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八章

元凌四处宣布了任我行退位的消息,并当仁不让地做了教主。这自然有人反对,但都像是之前元凌所说的,要是敢说个不字的,都死在他的剑下了,一时之间教里是风声鹤唳,人人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萦风捧着一套黑绸外袍进了里间,元凌正坐在梳妆台前,慢慢地梳着他手上那一缕长发,正在与身旁的鬼厉说话。

萦风弯下腰,手往上举,将木托抬起,道:“这是绣娘赶制的登位大典时穿的衣服。”

元凌转头看那木托上的衣服,伸手把袍子抓起来看了看,眉宇间紧紧皱起来。

萦风见他半日不说话,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便看见元凌那漂亮的脸上透出一丝丝的阴冷,吓得腿都软了。

元凌把手中的衣服又扔了回去,说:“这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谁要穿这个!”

萦风连忙跪下,哆哆嗦嗦道:“奴婢……奴婢这就叫裁缝重新再裁一套。”

元凌冷哼一声:“这样给死人穿的颜色,就是裁成仙衣,绣了龙凤,我也不穿。让他换红色的……嗯……要胭脂红。”

萦风一概应下,起身要推下去,又被元凌给叫住了:“忙什么?我还没说完。”

萦风头上渗出冷汗,又跪了下去。

鬼厉在一旁看了,不大忍心,开口道:“你别难为她。”

元凌一听,笑着回头晲了他一眼,说:“我还没说两句,你就忙着心疼。你要是觉得这丫头好,让她给你做个通房……”

元凌还没说完,萦风便已吓得魂飞魄散了。她是贴身服侍的人,自然知道鬼厉和元凌是怎么回事,如今这么说说,回头鬼厉要是真的要她死,随便应一声,她就得被劈成两半!

萦风不断磕头道:“奴婢不敢!奴婢这一生只服侍教主。”

鬼厉脸色也不太好,说:“我无意于此。”

元凌看了看萦风,又看了看鬼厉,牵起他的手,笑道:“我就是胡乱说说,你那房里就一个小丫头,我怕她伺候得不周到,如果你不想再要丫头,那就不要好了。”

元凌又转头向萦风:“你叫绣娘来,刺绣的图样我亲自看看,什么麒麟飞龙之类的通通都不要,那些都是追名逐利的俗物。你只让她们捡一些花草蝴蝶之类的过来。”

萦风得令忙起身退了。

元凌施施然起身,走到门口,外面忙碌的奴仆看到他,纷纷下跪。元凌挥了挥手,奴仆们才又重新忙碌起来。

元凌轻声道:“任我行那屋子我看过了,做得不好,形状也粗俗。我想再重新建一处好的,精致些的,最好有个花园,放上些牡丹芍药,你觉得如何?”

鬼厉想了想,觉得他近日的脾气越发不可预测了,未免其他人都遭殃,因此就说:“丫头奴仆的住处都远些,宁肯让他们走一走吧。”

元凌笑道:“难为你跟我想到一处去了,那屋子里也就你和我,平日里起来,看看花看看草,有时候练剑,有时候看书。”他说着这话,仿佛就能看到以后的场景似的,倚着门兀自柔柔地笑起来。

鬼厉暗叹了一声,也只是愣愣地瞧着他发呆。

两人这么痴痴地站着,忽然院子里来了个不认识的小丫头,直往元凌跟前走,笑盈盈地说:“恭喜新任教主,我们夫人让我来请教主去金台阁一叙。”

元凌回过神,笑道:“倒是忘了老朋友还在了。请你跟你家夫人说,我换了身衣服就过去。”

小丫头得了信就走了。

元凌回屋里换了身赭红的外袍,束了银冠,带着鬼厉去了金台阁。

金铃夫人早已在那等候多时了,笑着迎上前来:“你现在成了个大忙人了,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也没见你来看看我。”

元凌被她抓着手往屋里走,闻到她身上好闻的花香,问道:“你身上为什么这么香?”

金铃夫人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到后面鬼厉的脸上,见他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笑道:“你在别的男子面前跟我开这种玩笑,人家心里不知道怎么说呢。”

元凌回头去看鬼厉,鬼厉却低头不看他。

元凌笑道:“你就到外面等着吧。”

鬼厉应了声是,转头走了出去。

元凌的笑容越发漂亮了,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会这么香?”

金铃夫人带他到了闺阁深处,乜斜他道:“怎么今天在外头就说这样的胡话。”她把簪子从头上拿下来,打开香炉,香烟弥漫开来,用簪子又挑了挑,房间里更香了。

元凌饶有兴趣地问:“你用的是这个?”

金铃夫人拉着他一起坐到床上,手捏住衣领往后一展,外衣已脱下了,她解着腰带,轻笑道:“你要闻,我脱了让你闻清楚吧?”

元凌笑着看她,不说话,也不阻止。

金铃夫人在这方面倒也落落大方,何况他们以前不是没有过,因此也不用收着藏着,把自己脱得一si不gua。

金铃夫人是比较丰腴的人,肤如皓月,就这么站着,也能令人赏心悦目。

元凌却越看越不高兴,他以前不说风流,小妾和通房都有好几房,对于女色向来是来之不拒,如今绝了根,看着这些女人的身体竟然觉得恶心,而且越看越心中压抑不住怒火。

偏偏为什么只有她们能如此钟灵毓秀?有丰满的R房,有柔软的R体,有馨香的体香,还有动人的眼神?

为什么偏偏有这些的不是他?!

元凌恍惚间又一想:“不是,我元凌自来顶天立地,如世间好男儿般,只知争名夺利,为何要羡慕这等女儿情怀?”

他两种念头不断在脑中交锋,金铃夫人这时已经将他推到床上,解他的腰带。

元凌直到胸前开敞了,才惊醒过来,见那金铃夫人竟将手往下伸,极怒间飞去一掌,澎湃的功力轰到金铃夫人胸前,金铃夫人倒飞出去撞倒屏风,即刻就死了。

元凌胡乱把衣服都掩好,这时屋中的香气越发浓重了。元凌眉头一蹙,朝香炉的位置隔空挥了一掌,香炉被打翻,香气更是氤氲开来。

元凌感觉到汹涌的情潮往上涌,血液沸腾,偏偏他是练了葵花宝典,连自身的阳根都受不住,外来的X药对他来说甚于剧毒。

元凌恼怒间又往尸体上打了一掌,撞翻了金铃夫人的梳妆台,翻来倒去间,有人将他抱了起来。

元凌历来熟悉鬼厉的气息,对他很少设防,便倚在他怀中,奋力跟体内的药力相抗。

元凌运功间听到身边吵吵嚷嚷的,他急忙扯住鬼厉。

鬼厉正让人去请平一指,昏迷的元凌忽然扯住了他的衣服,说:“不要让人过来……让他们走!都走!”

元凌面上泛起红晕,额头上却都是冷汗,他双手揪着鬼厉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可怜。

鬼厉心软,知道他身上的病症,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

鬼厉用干布绞了水,帮他擦头上的冷汗,低声问他:“人都出去了。”

元凌枕着鬼厉的胸膛,眼睫上都是汗水留下的水珠子,像是流过泪,整个人又迷糊不轻,听到没了人,大概又失去神志,只是时不时呻吟一声。

平一指来得很快,当然现在元凌当了教主,又出手狠辣,他也不得不快点过来。

平一指让元凌伸手,元凌听到有人在,又转醒过来,发怒道:“走!滚出去!”

但他没能起身,如今才发现自己竟然手脚不能动弹了。

鬼厉抱着他,犹豫着要不要平一指过来看,不过如果平一指看好的话,元凌活过来以后,平一指就一定会死。

鬼厉把元凌放床上,低声让平一指跟他出去。

两人在房外才谈起话来。

鬼厉:“我今日与你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要往外传,不若你我性命不保。”

平一指自然知道厉害,立即点头。

鬼厉:“教主练的功法是行阴之道,刚刚却在金铃夫人房内吸了大量的C药,如今才这般形状。”

平一指捻了捻胡子,道:“那无妨,将阳气排出便可。”

鬼厉顿了顿,有些艰难地道:“那……无法排出呢……”

平一指一愣,说:“这……只要X房就可以了。”

鬼厉吞吐道:“你还记得上次我找你问药吗?”

平一指当然记得,心中一转,脑门就流出许多冷汗来,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鬼厉说出来后,心里舒畅了许多,说:“这种情况该如何?”

平一指握住打颤的手指,低声说:“其实还是可以X房,就是流出来的东西没有了生子的功能,就是没了那物之后,比较难以激发,如果用后门挑起QY,兴许就容易些了。”

鬼厉心中一跳,目光与平一指一对,各自心里发飘。

两人在廊下伫立了一会儿,鬼厉吩咐平一指:“今日之话你要不要对人说就自己掂量,横竖你还有个小孙女,到时候要是犯上了教主,就是我也救不了,或许连我这个往外透露的都要一并打死。”

平一指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了带着孙女退隐江湖的意思,点头走了。

鬼厉喝退了所有人出了院子,自己一人返回屋子里去。

他绕过屏风,坐在床头上看半昏半醒的元凌,一时之间还拿不定注意。

且不说救命的方法令人难以接受,就是真的救了他,他醒后会不会真的把自己杀了?或许还会去找平一指,或许这一路上看见过他的人全都要死。

如果不救他……如果不救他……

鬼厉的手轻抚着元凌的脸,他素知他生得俊秀无双,心智也极高,让人望之生畏,起不了半点贴近之心。但自他自宫以后,他就变了许多,竟然喜欢起女孩儿家的玩物,对自己也是千依百顺,说着嫉妒别人的话的时候,虽是些打打杀杀的言论,倒也让人觉得可爱。

这世上会喜欢这么一个阴暗冷漠的鬼厉的人,也就只有他了吧?

鬼厉站起身,开始脱身上的外袍,暗叹道:“希望平一指能跑得快些,再快些吧。”


==========

苦恼啊苦恼,首字母大家意会

评论(36)
热度(232)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