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波霆/苏越/方樾】嫌疑人x

波霆这对会稍微涉及到浮浪的设定。

==============

第一章

为了爱,人能做到什么地步呢?

方木走进北京特有的破旧四合院中,这里四处散落着老旧的木材版和生锈的器具,墙底下摆着一排盆栽,盆栽里的草早就枯萎了,唯一的绿色便是院中间的那棵老槐树,春天发的嫩芽在贫瘠的枝干上脆弱地挂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后面的同事伸头伸脑地看着这个地方。

正对着大门的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衬衫下摆和牛仔裤都浸了血的年轻人走出来,神情平静地看着闯进来的一行人。

罗艺见状紧张地举起了手枪对准年轻人。

年轻人不为所动,眼睛放空了,说:“人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惊,罗艺举着手枪示警:“把你的双手抬起来,不要有其他的动作!”

年轻人慢慢地抬起双手。

其他J员上前扭住他的双手往后扣,并给他戴上手铐。

小门里面隐隐约约还有两个站着的人影,JC一并闯进去,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还有从他腹部渗出的大片血液。

Jc们训练有素地忙起来,有人去打急救电话,有人探查现场,有人收集证据,还有人把在场的嫌疑人都扣住。

方木却只看着眼前冷静的年轻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低着头,眼皮不抬,冷冷的一声:“百里屠苏。”

方木道:“你能告诉我,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屠苏低声道:“我把里面的人杀了。”

方木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屠苏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为了一个重要的人。”

这时两个警卫过来了,押住屠苏,推着他往警车走。

方木回过头,屠苏坐在警车里,车窗还没关上,他的眼睛看向了他打开的大门的方向。

方木心想,他到底在看什么呢?那个方向可以看到尸体吗?他在想什么?在回味杀人的过程吗?但是好像又不是,他满脸的释然,好像一场灾难刚刚过去了。

又有两个人从屋里被押解出来,一个是身形高挑,容貌俊美的青年,一个是穿着不俗,却最失魂落魄的公子哥儿。

他们依次从方木的眼前经过。

罗艺抱着平板电脑皱眉走过来,对方木说:“麻烦了,这两个人一个是HK的,另一个是TW。”

方木若有所思地看了两人的背影一会儿,才说:“太不寻常了,这两个人身上有伤口吗?”

罗艺摇摇头道:“按照他们现在裸露出来的部位和他们走路的方式来看,应该没什么事。”

方木道:“最奇怪的就应该是这件事吧。一个杀人凶手,会放过另外两个目击证人?”

罗艺道:“说不定是他看到我们来了,怕了。”

方木突然笑了起来:“你又不是第一天当刑J,别开这种冷笑话了。”

罗艺眨了眨眼睛,说:“这种问题当然要我们犯罪心理咨询师来解决了。”

邰伟这时从犯罪现场走出来,见到方木,就问:“奇怪,你怎么不去现场看?”

方木道:“当然是比起现场,案发现场的人的表情才是最好看的。”

邰伟挑挑眉道:“你小子知道了什么?”

方木摇摇头:“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奇怪。”

邰伟道:“那你进来看看死者吧。”

方木道:“真的死了?”

邰伟道:“死了有一会儿了,尸体以及变冷了。”

方木道:“人死了,三个大活人你看我我看你共处一室,其中有一个还是凶手?”

现场很凌乱,像是发生过激烈的冲突,折叠的四角桌翻到在一旁,上面的饭菜酒水洒了一地,而尸体却是躺在主卧里的,主卧里整整齐齐,丝毫不乱。

方木低头看到死者惨白的面孔,他的眼睛还没有完全合上,而是留着一条缝,低低地眯着,好像在闲适地睡觉,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他就像橱窗里干净的洋娃娃,永远地纯洁着。

幻灯片一闪,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桀骜不驯的面孔,他头上染着棕色的卷发,眼睛很亮,嘴唇抿着,下巴微微抬起,充满了不屈服的倔强。

邰伟道:“死者叫做张晓波,25岁,过往有打架斗殴的记录。犯罪现场所在地是张晓波名下的财产,他的母亲早亡,父亲于一个月前心脏病去世。值得注意的是,张晓波的父亲张学军曾于一帮黑社会结仇,张晓波脑颅受伤,张学军则是在斗殴过程中心脏病突发死亡。”

幻灯片一闪,出现了一个俊美的年轻人,长形脸,剪着毛刺的头发,一脸憨像。

邰伟道:“阿Ben,HK人,年龄23岁,来北京两年,工作地点在夜店,有偷窃记录。他有一个哥哥叫做阿bill的,现在还在HK.值得注意的是,他一直住在张晓波的家里,而且一个月前才把工作变更成为夜店的少爷,目前不确定是否与张学军一案有无关联。”

幻灯片又一闪,照片变成了一个穿着西装领带的年轻男人,他嘴角含笑,做着标准的笑脸,却完全不能让人觉得他在开心。

邰伟道:“项允超,TW人,年龄27岁,无犯罪记录。一个星期前来北京,家中有父母和哥哥,家底殷实,生意一般往来于台湾和HK之间,这次是第一次来北京。”

方木把资料翻到屠苏的那一页,刚好邰伟也在上面讲:“百里屠苏,G市人,年龄21岁,高校研究生,无犯罪记录。其父亲早亡,母亲健在,家世优渥,但三年前曾因病住进疗养机构,一年后放出。”

罗艺感慨道:“这四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聚在一起的。”

“为了最重要的人。”方木喃喃道。

邰伟在台上讲道:“现在掌握的情况是,百里屠苏供认其杀人罪,并且已经从凶器上检测出他的指纹。如果没有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接下来我们便会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

邰伟看向方木,道:“你怎么看?”

方木摇摇头,道:“不好说,我要直接跟百里屠苏谈一谈。”

散会后,邰伟带着方木到讯问室。询问室里的屠苏听到响动,却并不在意,双手扣着手铐放在台上,目光看着手臂中间圈出来的桌面,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方木坐到他的对面,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说:“还记得吗?为了最重要的人。”

屠苏抬头看了方木一眼,又低下头。

方木低声道:“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重要到这个人就是你生活的全部的意义,整个世界加起来,都不如那个人一根手指头。”

屠苏想了一会儿,郑重地点点头。

方木又道:“这个人是无辜的,即使你全心全意为了他,为了爱他而犯罪,但是他仍是在这个案子之外。”

屠苏有些了然道:“你想知道?”

方木笑了笑:“能说吗?你最重要的人,即使说了,也没有什么坏处,我只是一个比较好奇的心理学家而已。”

方木当着屠苏的面关掉了录音笔。

屠苏道:“我重要的人,是我的母亲。”

方木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的眼睛,却发现屠苏此时完全不带感情色彩,他只是平静地在讲述一件事。

屠苏又道:“母亲因为公司上的困难,曾经给过GY贿赂,张晓波手里的那封信上,就有我母亲的账号,我无法看着我的母亲因此而受牵连。但是当我向张晓波索要信件的时候,他拒不交出,我就动了手。”

方木道:“屠苏,你是个优等生,据我所知,你是北京顶尖学府里的顶尖学生,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断送自己的前途?”

屠苏道:“妈妈她快疯了,整天疑神疑鬼JC会来抓她,把自己关在屋里,嘴里还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所以我就亲自来找这个根源。”

方木问:“所以你跟张晓波之前不认识?”

屠苏道:“我不认识他。”

方木问:“那另外两个人呢?”

屠苏抬起头,眼睛不闪不躲:“我也不认识。”

评论(32)
热度(531)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