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六章

鬼厉打听了好几个人,才问对了地方,他见里面亮着灯,便也不敲门,急闯进去,见万人往在书案旁看书,问道:“你将元凌移到哪去了?”

万人往见是他,放下书道:“你怎么不陪着碧瑶?”

鬼厉一顿,道:“她已睡下了。”

万人往展眉道:“她可还好吗?”

鬼厉道:“久不下床,不良于行罢了。元凌在何处?”

万人往笑道:“碧瑶能活过来,要多亏你去说服元凌,他这人向来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你在他手底下办事,也必是如履薄冰,左右逢源,如今放下担子,你就好好陪着碧瑶。”

鬼厉脸色一沉,道:“我只问你他在何处?为何推诿不说?”

万人往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道:“我深悔将你派去了神教,碧瑶现在是活过来了,但是之后必定要伤心,还必定要怪她的老父,将她的心上人往别人怀中推。她的性子像她娘,认准就不会变心,她如今将性命都交予你手上了,若你要弃她而去,又何苦救活她?”

鬼厉不料万人往知道了他与元凌的事,一时间目光难以与之对视,微侧过头,道:“既是我失约在先,宗主找我便是,为何要将元凌关起来不让我见?”

万人往道:“你错了,我没有将他关起来。”

鬼厉却是万分不信他口中说的话。

万人往道:“碧瑶活过来后,我便将元凌放了。”

鬼厉惊疑道:“放了?”

万人往道:“怎么?他没去找你?”

鬼厉失神地想:“必定是我先前没答他做大做小的问题,又说不信他,他心里恨我狠心无情,就是被放走了,也不愿来见我。”他心中一想,倒也合情合理。

万人往道:“这样也好,你得罪了他,他念及旧情,不伤你性命,你就陪着碧瑶,不要再去他跟前了。不若他一想到今天的事,算起旧账来,你有几条命回来见碧瑶?”

鬼厉不欲多说,转头向外走了。

万人往看他走远了,才离开书房,走到卧室里去。只见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灯下,元凌盘腿坐在榻上,对男子视而不见。

男子见万人往进来,点了点头,道:“来的就是传说中那位鬼公子吧?”

元凌这时眼皮一动,看向万人往。

万人往道:“是小女的夫婿。”

元凌脸上现出冷笑,道:“是么?”

男子今天晚上说了半宿的话,元凌理都不理,如今却为万人往的女婿开了口,男子微微诧异道:“敢问鬼公子尊姓大名?”

万人往不欲多说,道:“他与此事无关,向兄弟你如今可问到任教主的下落了?”

男子目中喷火,怒瞪元凌道:“这反贼如今一句话都不肯说,万兄,你这阵法可有惩戒之法?”

万人往笑道:“自是没有,这阵法只用来拘禁之用。”

元凌冷笑道:“向问天,以前我还敬你是条汉子,如今你也学会了这等卑劣折磨人的手段。”

那男子正是任我行的左膀右臂向问天了。他面色阴冷道:“你这反贼,倒有脸来说别人卑劣?”

元凌淡淡道:“成王败寇,他输了就是输了。”

向问天怒道:“明明是你趁教主练功在即偷袭他!”

元凌手上翻出一枚细细的银针,兀自在那笑:“偷袭?!哈哈,是,我偷袭了,但若他的功夫当真了得,我又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成功?是他见我势大,存了灭我之心,阴差阳错却让我练成了绝世神功,而他……而他辛辛苦苦连的什么吸星大法,全都是狗屁!”

向问天冷笑道:“死到临头还说什么大话?万兄,你看他如此猖狂,若不找法子对付他,怎能平心中这口恶气!”

万人往道:“如今这阵法虽没有惩戒人的法术,倒还可以往上再加一个,你要火烤还是水淹,要电击还是土埋?”

向天问抚掌大笑道:“好好好,我看他还嘴硬!”

他二人为布阵忙碌起来,元凌坐在榻上,却不为所动,双眼无神地只向前望,但前面就是门,也不知他在望什么,还是在想什么,口中喃喃着:“你可知鬼厉这个人?”

万人往抬头看了他一眼。

元凌不理他,只继续喃喃:“他性子软弱,憨直愚钝,碰上什么可怜人,就要怜惜他,因他也曾在最低处爬过,因此对人有深切的感情。而令他发狂的,也正是因为拥有这份深刻的感情。于是你和我,这世上的所有人,便可以捏着他的软处,让他妥协。”

万人往布的阵成了,模糊的灵璧闪出紫色的电光,噼里啪啦地响。

于是元凌的声音就低低地:“你我都错了,他固执无比,有时候宁愿欺骗自己,也不愿意挪动半分半毫,要动摇他,必须……”

紫色的电光笼罩住元凌,一瞬间痛楚流便全身,元凌咬牙忍住痛呼,只觉得心口有片刻的停滞,失神了片刻,惨白的嘴唇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用欲念束缚他,用诚意打动他,用情义勒紧他,最后……”

他散漫地目光触及万人往惊异的面庞,用口型说了最后的话:“用性命威胁他!”

万人往皱了皱眉,对向问天说:“向兄你先拷问他,我去去就来。”

向问天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万人往忧心忡忡地出去了,走到鬼厉的房门前,敲了敲,发现他不在。万人往想了想,又往碧瑶的房间去,在房门前听到里面鬼厉和碧瑶正在谈话。

碧瑶道:“你要走吗?为什么?不如你等等我吧,我很快就能走路了。”

鬼厉道:“不行,这件事很紧急,我得去确认了。”

碧瑶道:“什么事,能跟我说吗?”

房内一阵寂静,而后碧瑶又道:“你怎么变得神神秘秘的,就不怕我生气?”

鬼厉道:“对不起……碧瑶。”

碧瑶叹了口气,道:“那去哪里总该能说吧?我好了以后,就去找你。”

鬼厉道:“我……我去日月神教。”

碧瑶惊呼一声,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鬼厉吞吞吐吐道:“我……我只是去找一个人。”

碧瑶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疑虑更深,问:“是什么样的人?”

鬼厉心想:“那个人怕是再见到我,就要把我碎尸万段以泄愤吧。”但碧瑶如今身体未复原,他也不忍将事实告知她,就道:“只是一个朋友。”

碧瑶凝视他许久,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鬼厉看着她,见她面色苍白地倚在枕头上,双眼雾蒙蒙地看着自己,分明是不想让他走,叹了口气,道:“我很快会回来,不然他气我骗他,怕是永远都不会理睬我了。”

碧瑶轻轻地道:“你说的那个人,喜欢你吗?”

鬼厉心中一惊,打量着碧瑶,觉得她应该无法知道这件事才对。

碧瑶笑了笑,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若是什么寻常人,你告诉我就是了,何必这么吞吞吐吐的。想不到现在小凡都会骗人了。”

鬼厉苦笑道:“我……我欠他良多。”

碧瑶双眼盈盈地看着鬼厉,柔声问:“除了欠他,可还有其他?”

鬼厉张口欲言,却又被碧瑶掩住。

碧瑶泄气道:“不,你还是不要说了。”

鬼厉道:“他如今生死未卜,都是因我之过,我不能丢下他。”

碧瑶道:“小凡,你还是没什么变化。”

鬼厉牵扯着嘴角笑了笑:“是吗……”

闲话少叙,鬼厉不久便出了门,万人往闪到一边去,看着鬼厉风风火火地走了。

碧瑶侧头看到万人往,奇怪地喊了一句:“爹?”

万人往叹道:“碧瑶,你不该放他走啊!”

碧瑶怅然道:“他的心走了,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万人往道:“是我想岔了,没想到张小凡竟真会在此关头弃你而去,怕是等他这次回来,他和我们便会生出间隙。碧瑶,你要怎么办啊?!”


评论(29)
热度(21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