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方木X苏子涵/晓波X时樾】追踪

第二十四章

警车在街上呼啸而过,杨威忍不住压低了帽子,在客单上签了假名。

那柜台的老板眼睛电光一样朝他背后背着的人身上瞅一眼,笑道:“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杨威勉强地笑道:“这小子莽莽撞撞的,开车像是开飞机一样,好在也没撞到人,把自己的头给撞了,也是他自作自受了。因为这件事我还不好跟老家他的父母交代,过两天就送他回家再也不当这带头人了。”

老板笑眯眯的:“年轻人总是有点毛躁,经过这次教训,恐怕也会明白道理了。”

杨威被他笑得头皮发麻,不知道他有没有信,也不想在这里拖延,万一外面的警察进来,或者是时樾突然醒来,他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杨威:“我先上楼了,这小子真沉。”

老板这才把钥匙给了他。

杨威拿着钥匙匆匆离去,老板旁边的妹子低声道:“老板,我们要不要报警?”

“开门做生意,哪有亲自往外赶的。”老板把眼睛一眯,“去外面打听打听,条子在找什么。”

杨威反手关了门,将时樾扔在地上,又不放心,锁死了门。

锁完门后,便大步走到窗边朝下看,看到警车只是穿过这里。他马上从腰包里掏出一捆细绳,不放心地把昏迷的时樾重新五花大绑起来,才松了口气。

他从海里上来就没喝过一口水,吃过一口饭,现在是又渴又饿,也不讲究,打开水龙头就大喝了几口,撑着洗漱台看着镜中眼睛发红,满头盐粒的男人。

杨威摸了摸头发,发现不仅有盐粒,还有许多沙子,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他这副样子一看就是从海里出来的,那个老板怎么会相信他刚从医院把人接出来这种鬼话?

杨威心中越想越不安,他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但是不能这么狼狈。

杨威脱下衣服,打开了淋浴来冲洗一身的沙子和盐粒。

被扔在地上的时樾动了动,挣扎着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模糊,伴随着脑震荡而来的恶心和晕眩,让他在地上屡次爬不起来。

他瘫软在地上喘气,感觉头上有东西绑着,大概是绷带,杨威也不能用自己这么一副头破血流的样子进黑旅馆。

过了一会儿,眼前已经不那么模糊了,虽然头晕的症状不减,但于他的耐受力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

浴室里传来流水声,时樾往磨砂玻璃浴室里看了眼,猜测杨威大概在里面,便稍微撑起身,环顾四周。

这明显是那种民宿房间,大概有三十平左右,除了一张双人床就是左侧边靠门的浴室,椅子上有一个包。

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时樾不甘心地看了眼包包,闭上眼睛装晕。

杨威洗澡很快,不一会儿就穿着睡袍走了出来。他那件被海水泡过的衣服是穿不回去了,看了眼还昏睡的时樾,拧开门把就走了出去。

时樾睁开眼睛,飞速地用滚动的方式到了电视柜前,扭动着身躯靠着柜子站直,弯下腰衔着一个玻璃杯,松开口齿,玻璃杯砸碎在地面上。

他蹲下身,手指在地上摸索了一阵,被刺了好几道口子,也面不改色的。他攥住一块玻璃碎片,飞快地割着手上的绳子。

好在杨威也带不了多结实的绳子,时樾恢复了自由。

时樾两步过去拿起包包,拉开拉链,包里面是印染台上他没看完的照片,和那一小罐小尾指。

但是他心心念念的USB却没在里面,想必是杨威贴身带着。

时樾把小腰包环在自己的腰上,拧开桌上的矿泉水瓶喝了几口水解渴,再朝窗外看了一眼,这里只是三楼,大概杨威也有被发现也能跑出去的心思。

时樾转过身走到浴室里,把那堆皱成一团发出腥味的衣服翻来覆去地检查了一遍,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更让他觉得,那个USB有非一般的重要意义。

时樾拿起地上的绳子,往两边拉了拉,确定不会随意崩坏,便守在门后面,看着门上的猫眼。

杨威再次出现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一双干爽的衣服,还拎了一个塑料袋。他在门前掏摸了一阵钥匙,拧转把手。

时樾躲在门边一侧,屏住呼吸,等那门打开,便快速一脚往他裆下狠踢,杨威哀嚎一声蹲下,时樾双手一张,用他手里的绳子套在杨威头上一绞,把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硬拖进了房间里并且踹上门。

这全过程只有三秒钟的时间,等到有人闻声出来,却又没了动静。

杨威挣扎着,手往怀里掏摸,时樾看了个仔细,在他从怀里掏出刀的时候往旁边一闪,暂时松开了对杨威的钳制。

杨威拿着刀,面目狰狞的看着他:“如果不想受伤,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时樾冷笑一声,“我在这里喊上一句,你就走不了了,无论你把东西藏在哪里,我总能慢慢找到。”

杨威诡异地笑了笑:“是吗?你尽管叫,警察来了,看到我包里的东西,苏子涵就会陪我一起下地狱。”

这也正是时樾没有解开绳索后第一时间报警的主要原因,毕竟他不知道那个USB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如果因为自己的冲动让苏子涵有了牢狱之灾,那么方木会不会恨他?会不会以为他是嫉妒苏子涵,故意不尽心力帮助他?而且方木是个长情的人,他不能想象如果方木失去了苏子涵,到底会怎么样,他不能让杨威毁了方木。

时樾笑了笑:“你以为拿着一把刀,我会怕你吗?”

时樾无所畏惧地一步步上前逼近,杨威竟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随即恼羞成怒,举着刀刺过去。

时樾灵敏地一让身,刀从他面前刺空,而他却出手如电,猛地一把抓住了杨威的手腕,往上猛地一折,杨威痛叫一声,放开刀子。

时樾一脚踢开地上的刀,手肘往杨威胸膛上猛地一撞,杨威闷哼退开的时候,左手又一拳跟上,打在杨威的肚子上,杨威脸上一阵扭曲。

时樾再一脚飞踢,杨威彻底被他踹倒在角落,爬不起来了。

时樾操起旁边的枕头,猛地往杨威脸上摁上去,杨威拼命地挣扎了一会儿,渐渐地瘫软了。

时樾丢了枕头,往他身上摸索了一阵,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时樾:“怎么可能?难道是他放在家里了?不不不,这东西这么重要,不可能放在那个房子里,到底放哪了?”

但时樾翻遍了整个住宿房,都没有发现失踪的USB。

时樾抵着头,刚刚折腾了一会儿,又晕了起来,肚子里面咕咕想,看到杨威带回来的午餐,爬过去扒来吃。

警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时樾往窗下面看了眼,看到街头的警车下来两个熟悉的人影,一个是方木,一个是张晓波。

时樾吸着面条看他俩一个悠闲,一个紧张兮兮地盘问旅店老板,不由得笑了笑。

方木这家伙,还知道要来找我,真不容易。

又看向跑东跑西急得满头大汗的张晓波,哼笑一声:“还说甩了我,看这紧张的样子。”

时樾看着张晓波和方木两人到了楼下,知道他二人大概很快就会上来了,回头看了瘫软在地上的杨威一眼,顿时有了个主意。

时樾割开杨威的手腕,杨威被一阵刺痛惊醒,还没回过神,又一拳砸向他脑袋,顿时又晕了过去。

时樾用杯子装了点血,杨威手腕上的伤口就渐渐止住了,觉得有点不够,又往里面冲了矿泉水稀释,他也不讲究,往衣服上撒点,往脸上又撒点,往地上还撒点,然后大字躺在地上。

布置好后,门口砰砰砰响起了打门的声音,时樾闭上眼睛装死。

敲门未果,旅店老板来开了门,张晓波拨开挡在面前的人,首先踏进去,就被这满地的血给镇住了,又看到躺在地上的时樾,心中一窒,急忙过去半抱起时樾:“时樾?你醒醒?”

时樾头一歪,张晓波吓得脸都白了,看向门口的方木。

方木首先一看就觉得不对,但是时樾躺在地上不动的场景也让他有了点惊慌,心想是不是对时樾太过相信了,导致他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也没有朋友可以帮他。

方木急忙走过去,伸手过去探时樾的鼻息,时樾口一张,咬住了方木的食指,笑盈盈地看着方木。

方木一怔,后怕地坐倒在地上。

时樾吐出方木的手指头,抹了把脸上的血:“开个玩笑。”

张晓波屏住呼吸的胸膛顿时急促起伏起来,时樾下意识朝上面看去,只见张晓波涨红了脸,一脸愤怒地看着他。

时樾:“想打我?”

张晓波看他一身血淋淋的,头上还包着绷带,哪里敢动手,但是又被他气得心口疼,有点语无伦次道:“你……这种时候……是玩的时候吗?”

时樾顿时一脸虚弱地倚在他怀中说:“其实也是有点晕。”

张晓波马上又把不快抛脑后了,紧张地问:“我先送你去医院?”

时樾对方木眨眨眼,方木往他腰上的包看了一眼,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你去吧,我这就通知邰队他们过来。”

张晓波打了急救电话,背着时樾下了楼,方木环顾四周,摸出电话打给了邰伟。

评论(49)
热度(246)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