本纯洁的心灵无法忍受黑暗的侵蚀,所以感觉无比的痛苦。现在有一个方法,能拯救你我,能拯救照片中这个无辜被牵连过来的人。”

苏子涵抖着双手,一字一字地打过去:“什么方法?”

短信即刻就发了过来:“去自首,去指认。所有人都是丁思义杀死的,而我只不过是无辜的被丁思义欺骗,把房子借给了丁思义使用,却没想到被他栽赃嫁祸的可怜的朋友。”

苏子涵咬着唇,血一滴滴渗出来:“我没有杀人。”

“你有,但是你忘记了,不要紧,你不需要记得,我会把照片一一发给你的男朋友,当他收到这一份我送给他的‘惊喜’,他就知道自己惹上的是一个不能被战胜的魔神,如果他知道你我处于同一阵营,亲爱的,他的私情会成为我们救赎的武器。”

苏子涵呼吸急促地抓着手机,痛苦地捂着头。

校草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急忙问:“苏老师,你怎么了?”

苏子涵慌忙把手机又捡起来,打了个电话给方木。

那边的方木一应声,他马上就问:“时樾他是不是失踪了?”

方木:“子涵,你先回去休息好吗?”

苏子涵有些恼怒:“不要瞒着我!他是不是失踪了?!”

方木:“是……我们都在找他。”

苏子涵拿着电话,痛哭出声:“方木……方木……”

方木急忙安慰道:“你别怕,我很快就能找到他的,他可是前特种兵,功夫了得。”

“我想起来了。”苏子涵用手擦着脸上的泪水,害怕得像个孩子,“我指认,就是丁思义一个人干的,没有其他人了,没有了……”

方木震惊地看着手机。

旁边的张晓波问他:“怎么了?苏老师那边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方木也有些乱了,“他怎么会这样说?”

张晓波不耐烦道:“他那边应该也没什么事。”

方木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打开自己的安全带,说:“不行,我要去一趟子涵那边,他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方木!”张晓波想去拽他,却被方木一把推回了车里,气急败坏道:“方木!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冷血动物!”


评论(34)
热度(194)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