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

第十七章

窗棂上的阳光投在元凌消瘦透白的脸上,水珠一粒粒在额发里滚落下来,发冠早已不知所踪,凌乱的乌发铺满了地面,水藻一般结成一绺一绺,衣服上犹有半湿的痕迹。他似是感到外边的光,眼睛动了动,睁了开来。

元凌将手遮在脸上,只看到指尖跃着光,想起之前被用了水刑,忽然脸色一变,惊慌地遮住下体,一抹之下,已是半干了。

他再四处环顾,向问天竟然不在了。元凌半坐起身,牵动身体上的伤处,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元凌看着日头喃喃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他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感觉打结了,便以指作梳,慢慢地梳理。

向问天和万人往的声音这时在外面响起。

万人往:“你可问出了什么?”

向问天鼻子里哼了一声,说:“若不是不能接近他,我早就用大刑让他招了!”

万人往:“你不能让他在呆在这里了,张小凡很快就会回来,他必定会知道元凌被我扣住了。”

向问天笑道:“万老弟,那不过是个毛小子,怕什么?”

万人往叹道:“我女儿对那小子一片痴心,我是怕那张小凡鲁莽性子伤了碧瑶的心。”

向问天:“那好!依你!”

万人往:“多谢体谅。”

向问天拍了拍万人往的肩,道:“这次全倚仗你,若是教主出来,我定向教主秉明,那东边的黑池沼泽就是你们鬼王宗的了。”

万人往:“不敢不敢。”

又听到门吱呀一声,两人走了进来。

元凌头也不回,扔在慢慢梳理着头发。

万人往站在阵法前,口中念念有词,正要像上次那般将阵法缩小,好带走元凌。

岂料咒语念完后,竟是静悄悄的没个动静。

向问天看万人往神情有异,问:“老弟,怎么还不施法?”

万人往惊疑道:“这……我再试一次。”

万人往又念了一次,元凌却还是不动如山。

元凌摸着头发,轻轻道:“不必了,这里就很好,我不想到其他地方去。”

向问天皱了皱眉,看向万人往,道:“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万人往又再念了一遍咒语,元凌仍是不动。

向问天已知是元凌搞的鬼,喝问道:“你这贼人,在作弄什么?”

元凌半干的衣服皱起来,身上沾了几块污垢,披头散发,若是寻常人穿了就是个疯子,但他这蓬头垢面的,竟也掩不住那玉山之姿,一双眼睛如粹了冰,笑起来冷飕飕的:“你在任我行跟前也算是鞍前马后,怎么他竟没有教会你眼色?”

向问天忆起往事,令他心头火起:“若不是……若不是你向教主进谗言,教主不会将我贬谪,你也不会轻易地就……”

元凌哈哈大笑道:“向问天,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向问天咬着牙,却硬生生忍住了。

元凌目光瞥向万人往,道:“你算计得不错,那黑池沼泽与我黑木崖山后相连,从那边就可直取黑木崖,图谋不小。”

万人往面如土色,嘴唇抖了抖,挤出一句话:“你……你是故意的……”

元凌目光阴鸷道:“若我是你,就赶紧劝自己的女儿早日死心,以免遭受杀身之祸。”

万人往定了定神,道:“你不会。”

元凌嗤笑一声,戏谑道:“昔日我不敢杀你的女儿,还要救你的女儿,是因为鬼厉看重她,看轻我。如今形势变了,你的女儿活过来了,而我这个恩人却被你这般百般折磨,你觉得如果鬼厉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会对你毫无怨言,会对碧瑶毫无怨言吗?”

万人往摇摇头:“我瞒着碧瑶,张小凡还不至于分不清楚。”

元凌目光惊疑地看了万人往一会儿,笑道:“天呐,你真不会以为这世上会有如此黑白分明之人吧?”

万人往脸色一变再变,道:“这都是你算好的?”

元凌笑道:“算的原也不是这套,但你这是瞌睡了就送枕头,我若是不真睡下去,岂不是辜负了你。”

万人往道:“你就不怕我向张小凡说?”

元凌轻笑道:“你说他会相信眼睛看到的,还是相信你嘴里说的?”

向问天在两人针锋相对时,已是一步步退出了房内。

元凌睨了他一眼,本也没打算收拾他。

向问天却被这一眼惊得拔腿就跑,碰到了被人扶着走来的碧瑶。

碧瑶没见过向问天,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万人往出门扶住碧瑶,责怪道:“你才刚好,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碧瑶道:“小凡走了,我一个人也怪闷的,爹爹,刚刚那人是谁?”

万人往道:“是爹的一个朋友。”

碧瑶要往里走,万人往却架住她,对着旁边的丫头道:“还不扶小姐回去?”

丫头惶恐地上来扶碧瑶。

碧瑶摇了摇手,道:“爹,你不用藏了,你里面关着什么人?”她提起裙子跨过门槛,往里走去。

倚坐在地上的元凌睁开眼睛看向她。

碧瑶也仔细地打量元凌,见他落难至此仍是风骨犹存,心中暗赞一声。

元凌半含酸地道:“好一位千娇百媚的姑娘。”

碧瑶从没被人这般当面称赞过,当下一怔,道:“谬赞……”

元凌却又道:“但你也只是运气好,天生就是女儿身,只生得精细些,矮小些便能轻易惹人怜爱。你这般蠢笨不会打扮的性子,连我贴身丫头萦风都比不上,不过是恰巧遇上鬼厉艰难的时候,若我也有这般运气,你这清秀有余的黄毛丫头,又算的了什么?”

碧瑶不料元凌出言不逊,又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便转头朝万人往看去。

万人往却让丫头扶着碧瑶回去。

碧瑶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元凌也懒得应付万人往,只倚着墙壁闭目养神。

他本就被之前向问天折腾受了伤,如今又上过水刑,最是阴湿的里子禁不住冻,这会儿便烧上头来,脑袋里昏沉沉的。

万人往请不走这个煞神,挥袖走了。

过了第二日,鬼厉赶回来,就急冲到万人往的书房来,还没等鬼厉开口问,万人往就叹了口气,说:“你要见他,就跟我来吧。”

万人往领着鬼厉找到了元凌,鬼厉一看那元凌竟昏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模样,便冲上前去,却又被法阵弹了开来。

万人往心中暗骂一声,解了法阵。

鬼厉冲上前扶起元凌,这一掂量就知道他瘦了许多,身上滚烫,手臂上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痕,还有烧黑的皮肉,看着万人往的目光立即要喷出火来,手上的噬魂棍便不客气地伸至万人往脖颈处。

万人往百口莫辩,却仍不死心巴巴说上一句:“此事碧瑶一无所知。”

鬼厉冷冷道:“我自是知道。”

万人往叹了口气,心想是栽在元凌坑里了。

鬼厉道:“这笔账,咱们来日再算。”

万人往苦笑道:“我今日算是知道,他一个无名小卒,如何会爬到今日之位。张小凡,我奉劝你一句,这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心性坚忍非常人可比,若是不多加防范,日后便会被其所噬。”

鬼厉冷笑道:“怕是你忘了,是他相信我这个看似愚笨之人,才落得今日虎落平阳的下场。”

这一骂竟将万人往骂成狗了,万人往气急反笑:“他说你憨直愚笨,真没看错你,简直是不可救药。”

鬼厉一把抱起元凌,径自朝外走去。


评论(32)
热度(274)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