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五章

鬼厉难以置信地瞪直了眼,看着元凌,简直怀疑他是否被万人往掉包了,才会说出此等委曲求全的话来,莫说什么做大做小,往常在教中,就算是有丫鬟偷偷看他一眼,那大概也再也见不着人的。

元凌冷笑道:“你怕是想问我,既然有了丹药在手,为何不威胁你,让你和你的心上人一刀两断,反而成全了你?”

鬼厉茫然地摇摇头,元凌却不理他,继续说:“你那心上人,你素日得不到她,如今她活过来了,近在眼前,日思夜想,却也还是得不到,到时候你就会怨我,说不定心里还会骂我:‘一个不男不女的妖人,何德何能跟一个娇美的女孩儿争,真是丑人多作怪。’”

鬼厉苦笑道:“我还不致如此,是你不信我。”

“我如何信你呀!”元凌张开双手,“你瞧瞧我现在在哪?我被你囚禁起来了,就是怕我会杀了她,就是不相信我!”

鬼厉叹道:“你也让我如何相信你啊?”

两人相对无言,虽是近在咫尺,却仿佛远隔天涯。

元凌背对着他,坐回了床上,说:“那你便去看看,我有没有骗你。”

鬼厉迟疑了片刻,还是走了。

元凌忍着怒火咬着牙,粘稠的血从唇上慢慢往下淌。

鬼厉走回房间,翻找出自己的包裹,将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果然有一个青花小瓶,打开瓶塞,倒出那颗丹药,金澄澄的盈着光晕,药香扑鼻,果真是好药!

鬼厉拿着药急匆匆地去了冰洞中,只见碧瑶身边万人往在守着,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倒是不意外他会来。鬼厉也没空理他,径自来到碧瑶床前,将她慢慢扶起。

万人往看他手中拿着瓶子,叹道:“早知该你去,也只有你能拿到这药了。”

鬼厉听了,心中羞耻之心更甚,但此刻已经顾不了许多,将那药丸喂了碧瑶吞服,两只眼睛只看着、盼着。

要说那丹药是真的宝物,只见那碧瑶服下去后,灰白的肌肤白润起来,两颊也有了血色,那眼皮一抖一抖地,就睁开了眼睛!

万人往扑上前抱住女儿,哭道:“碧瑶!你活过来了!”

碧瑶仍在混沌之中,见到床前的鬼厉,轻叫了声:“小凡。”

鬼厉眼底泛起泪光,握着她的手,哽咽着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碧瑶眨着眼,都稀奇地看着他俩,说:“你们两个,怎么都哭哭啼啼的。”

万人往擦了擦脸上的泪,道:“醒了便好。”

碧瑶摸了摸肚子,对万人往道:“爹,我饿了。”

万人往急忙起身,道:“我让人给你做些饭菜来。”

万人往走了出去,留下碧瑶和鬼厉相对。

碧瑶搓了搓手臂,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冷。”

鬼厉解开身上的黑袍,披在了碧瑶肩上,小心地扶她从冰棺中起来。

碧瑶久未活动,身子都是僵的,走不了路,鬼厉便小心搀着她,一步步走出去。

碧瑶倚在他怀中笑道:“还是第一次见你穿这种黑不溜秋的衣服,倒是比以前飒爽多了。”

鬼厉抱着她瘦弱的身子,心中一酸,道:“已经过了许久了。”

碧瑶抬头问道:“多久了?”

鬼厉道:“好几年了吧,记不清了。”

碧瑶大惊失色地摸着脸,道:“好几年了?我不会变老了吧?”

鬼厉笑道:“怎么会?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碧瑶凝神看着他许久,脚尖一点,在他脸上落下轻轻一吻,道:“小凡几年不见,长进了许多。”

鬼厉面色一僵,又不忍心放开她,怕她摔倒,只应和着:“若还不长进,你就要骂我笨了。”

碧瑶笑道:“小凡才不笨。”

鬼厉心中松快,碧瑶的纯真爽快一直是他所欣赏的,也正因如此,才不忍心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碧瑶的房间早就准备好了,方才虽然走得不多,但到底身子还没完全复原,已是有些喘了,鬼厉将她扶到椅子上坐着。

碧瑶拧着眉捶腿,道:“走这么点路,就酸了。”

鬼厉道:“你才刚醒来,慢慢来就是。”

碧瑶嗔他一眼,道:“你这呆性子就慢慢来,你还不知道我吗?”

鬼厉道:“那也无法。”

碧瑶道:“不如你陪我说说话,你这些年去做了什么?”

鬼厉这时又想起了阵里的元凌,他真的是没有骗他,一路赶来,就是为了帮他救活碧瑶,他却联合别人把他关了起来,伤了他的心。

鬼厉正思想着,脸上忽然一冰,抬眼看去,原来是碧瑶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鬼厉将她的手拉下握在掌心,担忧道:“怎么还是这么冷?”

碧瑶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说:“你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鬼厉道:“没什么。”

碧瑶叹了口气,说:“我认识的小凡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鬼厉淡淡地笑道:“我现在不叫小凡了,有人帮我取了个名号,叫鬼厉。”

“鬼厉?”碧瑶蹙着眉头,“不好,怎么把这么凄厉的名字给你叫呢?”

鬼厉道:“给我取名号的人,对我其实很好。”

碧瑶也不过多纠结于此,道:“我不管谁叫你鬼厉,我只想叫你小凡,你永远都是张小凡,永远都是。”

鬼厉心中酸软,握着她慢慢回暖的手,心头扶起了许久未有的暖意。

鬼厉道:“碧瑶,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碧瑶莞尔,扑到他怀中,说:“笨蛋,我遇见你才好呢。”

一双小儿女在灯下谈笑起来。

元凌孤身倚坐在石床上,单薄宽大的里衣掩不住他瘦削的身子,他在黑夜中等啊等,即使他心中知道鬼厉今晚不会过来了,他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女人,肯定有许多温柔的心意未曾说明,也有无数的怜惜倾注于心,她睁开眼睛的这一晚良夜,如何又肯错付,来到他这个残缺古怪之人的身边?

正想着,远远传来脚步声。

元凌心中一喜,从床上起来,走到阵的边缘探看着。

黑夜中,万人往走了过来,笑道:“多谢教主赐药,愚下不知如何感谢为好。”

元凌看见是他,心中失望至极,道:“你要什么便说吧。”

万人往一脸诧异道:“教主何出此言?”

元凌冷笑道:“他受你女儿恩惠,自是不曾怀疑你,却别把我也小看了。”

万人往笑道:“教主所言何意?”

元凌厌恶道:“你鬼王宗不过是教中分派出去一分系,本该拱卫本教,而你却暗藏图谋之心,在我教中安插细作,不然鬼厉不会轻易到我身边来。”

万人往道:“不瞒教主,如今黑道各派都将人安插进教中,不独我鬼王宗啊。”

元凌冷笑道:“那你今夜为何出现在此?”

万人往笑了笑:“还要劳烦教主再挪一挪位置吧?”

元凌冷冷道:“你意欲为何?”

万人往道:“有一个人想要见教主。”

元凌挑挑眉,道:“哦?是谁?”

万人往笑而不语,口中念念有词,那缚灵阵竟凭空升起,连带着元凌,缩小成一个巴掌大的珠子,被万人往收入掌中,挥袖离去。

鬼厉哄着碧瑶睡了,心里却还惦记着元凌,想再找他谈谈,然而去到之前的地方,却扑了个空。

他四处寻找不见,猜测元凌失踪必定与万人往有关,便又急匆匆去找万人往。


评论(39)
热度(241)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