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峰霆衍生】嫌疑人X

第二章

邰伟将罐头咖啡放在方木桌子前,看他捏着鼻梁满脸疲惫的样子,问:“怎么样?”

方木扒开易拉罐的起子,喝了口冷咖啡,皱了皱眉,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道:“项允超和阿Ben都说不知道,没看到百里屠苏杀人。”

邰伟问:“你觉得哪个说得是真的?”

方木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都没有一句真话。”

邰伟叹了口气,说:“那么这两个证人今天就可以离开警局了。”

方木喃喃道:“要是他俩回到港台就麻烦了。”

罗艺走进来,说:“队长,百里屠苏的妈妈韩休宁带着律师来了。”

方木精神一振,道:“在哪?”

罗艺朝外边的等候处努努嘴。

方木抓了把头发,快速走出去。

大概是律师已经先行去接洽事务了,等候处只有韩休宁在。只见那韩休宁将头发盘起来,面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显得十分干练漂亮。然而她身上过于凌人的气势使得这份漂亮也变成了刻薄,面色十分阴沉,倒不是担心忧虑的样子。

方木走到她身边坐下,韩休宁只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

方木却一直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她的脸色。

许是这样有点失礼,韩休宁不耐烦的神情越发严重,直到她忽然忍受不了了,转过头去狠狠瞪着方木,冷冷道:“现在的JC都不懂得礼数的吗?!”

方木笑了笑:“我是负责百里屠苏案件的刑警,关于百里屠苏我有一些问题想问您。”

韩休宁冷冷道:“你有什么问题跟我的律师说。”

方木对韩休宁的冷脸毫不在意,道:“屠苏在案发现场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

韩休宁不耐烦道:“我说了我不回答任何问题。”

方木道:“他说‘为了最重要的人’。”

韩休宁的神情忽然一滞,继而脸色越发阴沉了,双目犹如能喷出火来。

方木道:“我问他最重要的人是谁?你猜他说谁?”

韩休宁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这个逆子……”随后便又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又紧紧闭起了嘴。

方木没想到韩休宁到这个关头了,还能这么临危不惧,不,也许不是临危不惧,而是冷酷无情。

方木道:“无论您刚刚想到了什么,但他的回答肯定不是您心里想的那个,他对我说,他最重要的人是您。”

韩休宁淡淡道:“哦?”

方木道:“他说是为了让您不再担心被查出来曾经贿赂GY的事情,所以选择私下里解决这件事。”

韩休宁道:“无论他说了什么,都不足以为证。”

方木挑挑眉,说:“哦?为什么?”

韩休宁道:“他十八岁的时候就显示出了精神异常,我只是把他送到了疗养院中,但没想到现在越来越严重了,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也控制不了自己,他说的什么贿赂GY的事情完全是他自己的意淫猜想,我清清白白地做生意,也不会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去竞争。”

方木叹了口气,说:“也是,见到您的时候,我完全想象不出他口中说的‘您惶惶不安,快被逼疯’的样子。那么您知道,他所说的重要的人是谁?”

韩休宁道:“我只是否认他因为太在乎我这个妈妈,所以才在自己疯狂的jing shen世界里想象我会要被zhua走的事情,我的儿子最重要的人是我,这有什么可否认的?”

律师这时刚好从后面的门出来了,走过来跟方木握了握手,道:“方J官有什么事情就来跟我说吧。”

方木笑了笑,说:“没什么,就聊聊。”

律师防贼一样带着韩休宁走了。

方木回到办公室,罗艺拍了拍方木的肩膀,说:“刚刚有一个人来询问张晓波的事,邰队正和他谈呢。”

方木点点头,朝邰伟的办公室走去,打开门的时候,正在被问询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方木顿时惊呆了。这是一个俊雅的青年,且不论他惊人的容貌,只看他周身的气质,也能令人心生好感。他看人的眼神非常温和,仿佛一潭深静的湖水,在春风中泛着柔波,通彻透亮又深沉广大,能容人却又疏离冰冷。

邰伟道:“这是张晓波酒吧里面的侍应生陵越,他来询问张晓波的情况。”扭头又对陵越温和地说:“吓了一跳吧,如果你有什么关于张晓波的信息,希望你能和我们队里的心理咨询师说一下。”

方木挑挑眉,心想邰伟这个对女人都不客气的家伙,怎么对一个青年这么和颜悦色?

方木对陵越笑了笑,道:“你跟我来吧。”

陵越点点头,起身跟在方木后面。

方木带着他去到自己的办公室,见陵越坐在那里,便觉得不能怠慢了人家,就翻找着柜子,好不容易翻出了一点陈年旧茶。

陵越接过茶杯,道过谢后,又不确定地再问一句:“张晓波真的……”

方木遗憾地点点头:“这种平常时经常见面,一下子人就没了,还有些不相信吧?”

陵越道:“是啊,前两天他还很兴奋地说营业额提高了的事情,还说什么如果这个月的营业额能一直维持,就请我们一起去吃火锅。”

方木道:“你看起来年纪比张晓波要大吧。”

陵越道:“也就大几个月吧,我今年25岁。”

方木:“你在酒吧工作多久了?”

陵越道:“两个月。”

方木问:“平常时张晓波跟周围的人关系怎么样?有没有仇人?”

陵越道:“晓波他的性子比较刺,得罪的人不少,但是街坊邻居都护着,所以也没多大的事,至于仇人……我没听说过。不过晓波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心里面装着很多事不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方木道:“这段日子有什么人专门来找过他吗?”

陵越想了想,摇头道:“没有,来酒吧的都是客人。”

方木问:“你知道阿Ben这个人吗?”

陵越茫然地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这个人。”

方木紧盯着陵越的眼睛,道:“可是这个人一直住在张晓波的家里。”

陵越无奈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没去过晓波的家里,他也不会主动说他家里的事。”

方木能看出陵越说的是真话,不甘心地再问:“那么百里屠苏这个人,你认识吗?”

陵越神情一动,惊讶道:“屠苏?为什么要问屠苏的事?”

方木心中大喜,总算是找到关联点了。

他抑制着心中的激动,道:“我只是对他的人际交往例行询问。”

陵越点了点头,说:“但是据我所知,屠苏跟晓波没有什么交往,他们应该是不认识的。”

方木道:“你跟屠苏是什么关系呢?”

陵越顿了顿,说:“他是我的师弟,我们是同一个导师教出来的。”

方木道:“你跟百里屠苏关系好吗?”

陵越摇摇头,道:“我们交情一般。”

方木皱了皱眉,又不觉得陵越在说谎,如果陵越跟百里屠苏关系真的这么平淡,相当于线索又断了。

方木道:“你的师弟就没有跟你提起张晓波?”

陵越道:“没有,他都不知道我在酒吧打工。”

方木问:“那项允超呢?”

陵越茫然道:“这个人我不认识。”

方木皱着眉记笔记。陵越这时倾身问道:“屠苏怎么了?为什么他和张晓波的案子扯上了关系?”

方木淡淡道:“对不起,案子正在侦查中,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陵越的语气非常肯定道:“屠苏是不可能伤害人的。”

方木停下笔,抬眼看着陵越,审视地道:“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你不是跟他关系一般吗?”

陵越并不在意方木刺人的目光,目光直视,道:“这是当然的吧,怎么可能对身边的人一点了解都没有?屠苏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是一个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伤害别人的人,所以绝对不会是他伤害别人。”

方木突然笑道:“你别乱想了,我并没有说百里屠苏是杀人凶手。”

陵越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又问:“那他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这边可以办手续吗?”

方木道:“他的妈妈已经为他请了律师,所以不必担心。”

陵越点点头,忽然沉默下来。

方木若有所觉地又看他一眼,笑道:“谢谢你的配合,这边签一个字就可以走了。”

陵越在纸上龙飞凤舞地签了字。

罗艺送陵越走了,邰伟溜到方木的办公室,问:“他怎么说?”

方木点着台面,道:“现在还不清楚。”

邰伟道:“怎么?把你也给难住了?”

方木看着笔记本上陵越的名字,皱眉思索道:“这个案子,互相牵扯的关系太少,好像都不认识,关系也非常地一般。”

邰伟道:“我感觉到,有一条深埋的暗线,一直串联着这几个人。”


评论(19)
热度(697)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