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三章

任我行安排妥当后,元凌果然朝着狐岐山去了,因狐岐山在青山之外,元凌便舍了马车,以穿行之术纵横青云,扶摇之术非是鬼厉这等只修习过御物飞行之术可比,自是一日千里,将将只有一日便快到了狐岐山。

狐岐山远远显现在眼前的时候,鬼厉拦住了元凌,道:“这里已是鬼王宗的总堂,我去拜会鬼王宗宗主,与他知会一声。”

元凌笑着点点头,说:“你与他也算是老相识,想必有许多话要说,我就不上去了,你打好招呼后下来找我。”

鬼厉松了口气,若是让元凌贸贸然去见碧瑶,后果会如何根本无法预估,他且和万人往合计过后,再作打算。

元凌抚了抚他的衣襟,轻声道:“可别让我等太久,去吧。”

鬼厉点点头,飞身上了鬼王宗。

万人往早就得了手下人的消息,在书房里等着鬼厉了。他见到鬼厉,高兴地握住他的肩膀打量他,笑道:“好好好!你终于回来了!”

鬼厉勉强地笑道:“有负重托,我没能把九转还魂丹拿来。”

万人往笑容不减,道:“那也不远了!我知道你在元凌手下很是得力,元凌登位之时你就在他身旁,这是何等的信任和荣耀,我要恭喜你了!”

鬼厉脸色沉重道:“我把事情办砸了,元凌就在山下。”

万人往笑意顿失,疑惑道:“他来我鬼王宗做什么?”

鬼厉不肯细说,含糊道:“他要去看碧瑶,但……只怕来者不善。”

万人往神色凝重,在原地踱步走了一会儿,问:“碧瑶与他素无往来,他要见碧瑶,必是因为你!这其中有何缘故?”

鬼厉道:“我不便细说,他在山下等我,我此来是先知会你一声,做好防备,狐岐山……多点看守的人。”

“等等!”万人往叫住鬼厉,飞快道,“进来我听说他修为日进,已是出神入化了,守卫怕是挡不住,不若智取。”

鬼厉疑惑道:“如何智取?”

万人往笑道:“他此次来我这里,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若是能逼迫他交出九转还魂丹,那倒不错。”

鬼厉眉头一拧,道:“逼迫?”

万人往道:“正是,他现在如此信任于你,不愁没有制住他的机会。”

鬼厉道:“你作何打算?”

万人往道:“经由你手,在他杯中下些迷药,等其昏厥,我再将他移去缚灵阵中,缚灵阵是原本狐族从远古流传下来的阵法,其阵法能禁锢入阵之人身上的灵力,压制修为,任他有多大本事,都走不出去。”

鬼厉脸色一变,道:“这等卑劣手段……”

万人往按住鬼厉的肩膀,道:“小凡,你可还记得碧瑶拼死为你挡那一剑?”

鬼厉听他说到“小凡”这个名字时手就一抖,又听他说到碧瑶,再大的不满厌恶也压了下去。

万人往循循诱惑:“她一片真心为你,你不会扔下她不顾吧?况且也只是让元凌使不出力气伤人,你也知道他嗜杀成性,若是他真的来意不善,谁能阻挡他?若是他伤害了碧瑶的身体,碧瑶将永远都不能回来了,你若是忍心,我这个做老父的,又有什么办法?”说到此处,他甚至眼角都滴了两滴泪水。

鬼厉低着头,拳头攥紧,脸上有些茫然无措。

万人往叹了口气,黯然道:“罢罢罢,是碧瑶自己心甘情愿的,你不愿帮她,我又能说什么?就当她是病死的,只是她为诛仙剑所伤,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世。”

鬼厉意似油煎,左右为难,想起碧瑶对他的好,为他挡剑时毅然决然的身影,用一己之身换得他如今的生活,便是再世父母的恩德,哪能不报?若是任由元凌将她的身体毁去,那自己便是连畜生都不如了。

鬼厉心中下了决定,但一番话却是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压着,看着万人往着急地神色,终是声音嘶哑地开了口:“好。”

他这话一说,便觉得身体突然空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回去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像是踩在云里,直至元凌的面容再度出现在眼前。

元凌见到他回来,欣喜道:“你怎么去了半日不回,嘱咐你的都忘了不曾?还是说你就这么不怕我了,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鬼厉只怔怔地看着他不语。

元凌笑他:“你看你,是不是一到这山前,近乡情怯,成了一个傻子?”

鬼厉方才在万人往面前只想着碧瑶对他的好,如今一见到了元凌,又想起了他对自己的好。这高傲的人从来只是俯瞰众人,生杀予夺,如今为了他伏低做小,乖顺温柔,虽对碧瑶有杀心,到底也是心里在乎他,所以才吃这种醋。他全心全意为自己,自己倒利用他一片诚心,让他成为阶下囚。

鬼厉越想越心酸,突然抓住元凌的手,道:“我们就别上去了,你不是说要听我的话吗?那你就别上去。”

元凌笑道:“你别是怕我上去杀了她吧?你放心,我才不会这么笨。”

他牵住鬼厉的手臂,拉着他飞往狐岐山山顶,也不知他是怎么知道洞口在哪的,两人便一下子就在墓口前了。

鬼厉本还要说,但看到墓口前的万人往,千言万语都吞回了肚子里。

万人往上前恭迎元凌:“教主文成武德。”

元凌摆摆手,道:“你女儿救了鬼厉,那便也是我的恩人,就不必来这套虚礼了。”

万人往没打听出元凌与鬼厉的关系,听到他说这话,楞了一下。

元凌敏感地察觉到他的神情,便知鬼厉并没有将两人的关系告知万人往,但他也懒得跟这些无关的人说,就说:“我听说你女儿的魂魄保留完全,只待灵药了,我进去看看,兴许会有什么法子。”

万人往感谢了一番,带着元凌进了陵墓。

陵墓中仍是陈放着一些大的冰块,寒气森然,然而元凌已是不惧寒热,信步至冰床前,低头打量着床上的女孩儿。

只见她玲珑身材,穿着一身蓝色的海蛟纱裙,头上梳着灵蛇髻,面如满月,娇美可人,果然很惹人怜爱。

元凌一看她的衣裙便心头火起,怪不得鬼厉喜欢蓝色,原来是他心目中最爱的女子穿的就是蓝色。

如此羞辱于他!

元凌怒火中烧,面上却不表,只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像是看着什么稀世奇物。

鬼厉倒是察觉他的心情,先前的犹豫不决一扫而空,只怕他怒而杀人,浑身紧绷着,心想若是元凌真要杀碧瑶,他就挡在碧瑶面前,如此他就知道我的决心,不会再对碧瑶动手了。

“你挡在我前面作甚?”元凌将他往后一推,便在众人的最前面。

鬼厉一时心急如焚,元凌出手神速,自己在他身后,若是他要动手,便就不能及时挽回了!

万人往这时将一杯茶水推至鬼厉手中。

鬼厉一心以为元凌要动手,那茶水在手中还没成想,就送了出去。

元凌看到茶水一愣,目光朝鬼厉脸上一瞟,问:“这是何故?”

鬼厉不语,万人往说:“教主莫怪,碧瑶服了寒丹以保身体不腐,若是教主要上前查看,触碰碧瑶身体,恐会被寒气浸伤,因此喝一杯火口泉中取的水,便不惧寒气了。”

元凌笑道:“不必,这点寒气能耐我何?”

万人往道:“教主万金之躯,若有一丝损伤,我鬼王宗哪能担待得起?”

鬼厉知道元凌向来多疑,万人往这等说辞,是不能让元凌打消疑虑的,便一口饮了半杯。

元凌看向鬼厉,鬼厉便道:“我亦是好久没见碧瑶了。”他到另一侧,握住碧瑶的冰冷的手,心中泛起无边的愧疚。

元凌冰冷的目光射向两人交握的双手,便抓住碧瑶的一只手臂。

对面的鬼厉浑身紧绷,身体前倾,好在元凌发怒之时能替碧瑶挡一挡。

元凌凝望了鬼厉一会儿,忽然灿然一笑,道:“你很希望她活着?”

鬼厉抓着碧瑶的手,心乱如麻,艰涩地道:“是……”

元凌叹了口气,道:“你心中惦记她,未免也是关心则乱,我又怎会在此刻杀了她?你若是想救她,我还能不答应你吗?只要你向我开口,我什么时候不答应你?”

鬼厉惊讶地看向元凌,却只见元凌身子忽然晃了晃,嘴里还呢喃着:“我救她便是,你用不着这样看着我,只要你记着我的好,我……”

鬼厉松开碧瑶的手,急忙接住倒下去的元凌,心中懊悔万分,说:“早知道……快把解药给我!”

万人往摇摇头,道:“事已至此,他本是来救碧瑶,但你现在背叛了他,他又岂肯再出手救助?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最为稳妥。”

万人往走到元凌身前,想碰元凌,鬼厉将元凌抱起,侧身避开他,道:“做什么?”

万人往道:“自是搜查他身上有没有带丹药,若是真的像他嘴里说的要来救碧瑶,那丹药此刻就在他身上才是。”

鬼厉却还是不让他碰,道:“我来搜。”

万人往也不争这个,鬼厉搜寻了一遍,却没找到任何药丸一类的事物。

万人往冷笑道:“如此便也没有什么要救碧瑶的打算了,还是将他关在缚灵阵中,逼他交出灵丹吧。”

鬼厉心中也困惑不已,元凌为何要骗他?

万人往由不得他举棋不定,道:“离碧瑶复活是只有一尺之遥了,现在只是委屈他些许,也并不会拿他如何,只要他交出丹药,我和碧瑶就远避天涯,到时候他还是万人之上的教主。”

未料到情势会如此骑虎难下,鬼厉便是懊悔万分,也难以挽回。万一等元凌醒过来,发觉自己被骗了,莫说是救碧瑶,整个鬼王宗怕是都难逃厄运。

鬼厉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停不下来了。

 

评论(29)
热度(207)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