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章

元凌伤势未愈,神思倦怠,便又走回了卧房,解开身上的衣服,趟到床上去。

鬼厉跟在他身后,帮他把地上的衣服都捡起来,说:“这件衣服还是见你第一次穿。”

元凌瞥了那衣服一眼,道:“这件衣服是我以前常穿的。”

鬼厉道:“那现在怎么又不穿了?”

元凌道:“如今我看那颜色不大好,太沉着了,穿得人死气沉沉的。”

鬼厉将衣服收起来,又走到床边,帮他提了被子掩好,说:“你头上发热,别再着了凉。”

“嗯……”元凌昏昏地答应了他一声,却突然想起什么,睁开眼睛看鬼厉,“平一指去哪了?”

鬼厉心中一惊,说:“那日你将他赶了出去,我就没叫他进来,现在在他的药庐里吧。”

元凌又重闭了眼,过了一会儿,才说:“让人看看他在哪?给我报一声。”

鬼厉应了,本是坐在他的床头上,听元凌提了平一指,又站了起来,在床边看着他。

鬼厉的心砰砰直跳,他想起童百熊,也不知他收拾得怎么样了,别是等会儿回来,他的姓名不保。

鬼厉思索了一会儿,轻声问:“我刚刚听你说……你叫童百熊做童大哥?”

元凌笑着朝鬼厉看去,道:“我只叫他这么一声,你不高兴了吗?”

鬼厉虽然没什么不高兴的,又不好驳了他的话,说:“我看他对教主倒是忠心耿耿。”

元凌道:“童大哥对我义气深重。我十一岁时就识得他了,那时我家境贫寒,全靠他救济我,父母去世后无钱做葬礼,也是童大哥帮了我。”

鬼厉心想:“难道是我想错了?他并不是要杀童百熊吗?”

正是这时,又听元凌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只是罗长老那厮,胡言乱语,让他听了去,这可如何是好?”

鬼厉心中一颤,凝视着元凌的神情,只见他面上冷冰冰的,不知他是不是正在思索着要杀童百熊。

鬼厉顿了顿,道:“童百熊也只是听了一句‘妖人’,任谁对骂,也逃不脱这几个词,童百熊不会领略到里面的意思。他对你如此大恩尚且如此,我……我也知道了,你是不是也想杀了我?”

元凌诧异地坐起来,牵住鬼厉的手,急忙说:“我怎么舍得杀你?你……”

他说到这,脸上泛起红晕,轻声道:“你如此待我,我喜欢还来不及,为什么要杀你?你千万别说这种话,让人听了难受。”

鬼厉打量他半晌,试探着说:“那么……你就别杀了童百熊。”

元凌气愤地扔开他的手,手指绞着自己的中衣,像是在考虑鬼厉的话。

鬼厉一颗心提起来,元凌若是此刻发怒,他顷刻间便能身首异处了。

元凌气愤地说:“你和他哪里一样!要是……要是他知道了……”

鬼厉见有缓机,反扣住他的手,将他抱在怀里,元凌果然就服帖了,枕着他的肩不语。

鬼厉缓声道:“童百熊那样的人,知道就来问了,怎么还会在外面收拾残局?我看你现在还没坐上那教主的位置,正是动荡不安的时候,有他帮你,你会更稳妥些。”

元凌在他肩上笑起来,眼眸含情地看着鬼厉,说:“你莫不是在担心我?”

鬼厉在他的注视下,缓缓点了点头。

元凌低头微笑,颊边露出一个甜甜的酒窝,低声道:“既然你要放,我就放了他。”

鬼厉神色有些怪异,心中惊奇元凌竟然听了他的劝。

元凌小声道:“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都听你的。”

鬼厉紧紧抱住元凌,心中却难受起来,想着:“我既不能全心全意爱他,却又与他有了夫妻之实,有了夫妻之实倒也罢,他现在又把心给了我,往后若是还谈起九转还魂丹,就要伤他的心,只是碧瑶又该怎么办?”

元凌不知他心中所思,道:“我继任教主之位后,与你去一趟狐岐山吧。”

鬼厉惊讶地低头看他,狐岐山正是碧瑶安睡的地方。

元凌目光流转,面上全无异样之色,还笑着:“我得去看看令你魂牵梦绕的女人到底长得什么天仙样,如果是我真的比不上,那我就认输了。”

鬼厉目光乱颤,吞吐道:“你……你要……”

元凌笑道:“我就看看。”

鬼厉心中失望,但说不定这件事有转机,于是便又重新振作了精神,问道:“什么时日去?”

元凌面上一沉,将他推开了,睡到床上去。

鬼厉见他耍小性,也不以为忤,正替他盖被子的时候,外面收拾好的童百熊进来了。

元凌只穿着一件单衣睡着,鬼厉看他要重新起来,便又拿外衣披在他外面。

童百熊拖了张凳子坐下,也不避讳什么,就说:“已经料理好了,罗老头那厮,我又补了一掌,死透了。”

元凌点点头,问:“那合欢派是什么反应。”

童百熊道:“她们的掌门用药害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已经请辞去了。”

元凌淡淡道:“可惜了,怎么不将她们扣下?”

童百熊道:“教众人心浮动,现在还不是对外的时候,你趁早坐上教主之位,让那些心存侥幸的家伙死心。”

元凌笑道:“有劳童大哥了。”

童百熊起身道:“你好好养伤,登位大典的事就交由我来办。”说完便转过身去,往外走。

鬼厉眼皮子一跳,这是杀童百熊最好的时机。

元凌笑睨着鬼厉,又重新睡了过去。

鬼厉松了口气。

到了二十二日这一天,日月神教里的人都忙碌起来,搬桌子的,扛灯笼的,里里外外走动。

元凌张开双臂,宽大的衣摆垂坠在两侧,迎风而飞,曳地的下摆铺在地上,绣着金色的花鸟。

萦风系了一个双结,退身而去。

元凌转过身看鬼厉,红色的衣衫将他面容染得红润,眼睛含情如蜜,看着人如痴如醉。

鬼厉对他笑了笑。元凌问他:“我好看吗?”

鬼厉看了眼萦风,萦风知趣地退了出去,才说:“好看。”

元凌笑走到他身前,伸手将他抱住,柔声道:“我真高兴。”

两人抱了一会儿,鬼厉拍拍他的后背,说:“该走了。”

元凌注视着他,道:“我们一起,好吗?”

鬼厉道:“我在你身后。”

元凌一想,笑道:“也好。”

他牵着鬼厉的手,穿过了神色莫测的教众,登上了阶梯上最高的位置。而鬼厉便站在他的侧后方。

元凌辅一坐定,阶梯下的人便齐齐跪拜,高呼:“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元凌端坐在高位上,睥睨着芸芸众生,缓声道:“你们要听话。”

众人回应:“是!”


评论(25)
热度(241)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