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五章

元凌不让鬼厉穿新鲜的衣服,鬼厉就换了一套黑色无暗纹的,只是给他换衣服的雪琼见他一身黑不溜秋的也不好看,穿出去怕他被人小瞧了去,就让他系了银色的腰带和护腕,头发也用银冠扎起来了,古人云男要俏,一身皂,看起来比方才还要飒爽一些。

那廊下的元凌见到鬼厉,竟为他的风姿倾倒,呆看了一会儿。

鬼厉沿着回廊过来,站在他的身旁,叫了他一声。

元凌回过神,打量他一身,越发生气了,说:“是谁给你打扮的?”

雪琼本是在鬼厉门前看着,见元凌脸色不好,还问是谁打扮,心就凉了一半,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就先噗通一声朝着元凌跪了,又磕头又哭的。

鬼厉不忍心一个小女孩为自己受罚,也跪了下去,把头冠解了,护腕摘了,腰带也扯了,竟还要脱外衣。

元凌按住他的手:“住手!谁说你了?”

鬼厉不听,把外面的黑袍解下来,扔在地上,只穿着一件里衣,什么话也不说。

元凌气得脸都青了,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竟为了个小丫头忤逆我!”

鬼厉抬起头看他,竟是一点惧怕都没有。

元凌一怔,说:“你不怕死?”

鬼厉被他掐着,说不出话,大概也不想说话。元凌厌烦他这样子,扔开他,见他抚着脖子摔在地上,又怜惜他为别人受了气,一想到为一个小丫鬟罚他,是抬举了那个小丫鬟,鬼厉本来也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何必费事让自己做了坏人,那小丫鬟落了好。

元凌想了想,又露出了笑脸,把鬼厉从地上拉起来,替他抚了抚衣领子,又替他拍了拍灰,说:“我只是问了一句,那丫头心里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亏心事,又跪又哭,我什么话可都没说,你就为了他弄成这样,让我伤心,我才要罚你。”

元凌拉着他的手去了鬼厉的屋子,雪琼连忙站起来低头缩脑,立在门边。

元凌把鬼厉按在椅子上,打量他的屋子,只是一张床榻和几个柜子、书柜书桌等几件,连个铜镜都没有,对立在后面的萦风说:“怎么让鬼厉住这样的屋子?你们怎么办事的?”

萦风想着那夜他掏了怜玉的心,腿一软,也跪了下去。

鬼厉道:“不关他们的事,我喜欢清减的。”

元凌也不跟他争,打开柜子翻了翻,挑了一件海棠红并黑云纹的给拿出来,笑道:“你穿这件吧。”说完竟拿起衣服要给鬼厉穿。

鬼厉刚刚忤逆了元凌,眼见这时再不听他的话,难保他对别人发作,只好让他摆布。

元凌掬起他的长发,慢慢地给他两侧编了一条辫子,再往后束住,两尾指从他的头顶一勾,勾出了两缕头发。

元凌拉他起来,说:“算我赔了罪,你别往心里去。”

鬼厉:“不敢。”

元凌欢喜地拉了他出屋里,朝落梅堂走去。

因是他俩闹了这么一出,本来是恰好的时间,现在已是迟了,只见罗长老在接待着金铃夫人。

金铃夫人看起来已有三十来岁,体态丰腴,脸盘圆润,生得富贵风流,端正大方。

金铃夫人见到了元凌,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想来接我了!”她这话说得极是暧昧,罗长老在一旁冷笑。

那金铃夫人后面的女孩子,也一个个偷看他,或是他身后的鬼厉。

自古美女爱少年,在座的堂主和香主,哪个不是熬上来的,一个个老态龙钟,那元凌一走进来,光辉夺目,谁还看其他人。

元凌道:“有些事绊住了,我这就陪夫人出去走走?”

金铃夫人笑着走到前面去,元凌引着她们往金台阁的方向走。

鬼厉跟在元凌的身后,不妨看见了金瓶儿,微微诧异一下,却也不上前打招呼。

金瓶儿见他明明看见了自己,却不说话,心中感到奇怪,趁着金铃夫人和元凌都走在前面拉着鬼厉后退几步,到了一队人的尾巴后面。

金瓶儿:“你怎么到了这里?”

鬼厉看见金瓶儿,微微恍惚,昨日种种,竟好像是过了很久了:“我已被逐出师门,无处可去……”

金瓶儿听了,惊诧道:“那你怎么不来找我?这元凌心狠手辣,你跟在他身边,日子怎么好过?”

鬼厉看着前面的元凌,道:“他虽对别人心狠手辣,但对我还是好的。”

金瓶儿道:“这总不是个长远的办法,不如你来我们门里。”

鬼厉:“不必,我还有事情要做。”

金瓶儿迟疑了片刻,说:“可是为了碧瑶的事?”

鬼厉点点头,金瓶儿叹气:“痴情人才会这么多受苦,她已死了,你能放下的,就都放下吧。”

鬼厉摇摇头:“她是为我而死的,我怎能就这样放弃了。”

两人说着走着,一行人已经到了金台阁,元凌安排了合欢派的弟子进去住,回头看鬼厉,却见他跟金瓶儿在一处说话,那神色可比平日对他自己要好上千万倍,不由得火冒三丈,但他只按捺了不说,等到鬼厉和金瓶儿走到跟前,笑道:“我还说要给你做媒,你那时候偏又不要,现在看到了果然有中意的,把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的了。”

金瓶儿嫣然一笑:“这可没有的事,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鬼厉也说:“旧日她曾帮我许多忙。”

元凌对金瓶儿招了招手。金瓶儿朝金铃夫人看去,金铃夫人笑说:“还不快过来?”

金瓶儿只得来到元凌跟前,元凌摸了摸她的脸,说:“好俊俏的脸。”

金铃夫人对金瓶儿使眼色,金瓶儿果然说:“不然堂主进屋里来坐坐。”

元凌笑道:“好,一起去吧,鬼厉你也跟我一起去。”

金瓶儿领着元凌和鬼厉进了屋里,见摆设都齐全,让他们先坐了,自己去泡茶,说:“之前刚进了些嫩茶,请你们吃。”

元凌不好茶,喝起来也没什么感觉,只用双眼窥着鬼厉,看他的反应。

鬼厉:“这是金君山银针?”

金瓶儿笑道:“是了,怪不得你是从仙门大派里出来的。”

元凌看着这特意布置成的女儿香闺,轻纱重帐,颜色都是最鲜嫩的,再有那宝珠琉璃,五光十色,一看之下竟是十分喜欢。

最让他喜欢的还是金瓶儿身上的那件衣服,金丝云纹枣红凤尾裙,衬得金瓶儿的脸白里透红的。

元凌看着失神,金瓶儿和鬼厉又叙了些话,问到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说:“不早了,你先歇息吧。”

金瓶儿送他们出去,元凌带着鬼厉往院子里走,见百花盛开,娇媚无比,竟也觉得喜欢。

元凌看了一会儿花,转回头问鬼厉:“你觉得金瓶儿美不美?”

鬼厉看他之前摸人家金瓶儿的脸,还以为他对金瓶儿有什么意思,如果自己说她美,岂不是让元凌忌惮他,就只能敷衍着:“我不知她美不美。”

元凌笑道:“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要不是怕得罪我,就是只觉得一个人美。”

鬼厉不答,元凌双手搂住他的手臂,缓缓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说:“别人怕我,但你不许怕我,我怎么舍得杀你。”

鬼厉垂着眼,任他枕着。

元凌道:“我知你心里只有一个人,在我身边,也是委屈了自己,指望着去救那个鬼王宗的丫头。”

鬼厉心中一惊,他素知元凌智高才绝,心思玲珑,但没想到他想得这么透彻。

元凌抬头看他的眼睛,目光里竟然没有多恼怒,而是满满的稳操胜券:“日后我当了教主,把你要的东西给你,你却要如何报答我?”

鬼厉哑着声音说:“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元凌笑得前仰后合,好不容易熄了笑意,双手按住鬼厉的胸膛,抬眼看着他:“我不要你当牛做马,我要你……”

元凌凑近他的耳朵,轻声吐气:“我要你做我的人。”

鬼厉惊愕失色,他早已知道他自宫了,如何还做他的人?

元凌冷笑道:“从今往后,你要心无旁骛地帮助我,帮我夺得教主之位,任我行那老匹夫,苦心修炼吸星大法,但他怎知他亲手给我的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少好处,等我再练两个月,就让他一生都出不了关!”

元凌又看向鬼厉:“你答不答应?不答应自有其他人帮我。”

鬼厉之所以能忍他到现在,也正是为了那颗九转还魂丹,现在他挑明了说,已经由不得他同意不同意了。

鬼厉一咬牙,说:“好!我答应你!”

元凌喜笑颜开地拉着他回去,雪琼和萦风两人迎上来,一人伺候一个,元凌睨了一眼雪琼,眉梢眼间都带着厉色,吓得雪琼低着头往地上看。

元凌回了屋,萦风给他准备了热水,知道他现在讨厌人家伺候他洗澡,便退了下去,等元凌洗了出来,又让她点上熏香,满屋子都香喷喷的。

元凌对萦风说:“之前库房里收有几匹红色的锦缎,你拿去让绣娘帮我做几件衣服。”

萦风道:“那几匹红布这么艳丽,堂主是有什么喜事吗?”

元凌道:“我平日里要穿,你去做就是了。”

萦风讷讷地应了,走出去,被元凌叫住:“你让鬼厉过来。”

萦风去了鬼厉的房间,鬼厉听了她的话,心中不免想起今天元凌说的要做他的人,脸上现出了几分尴尬,胡乱穿了件衣服,走到元凌的房间里。

元凌正在床上看书,见他来了,拉着他上了床,把他按倒在床上。

鬼厉僵着身体,任由他整个身子压上来。

元凌穿着一身里衣,也不脱去,笑着解去鬼厉的衣服,一双手抚摸着他身体各处,最喜欢套摸着他身下那邪物,轻柔婉转地捻摸,鬼厉到底是男子经不起这些撩拨,就泄在了他的手上。

元凌舔了口手上的精物,叹了口气,倚在鬼厉身上,却再也不做什么了,抚着他的心口说:“你到这里来,还给我这种脸色看,让人真扫兴。”

鬼厉低头看着怀里乌黑的发顶,知道他到底做不出什么来,事情又已到了这种地步,骑虎难下,不如顺着他的心意,大家也好过点。

这么想着,鬼厉抬起双手将元凌抱住,岂知手掌下的皮肉一僵,元凌突然大发雷霆,一掌飞过来,将他打下了床,他的功力与日俱增,已经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这一掌下来,就差点要了鬼厉的命,连连吐出鲜血。

元凌用被子卷住自己,惊怒道:“谁准你碰我的身体?!”

鬼厉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剧痛无比,已经是什么话都答不上来了。

元凌冷冷地看着他发作了一会儿,才走下床来,一把拖起鬼厉,喂他吃了颗疗伤圣药,又渡了些功力给他。

没一会儿鬼厉就转醒了,朦胧间看见元凌垂着一头乌发倚着看他,嘴里近乎呢喃地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元凌轻柔地抚摸他的胸口,缓缓说:“我只要你对我乖乖的,我不许你动,你就别动,往后你要是再敢乱碰,我就削了你的手指。”

鬼厉剧痛中猛地咳嗽,元凌却依偎在他身边,将头压在他胸口上,掌心下是男子温热的体温,不由得着迷:“除了这样,我样样都依你,你也别生气,对身体不好。”说罢便又调整了一个姿势,他上身虽枕着鬼厉,下身却是斜出去的一点都不靠近,好在那床也大,不碍他这么别扭行事。


评论(33)
热度(22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