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九章

车:https://shimo.im/doc/EAsUdxfzyxkOW6fu?r=2121Y0/「第九章」

元凌身上有胭脂般的印记,鬼厉抬起他一条手臂,用心地洗着。

元凌看他一板一眼的样子,笑盈盈地道:“我以前不知道,你竟然是属狗的。”

鬼厉诧异地道:“我不属狗。”

元凌笑道:“你看你把我咬的,还说不属狗?”

鬼厉没防他调情,脸有些微红。

元凌叹道:“人世之事,非人事所可尽。我以前总不懂这句话,做的事就太过了,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如今我也不稀罕那些身外之物,只求有个知心人。老天佑我,又让我找到了。”他紧紧握住鬼厉的手,目光灼灼地看向鬼厉。

鬼厉一时间不敢与他对视,两人且僵着不动。

元凌欣喜的神情渐渐褪下,继而疑惑,继而又失落。

水桶内蒸腾着热气,两人沉默以对,鬼厉清洗完后,用衣服将元凌紧紧裹上了,又送回了床榻上。

床榻上的被褥已是焕然一新,元凌神色倦倦地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外面忽然闹了起来,元凌头晕脑胀地起身,朦胧间好像是鬼厉坐在床边,用手试了试他额头上的温度,低声说:“还有点发热,你睡吧,我去处理。”说罢他起身出去,外面的声音却是越来越闹腾了。

元凌慢慢地穿着衣衫,他胡乱间拿的是以前穿的绀青色仙鹤云纹外袍,头发来不及束,便脚步轻浮地出了门,倚在门柱旁看着院中罗长老闹腾。

罗长老一见到元凌,越发激动了,冷笑道:“嘿嘿!你这妖人,不配当我神教的教主!”

鬼厉见事不好,连忙驱使噬魂棍,打断了罗长老说话,并喝令所有仆人都避出院子,又让萦风去找童百熊。

罗长老自恃长老身份,并不将鬼厉看在眼里,却没成想鬼厉当初在元凌手底下过招,也被叫一声“好”的,被鬼厉给缠住了。

罗长老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然而鬼厉的好兄弟林惊羽的剑法不知比他高超多少倍,当时林惊羽给他当陪练,对剑法也颇有研究。

这罗长老看起来招式绵绵不绝,但重巧不重力,鬼厉喂了一会儿招,便熟知了他的招式走法,噬魂棍裹着红色的法光,在罗长老剑势偏斜,露出破绽之际,当胸一击!

罗长老倒退几步,铁青着脸色,突然转身要跑。

鬼厉不料他打不赢就跑的龟孙子做法,一时顿在原地。

熊百童这时飞身射过来,嗓音中喊着浑厚的功法,笑道:“罗老头!袭击新任教主,你要造反不成?”

罗长老冷笑道:“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妖人骑在头上,你也不觉得羞。”

廊下的元凌闻言,眯了眯眼睛。

鬼厉心中暗道不好,方才只想着让童百熊过来做个见证,没成想罗长老竟然在童百熊面前说这种话,过后恐怕遭殃的也就不止罗长老一个人了。

童百熊喝道:“胡说八道什么!”

两人一言不合,翻打起来,童百熊虽然年过半百,但功力雄厚,不在修炼葵花宝典前的元凌之下,罗长老节节败退。

罗长老大喝一声,许多穿着黑色铠甲的教众冲出来,包围住院子。

童百熊叫道:“罗长老!你要造反吗?”

罗长老冷笑道:“是元凌狼子野心,害了任教主,我只是在清理门户,维护正统。”

元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维护正统?!哈哈哈!维护正统?!”

他倏地又笑容一收,在台阶上张开双手,仿佛迎接着天地,说:“这世上是有能者居之!而你,也不过是众生中的蝼蚁!”

元凌振臂一呼,浑厚的功力极强极速地往外扩散,巧妙地避过了鬼厉,将院中所有人都震倒在地。

罗长老单膝跪地,抚着胸口,呕出一口鲜血,看元凌的目光惊惧万分:“你……你怎么……不可能……”

元凌笑道:“罗长老,你处处和我作对,我是看在你年事已高,功夫又只退不进,可怜你而已。而你却暗中派人来监视我,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东西。”他缓步走上前。

罗长老挪着屁股后退,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元凌一步步上前,一手掐住罗长老的脖子,冷笑着刚要用力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旁边蹙眉的鬼厉。

元凌心中一颤,手就松开了,罗长老掉了下去,瘫软在地上。

鬼厉疑惑地看向他,不明白他怎么又不杀了。

元凌顿了一会儿,对童百熊说:“童大哥,你来吧。”

童百熊大大咧咧地将罗长老提了起来,轻轻一拧就拧断了罗长老的脖子。

元凌看向旁边的黑衣人,对童百熊道:“这些人,你也知道该怎么办吧?”

童百熊拍了拍胸膛,说:“交给我!”

但他刚刚受了元凌那横扫的一击,一拍又觉得胸闷气短,苦笑道:“元老弟,你下次出这招的时候,可得告诉老哥哥我,我好避开去。”

童百熊又看鬼厉好好地站着,稀奇道:“诶?!兄弟你好功夫,方才罗老头都倒了,你却没事人一样。”

鬼厉心中为他捏了把冷汗,童百熊半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到现在没察觉。

元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你把这些人料理了,再来找我。”

童百熊答应了,鬼厉却知道只要他回来,元凌一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评论(27)
热度(247)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