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二十三章

方木急忙拦了另一趟出租车回家,苏子涵正抱着双腿倚在沙发上,呆看着手机。

方木急走过去,连忙将他抱住:“怎么了?”

苏子涵举着手机给他看:“他把时樾受伤的照片发给了我。”

方木接过他的手机,一目十行地看了,皱起眉头,在纸上快速地记录起来,边写边说:“我们来解读一下他这整段话的意思。”

苏子涵被方木雷厉风行的样子安抚了,也振作精神看着手机屏幕。

方木:“首先他发给你一张时樾受伤的照片,这张照片起初是用来震慑你,打乱你的节奏,然后再来这么一段似是而非的你有杀过许多人的暗示,让你一再被震慑,陷入惊慌。接下来缓和语气,说明你和他是同一个阵营,你就不自觉地被他带着走,这时候抛出一个所谓的解决方法,你就会觉得唯一的出路就是这么一条。最后再提一下我,一方面是威胁,一方面却也是暗示你让我成为你们的‘帮凶’。”

苏子涵点点头,偎在方木的肩膀上,此时他已经超乎寻常地镇定了。

方木:“他既然以此为要挟,想必现在时樾应该是安全无虞的,等一会儿他发图给我,我们再研究研究,他所谓的同一阵营到底有多少实证,我们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苏子涵:“那要不要告诉张晓波?”

方木犹豫了一下:“他现在有点不冷静。”

苏子涵:“当初你也没那么冷静吧?”

方木笑道:“也是……”

方木低头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现在也还心有余悸,跟我保证,你不会以身犯险。”

苏子涵紧紧抱住他:“没有什么以身犯险的,我相信你。”

方木低头笑着:“你这话说得我真开心,不愧是肚子里有墨水的人?”

苏子涵:“我就是一个盖房子的。”

方木抱着他一摇一摇地说话:“我们大艺术家,开始在爱人面前说谦辞了?”

苏子涵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地好了起来:“要是我说得举世无双,你要笑我,有点知识就自傲。”

方木:“有点知识就自傲怎么的?你男朋友我可没少听别人用高傲这个形容词。”

“那没什么。”苏子涵开始为方木辩解,“你说的都是对的,他们不理解你,这不是你的错。”

方木笑道:“下次就该带你去见见人,让他们看看,我的脾气到底是谁惯出来的。”

苏子涵抚摸着方木的五官,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还有他的嘴唇,他也害怕会失去方木,就像是方木害怕失去他一样,他这阵子总是过得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真切感,都好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苏子涵低声道:“要是……要是我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杀了人……”

方木抚摸着他的头发,声音缓缓的:“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会杀人?”

苏子涵低着头,沮丧道:“不知道,但是我有这种感觉,总觉得他说的话是真的。”

方木:“感觉从何而来,你现在并没有当时的记忆。”

苏子涵有些混乱:“我……我不知道。”

方木:“当你对一件事物的看法一无所知的时候,有人灌输了你这样的看法,就是这通短信。”

方木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方木:“过于荒唐的结论一般都会经过思辨而进一步排斥,然而一开始是威胁,然后是他嘴里说的‘有照片’,把你的条理一次次打散,进而陷入混乱迷茫的状态,但是这个时候你隐约有点相信了,这就是你感觉的来源。”

苏子涵低着头,思考着:“所以我现在应该先相信自己,不能自乱阵脚。”

方木笑着亲吻了一下他的唇:“你要是不能相信自己,那么就跟你刚刚说的那样,相信我。”

苏子涵坚定的点点头:“我相信你。”

方木哭笑不得:“你这句情话真是令人开心。”

苏子涵也慢慢回吻着他,两人在沙发上缠绵拥吻了好一会儿,分开抵着彼此的额头,吐息着对方炽热的气息。

方木:“我真希望这个夜晚能继续下去。”

苏子涵知道他在说什么,脸上微红,眼光一闪一闪的,撇过头难为情地说:“如果你想的话……”

“你就不要再说了好吗?”方木轻柔地啄吻着他的唇珠,“我真怕我会不顾一切脱了衣服,我今晚还有事情做。”

苏子涵鼻子里嗡嗡的“嗯”了一声,说:“我一切都支持你。”

方木勾起嘴角,扶着他起来:“你先睡,好吗?”

苏子涵信赖地看着他:“我陪你吧?”

方木摸了摸他鬓角的头发:“不行,你的精神太差了,你需要休息,我看着你睡。”

苏子涵无法,只能在方木的监视下回了房间,方木也躺在床上,把他半抱在怀里,抚着他的后背数着数。

等过了半个小时后,方木确定他是真的睡了,这才轻柔地将他放下,然后走出卧室,打开手机,联络了张晓波。

张晓波躺在驾驶座上不自觉睡着了,摩挲着手机,看到是方木,牙痒痒地接了:“苏老师那边怎么样?”

方木:“你过来,时樾有消息了。”

张晓波一个激灵起身,启动车子飞速往方木的家里开。

方木打开门,张晓波急问道:“时樾有什么消息了?”

方木把手机递给张晓波,张晓波沉默地看了一会儿,看向方木:“要怎么办?”

方木拉过一块玻璃白板,用水性笔在上面写起字:“接下来我们要重新捋顺一下在这个案子中,丁思义和杨威的关系,以及子涵在这里面有什么样的作用,时樾现在对杨威又意味着什么。”

张晓波点点头,让自己尽量镇静下来。

方木:“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你来说很难,但只要冷静,就有了百分之八十能赢的机会。”

张晓波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这话说得相当不要脸,也不想想自己当初是个什么鸟样。

方木干咳一声,继续说:“这一切的源头是514案件,长达两年作案期的有二十七个受害者的系列谋杀大案,然后在今年六月二十五号,苏子涵被绑架失踪,三个月后一名工程人员李德喜被谋杀,而李德喜被证实他与犯罪嫌疑人丁思义有过冲突。鉴于三个月前后犯罪的性质完全改变,还有出现第二个犯罪嫌疑人,我们可以用两个时间段来看这整个案子。”

方木一条线段截成两段,指着前面的一大段说:“在绑架苏子涵之前,这个案子明显带有系列谋杀案的性质,有收集纪念物的行为,被害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而且都是无人关心的妓女和流浪汉,有很明显的精神病态特质,暴力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而绑架苏子涵之后,这种特质就大大减弱了。”

方木指着后面的一小段,说:“被害人的类型改变了,从毫不熟悉的陌生人,变成了熟人,而且是带着旧怨的熟人,这种带有复仇性质的,属于在激烈冲突和争执下发生的激情犯罪,与精神病态犯罪有非常大的区别。”

张晓波若有所思道:“你是说,前面那一段时间,是杨威在犯案,后面那一段时间是丁思义在犯案?”

方木:“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张晓波一愣:“因为杨威说要丁思义顶罪。”

“所以你理所当然地认为杨威是属于前者?”方木摇摇头,“如果单纯靠段短信,所谓的顶罪——也有可能后面那个人是杨威杀的,这时候他已经抓住了子涵,也就是说他已经有了想要脱罪的想法,那么杀了李德喜,就有可能是为了嫁祸给丁思义。”

张晓波脑子开始乱起来了,一脸蒙地看着方木。

方木又画了四段:“所以现在有四种可能:一种是杨威在前段杀了人,丁思义在后段杀了人;第二种是丁思义杀了前段的人,杨威杀了后段的人栽赃嫁祸;第三种是杨威杀了所有人,丁思义只是个助手;第四种是丁思义杀了所有人,杨威只是个助手但他反悔了。”

张晓波紧皱着眉头消化,过了一会儿,才道:“那……你偏向于哪一种?”

方木摇摇头:“没有我偏向于哪一种,这四种可能性代表着他们可能存在的关系,说实话杨威我没有接触过,不能确定他具体的性格指向,在两个变态当中猜测哪一个更具有精神病态,这并不严谨。”

方木却转头圈出了苏子涵这个“大名”。

方木:“但是苏子涵的出现,给我们提供了最有洞见性的切入口!”

张晓波:“你就别打哑谜了。”

方木:“我们来重新整理一下苏子涵被绑架的全过程。六月二十五号,子涵在赴约我约会的时候被绑架,历时三个月,没有任何动静,两个人也没有再度犯案,但是这可能吗?”

“不可能。”方木贴出时樾给他发的杨威室内女人的照片,“这张照片说明了一切,说明了他们并没有停下杀人的脚步,有些事情一旦开始,是停止不了的。那么根据短信中杨威所透露的‘苏子涵曾经杀人’这个信息证明,他们还在继续绑架新的受害人,来‘威胁苏子涵杀人’,或者是‘伪装苏子涵杀人’,再或者是‘诱惑苏子涵杀人’,总而言之,有尸体的存在性。”

张晓波抓到了点什么:“也就是说,改变不是在三个月后开始的,而是在绑架了苏子涵以后,改变就已经开始了。”

“那么为什么改变?”方木重点点出玻璃板上的苏子涵,“他有什么作用?”

张晓波吃力地推说出:“按照杨威的短信,苏子涵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是为了胁迫你,让你不再追查下去的有力武器。”

方木有点欣慰,张晓波还不算太笨:“不管子涵有没有杀人,这个我不在乎……”

张晓波一脸吃惊:“你疯了吧?”

方木习以为常:“大家都说我没有同理心……算了不说这个。既然在绑架苏子涵之后,立刻又有了新的被害人,那么‘李德喜’这个被害人,就显得极为突兀和具有非凡意义。”

张晓波激动道:“是杨威!李德喜是杨威杀的!”

方木点点头:“按照事情的变化过程,确实是这样。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能保证,后半段的人杨威都有参与杀人行动,那么只剩两种可能:一种是丁思义作为助手,杨威全程主导;第二种是丁思义杀了前半段的人,杨威杀了后半段的人。我们来看看这两种可能性。”

张晓波跳起来:“我知道!一定是杨威全程主导!他就是那个精神病态罪犯!”

方木:“好吧,你来说。”

张晓波:“如果前半段杨威都没有杀人的话,就不会有‘栽赃嫁祸’这个可能性。”

方木点点头:“虽然也许有丁思义真的头脑发热杀了个熟人的可能性,但按照两年都不出意外的缜密心思,这个可能性不大。”

张晓波忽然反应过来:“那……时樾存在的意义就是……”

方木:“对杨威来说,时樾就是他得以洗白的宝贝,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是真的傻到顶了,时樾就不会有丝毫危险。”

张晓波喃喃道:“那如果我们没有按照他的话来做的话……”

方木有些惊奇地看着张晓波:“你怎么没明白我的意思?”

张晓波吃惊道:“还有什么意思?”

方木笑了笑:“自从子涵给我看了这段短信,我一直都挺开心的。”

张晓波拽住他的衣领:“你这个家伙!”

方木拍了拍他的手:“你太小看时樾了。”

张晓波放开他:“你是什么意思?”

方木:“我将会动用最大的警力,来搜捕杨威。”

张晓波急道:“那时樾怎么办?”

方木笑了笑:“怎么办?时樾那个家伙,到底是有多怪物你是不会知道的。你想一想,杨威现在有家不能回,全城搜捕他,他就只能屈尊在不熟悉的小旅馆,还要带着一个时樾。这个时候为了不露出马脚,时樾就有非常多的可能性逃出生天。”

张晓波沉着脸:“你的办法是让他自己逃出来?”

方木耸耸肩:“你要不要跟我赌一赌,是我们先抓到了杨威,还是时樾把杨威先控制住,并且帮我销毁所有关于子涵会杀人的一切照片和资料?”

张晓波瞪眼看着这个黑心鬼。


评论(33)
热度(204)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