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鬼厉X元凌】奇异志之东方元凌(完结章)

第十八章

鬼厉不敢在鬼王宗里多逗留,带着元凌出来,却看四处都是山野花草,无容身之地,遂抱着元凌往深处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块大石头旁,石头被日头晒得温热,正好将元凌安置上去。

鬼厉抱着他坐在石头上,细细查看了他身上的伤,果真是深的浅的都有,层层密密地叠在雪白的肌肤上,甚是惊人。

鬼厉心中深悔错信万人往,又恨自己对元凌偏见太深,以至于让他陷落险境,受小人这般欺侮。

鬼厉抱着他苦笑道:“原以为吃过一次教训,再也没有下一次了,但我这人实在太过蠢笨,以前识不清那些阴谋,现在又哪里能一眼看破?我只求你快点好了,我也不必担心遭人骗,不必怕那些诡计阴谋。”

此话刚落,怀中的元凌便睁开了眼睛,抬起手掌轻抚了一下他的脸颊。鬼厉欣喜地低头看他,道:“你醒了?身上哪里不舒服?”

元凌笑了笑,轻声道:“都是皮外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鬼厉见他言笑晏晏的模样,只以为他一醒来便会找自己算账,却没想到他还是对自己这般和颜悦色的,自己合伙其他人欺负他,他不以为忤,反而还像是以前那样对他好,他一时间竟呆住了,怔怔地看着元凌。

元凌笑着将脸藏在他的怀中,拦腰将他紧紧抱住,闷闷道:“我本就长得难看,现在又伤了这么些地方,就更是见不得人了,现如今你那小情人活了过来,生得还这么惹人怜爱,你定是不稀罕我了。”

鬼厉回过神来,也紧紧将他抱住,对他这示弱般的温情小意很是受用,连忙安抚道:“你……你生的这么好看……我……”鬼厉本就嘴笨,平时也不懂得如何讨人欢心,如今想说些恭维话都吞吞吐吐的,脸红成一片。

元凌抬眼看他,道:“那我好看还是碧瑶好看?”

鬼厉慌得额头冒汗:“这……是……嗯……都……”

元凌眼睛一眯:“都好看?”

鬼厉知道这事最忌摇摆不定,牙一咬,眼一闭,大声道:“你最好看!”

元凌噗嗤一笑,用袖子慢慢擦拭着他脸上的汗,柔声道:“我只是随口问问,男人本就天性爱女孩儿的模样,我比不上她,也不足为奇,但你现在既然这么说,就是念着我们的情分来安慰我,我已是很高兴了。”说完后,却又叹了口气。

鬼厉见他言语中都透露着对自己的喜爱在乎,心中又酸又软,感动不已,见他叹气,连忙便捉了他的手,问:“怎么好端端的叹气?”

元凌摇头道:“你可怜我,才拿这种话来哄我,我虽开心,但也知道这是你慈悲。你现在有如花美眷,定是不肯再跟我离开,你我相聚之日,也就这几日了。”他说到伤心处,一双眼睛盈满了泪水。

鬼厉松了口气,道:“并非哄你,碧瑶如今已经复活,我自是随你去。”

元凌眼中忽然放出异光:“那若是碧瑶挽留你,让你留下陪着她呢?”

鬼厉一怔,不由得低头看元凌的眼睛,见他眼中都是哀求之色,便被这样的眼神簇拥着发誓:“我不会留下!若有违逆,天打雷劈!”

元凌灿然一笑:“好好的,发什么誓?不过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你了,望你不要像之前那样骗我。”

鬼厉想起之前联合万人往的事,顿时汗颜,坚定道:“不会!”

而后鬼厉寻了水源,给元凌退了身上的热度,又敷了药,直至晚间的时候,山上风大,两人商量着下山找一客栈住着。才走到山脚,便看见有一人打着灯笼守在山门口。

鬼厉乍一看以为是万人往在找他们两人,自己拦在元凌身前,先过去探看,却没想到拿着灯的正是碧瑶,顿时停在原地,尴尬地看着她。

本来他因万人往的作为连带着对碧瑶也有了些芥蒂,如今又答应了元凌不留在鬼王宗里,未免碧瑶挽留,到时候伤了她,便干脆想着一不做二不休,连话都不留一句就跟着元凌回去,没想到却在这里撞见了碧瑶。

碧瑶面色犹带着几分苍白,寒风中她衣衫单薄,更是可怜。

鬼厉一见便想解开身上的袍子给她披上,但一摸身上,这才记得已经给元凌披了。一旁的元凌看他一眼,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解开领口的带子,要把袍子退给他。鬼厉连忙握住他的手,又替他把带子系回去了,说:“你也就只穿一件里衣,身上又没好,别再加深病情。”

元凌由得他帮忙,满脸柔情地看着他。

一旁的碧瑶静静地看着他俩,脸上已是带着几分酸楚,直到鬼厉帮元凌穿好了衣服转过身的时候,连忙上前说:“小凡,我跟你一起走。”

元凌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鬼厉背对着元凌,没看到他脸上的神色,便道:“碧瑶,你的伤还没好,还是在家里多休息吧。”

碧瑶脸上带着乞求道:“我没有什么大碍了,不会拖累你。”

鬼厉心软,叹道:“碧瑶,这么多年发生了许多事,我已经不是张小凡了。”

碧瑶猛地摇头,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道:“你胡说,你分明还是张小凡!”

旁边的元凌冷晶晶地看着碧瑶。

鬼厉握住碧瑶的肩膀,将她推离,声音却还是轻柔的,道:“碧瑶,我很感激你,你不顾性命地为我挡了这一剑,即使我现在又将你复活了,也还是还不了你的恩情,日后若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给我写信,无论如何我都会来助你。”

碧瑶睁大了眼睛,眼泪一颗颗往下落,哽咽道:“你……你不喜欢我了?”

元凌听到这个问题,也紧张起来,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鬼厉瞧。

鬼厉知道今天必须要伤害一个,虽不忍心,但也怕到头来耽误了人家,便道:“我……我喜欢了别人了。”

元凌立即唇角一勾,艳丽的容颜焕发出光彩。

碧瑶怔怔的看了一会儿鬼厉,垂下抓住他的手臂,默然地站在原地。

鬼厉只以为她已经放下了,回头拉住元凌的手,两人从碧瑶面前往前走。

忽然白光一闪,森冷的剑意逼近,鬼厉下意识便用噬魂扫开了朝元凌袭来的剑锋,手腕一转,将碧瑶手里的剑给绞了,噬魂棍停在碧瑶的喉间。

碧瑶抓着噬魂棍,目光幽深,咬着牙道:“鬼厉!我恨你!”

鬼厉不知如何安慰她,此时此刻大概她也不稀罕他的安慰了,只好收回了棍子,身手再拉住元凌。

元凌将手里的针又收了回去,暗地里对着碧瑶挑衅一笑。

两人的身影渐渐融于夜色当中,只隐隐听到笑谈声。

“我们要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我都随你去。”

“那回教里好不好?”

“也好,我让人在黑木崖后面开辟一块地方,到时候我们就避开人烟住在那里,什么人也不见。”

“好……只有我们两个。”

end

评论(48)
热度(292)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