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四章

鬼厉透过灵壁的光芒,怔怔地看着缚灵阵里卧倒在石床上的元凌,像一座石像一般。忽的见那元凌的眼皮一转,便知他要醒了,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元凌扶着头,手臂撑着半坐起身来,似是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往周边打量了片刻,忽然他脸色一变,盘腿坐起来,须臾后,头上渗出些汗珠子,兼之脸色越涨越红,最后却只能捂着胸口,勉强地停下了!

石壁后的鬼厉着急地朝前走一步,被身后忽然出现的万人往拉住。

鬼厉转头看他:“放开!”

万人往道:“你若是此刻出去,怕是他不会把丹药交出来。”

鬼厉隐忍地看着阵内的元凌试图破阵,却毫无办法的样子,狠狠一拳打在石壁上。

万人往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我去跟他谈谈。”说罢便走了出去,停在阵前。

元凌目光冰冷地看着万人往。

万人往脸上笑容不变,道:“委屈教主在此地歇息,在下也是迫不得已。”

元凌仍是沉默不言。

万人往道:“想必教主也知道,我那小女儿福薄夭折,如今亟待九转还魂丹来救命。教主库中宝物繁多,这九转还魂丹只不过区区一寻常药物,且黑木崖上平一指神医能医死人肉白骨,这九转还魂丹也没什么用处,教主何不成人之美?”

元凌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万人往道:“教主也试过这个缚灵阵了吧?这个阵法是狐族的宝贝,如若没有特殊的法门,是无法从里面打开的。”

元凌道:“若要丹药,你让鬼厉亲自跟我说。”

万人往道:“教主这又是何苦,虽然他背叛你,但他是我女儿的夫婿,我万万不会让他来给教主泄愤。”

元凌脸色越来越白,忽然一口血呕了出来,洒在蓝色的衣衫上。元凌凝视着衣衫许久,突然暴怒撕毁了身上的外衣。

鬼厉见状大急,待要走出,忽然手臂上架着两个人的手,一看竟是万人往的下属。

鬼厉恼怒道:“干什么?”

那两人低声说:“宗主吩咐过,若是公子出去见元凌,必定会激怒他,倒时便救不了小姐了。”

鬼厉怒道:“一派胡言!放手!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他刚要动手,便又被回来的万人往截住的手。

鬼厉愤然甩手转身,万人往道:“你要去跟他说什么?请罪?还是让他乖乖把丹药交出来?”

鬼厉突然停住脚步,不能动弹了。

万人往道:“他只会比方才还要恼怒,反而不利于我们救碧瑶。你且忍一忍,此事我去劝服便是,你有空便去看看碧瑶,你好久都没去看她了吧?”

鬼厉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万人往又叫了他几声,看他没应,便摇头走了出去。

此后万人往又来了好几次,每次都碰到鬼厉守在石壁后面,一动不动的,眼睛只盯着里面的人瞧。

万人往一次两次没察觉,是根本没往感情方面去想,如今看鬼厉那样子,还有看人的目光,哪里不知道里面又有什么曲折。

万人往从元凌那里吃了闭门羹,回转到鬼厉身边的时候,突然又与他说:“我没办法,他不开口,你去劝劝吧。”

鬼厉一愣,转头看他,久久不言。

万人往道:“你之前不是想与他见面?你去吧。”

鬼厉反而下意识后退一步,目光又转向元凌,却只是扫过去,像是被烫着了一样,很快又把目光收了回来,竟大步离开了石室。

他穿过长长的甬道,昏暗的长明灯一盏接替一盏,延续到了旧日的回忆中。

鬼厉停在碧瑶的冰棺面前,坐在冰棺旁的石凳上,握着她冰冷的手,仿佛这就能坚定自己的信念。

“碧瑶,我一定会把你救活,往后我就和你隐居于一隅,再也不见任何人,两个人永生永世在一起。”

鬼厉握着碧瑶的手抵在唇间,凝视着碧瑶沉睡的面庞。

“早晨起来,我会看到你在镜前梳妆……”

鬼厉眼前仿佛显现出那一幕场景,镜中那人的长发乌黑,缓缓地梳着头发,莹白的肌肤泛着洁白的光泽。

“我帮你把头发挽起来,是戴蟠龙冠好,还是戴仙鹤冠好……”

眼前拾起那仙鹤冠,帮镜中的人仔细地戴上。

“然后还要盘算今日穿的衣服,红色的好,还是蓝色的好。”

迷幻中伸手去拿了那件红色的艳服,上面潋滟着洒着金光,璀璨生辉。摸着上面的针脚,细细密密。

“我出去做饭,你在屋里绣花,你喜欢杭绣,说杭绣色彩明艳,你很喜欢……”

绣架上针线穿行,骨节分明的手指像是在拨琴一般。

“吃过饭,你我就在梅花林里练武。”

梅花如雨般落下,树下的人含笑地回头,灿烂明艳的容颜印刻在心底最深处。

“对不起,碧瑶。”

一滴滴泪洒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眼泪凝结成冰珠,凝固在碧瑶的手背上。

“对不起,我喜欢上别人了。”

鬼厉轻轻地把她的手放回棺中,凝视她许久,毅然决然地转头走了。

元凌觉察到有人靠近,只以为是万人往,仍是闭眼侧卧在石床上不动。

“教主。”

元凌心中一酸,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人。

鬼厉站在法阵外,急切地目光在元凌身上逡巡。

元凌走下石床,身上仅着中衣,隔着法阵与鬼厉对望,却是异常平静地道:“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鬼厉心中一紧,道:“我……对不起……”

元凌摇摇头:“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鬼厉急道:“救了碧瑶,你我就离开这里。”

元凌忽然哈哈一笑,又忽然脸往下沉,厉声道:“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鬼厉无颜面对,羞愧地低下头。

元凌道:“我还本是想帮你救她,一心一意讨好你,你却联合外人囚禁我,逼我交出丹药,真是可笑。如今为了这丹药,你还要跟我在一起,真是好大的牺牲啊!”

鬼厉道:“不是!我也是……真心真意要跟你在一起。”

元凌忽然诡秘一笑,道:“好,你说话我没有不信的,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你了。”

鬼厉松了口气,道:“那丹药在哪?”

元凌道:“在你的包袱里。”

鬼厉一愣,难以置信道:“在我的包袱里?”

元凌笑道:“我本来就想把这还魂丹交给你,你只搜查我的行李,却不管自己的行李。”

鬼厉更是羞愧难当,道:“是我不好,不应该不信你。”

元凌笑了笑,说出一番惊人的话来:“我只有一个条件。”

鬼厉道:“什么?”

元凌道:“你把她救活后,她只能做小,我要做大。”


评论(54)
热度(235)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