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二章

顾顺保护性地抬起两肩,将突击步枪架在两臂之间,侧身挡着树后面的秦风。秦风想说点什么,但是顾顺侧身时,他背后的R93狙击步枪那长长的枪管在无意间戳到了他的脸上。那枪管很冰凉,带着点死亡的气息。

秦风闻到过这种味道,就在巴裕强硬地压在他身上,他不能阻挡巴裕下流的动作时,从这支枪的枪管里喷射出的子弹,飞射地擦过眼前,把巴裕从自己身上打下来。

那一瞬间他意识到房间里的一切正被人注视着,包括自己自大的愚蠢,被巴裕玩弄得像一只濮水的鸭子的形象。

还有后知后觉的惧怕,万一那苗头不准,打在自己身上怎么办?!

秦风知道这是无缘由的埋怨,但是他就是有点忍不住。在这个狙击手出现在自己面前,用一种安稳而戏谑的表情看着他时,令他感到十分轻松,颤抖也平复的安然。于是那样的小脾气才那样得以放肆的说出。

这样很不该,自己应该感谢顾顺。秦风这样对自己说。

“喂……我……”

“闭嘴!”

秦风还没来得及生气,他那不合时宜的声音顿时被枪声掩盖过去。

子弹砰砰砰地打在身前的树根上,擦出明亮的火花。

火光闪动的一瞬,秦风看到顾顺坚毅严肃的脸。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晶莹闪亮,秦风怀疑他有夜视功能。不然顾顺没发子弹怎么能够发发不落,正中敌人。

“起来,这里不安全。”

秦风感觉到自己惊人的笨拙,他蹲得腿麻了,站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动作很慢。顾顺一把拽过他的手臂,扯着他继续跑。

开始两个人还持平,秦风有信心跑赢顾顺,因为顾顺背后背着一把大家伙,手里扛着突击步枪,这两支枪械加起来的重量让顾顺就像是在负重奔跑。

秦风奔跑的时候还想到,怪不得他之前要抱着自己跑,他可不会扔了背后的狙击枪,把自己带上去。

林间的枝丫咯吱作响,远处的几声枪响后,树林里再度安静下来。

秦风发现顾顺那边没有声音,林子太黑,他判断不出人在哪,茫然地放慢了步调。

“跑不动了?”

顾顺的声音在秦风的左前方。

秦风惊讶道:“我我我……怎么没没……听到你跑跑跑……步的声声声音?”

顾顺在黑暗中气息不乱地说:“要是逃跑都像你这么夸张,我们早就被射成靶子了。”

秦风喘着气,很不服顾顺的说法,他以为他在之前那几起案件中,已经掌握逃跑的技术了。

秦风听到一点莎莎的声音,不知道顾顺在干什么,呆在原地也不敢出声。

忽然身子又一腾空,秦风反射性地勒住抱住自己上方的人的脖子。

顾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不情愿:“抱紧了,你可真重。”

秦风不知道顾顺有没有听到自己的磨牙声,但是他已经学会了之前的教训,尽量放轻自己的音量,小声嘀咕道:“我我我……还有有有力气。”

“你听起来快要肺出血了。”

“没没……”

“秦风,我左耳耳机下的按钮,帮忙按一下。”

秦风只好伸出手,摸摸索索,碰碰顾顺的胸膛,找到顾顺的脖子,从顾顺的耳垂摸到耳机的线,再按下按钮。

顾顺有了些微的喘息声,秦风听到他大概是跟那个队长杨锐在通话。

“队长,我的头盔不在,无法得知其他人的位置。”

“你现在在什么方位?”

“车前进方向的三十度方位,步速奔跑约有三十分钟。”

“佟莉在你东南侧十五分钟步速之内。”

顾顺结束了与杨锐的对话之后,调整了奔跑的方向。

“我我我……我还可以以……跑……”

“确定吗?”

顾顺感觉自己的胸口被锤了两下,力道很小,不由得心头一荡。

顾顺觉得自己吞咽的声音好像有点大,将秦风放下地,重新拾起他的步枪。

“你……跟在我后面,别越过我。”

“好。”

顾顺心中还有点抱怨,这个男妓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撩人技能深入骨髓了,危急关头竟然弄这种动作让自己分心,回头一定要说说他。

两人奔跑了十分钟以后,渐渐进入佟莉所在的范围,然而佟莉此时的情况并不是特别好,她周围的敌人有点多,枪声密密麻麻地在耳边炸成一片。

顾顺考虑到后面弱不禁风的秦风,并没有选择靠近佟莉,而是回头带着秦风找到一棵粗壮的大树,对秦风说:“会不会爬树?”

“会!”

“很好,你先上去。”

顾顺举着步枪提防周围,等到树上窸窸窣窣的声音停止后,抬头往树上看了两眼,确认秦风的位置。然后顾顺将步枪收起来,稍微往后撤,而后双腿一弹,一下子就跳了两米高,而后利索地找到一个比较高的位置。

顾顺解下背后的狙击枪,用一只手枕着枪托,埋头眼睛盯着瞄准镜。

敌人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顾顺以手动的方式完成子弹送入膛室的动作,打一枪上膛一次。

秦风在顾顺稍下的位置,他的目力范围不能看到敌人,只能抬头看顾顺。看到顾顺的动作才想起顾顺所用的冷门R93,手动换膛的狙击枪已经很少见了,但是顾顺就爱干这种叛逆又显得很帅的事情。

就在秦风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发子弹“碰”的打在他上方的位置。

秦风还没来得及恐惧,那子弹又噗噗噗地更多地打在树干上。

上面的顾顺猴子一样灵活地吊下来,扯住窝在枝丫和树干间的秦风,抱着他一起从树上摔下去,两人抱着滚进落叶从里。

步枪急躁的子弹炸得树皮横飞,顾顺拉起趴在地上的秦风,再次带着他逃亡。

“我我我……们被发发现……”

“对方有狙击手,我干掉几个人后被发现了。”

“我我我……们不不去……”

“佟莉那边敌人太多,你不能过去。”

“那佟佟……”

“佟莉自己能料理。”

秦风还是第一次这么怨恨自己的口吃,这让他看起来无比地累赘。即使自己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也不能拖人家后腿才是。

“我我我……我知道这里里……的地图图……”

顾顺扯着秦风把他拽到一个树根下躲着,他摘下眼镜,目光十分锐利。

“你知道这个林子的地图?”

顾顺虽然也有背地图,但背的都是狙击地方附近的地图。救了秦风以后,大部队为了避人耳目,都是抄林间小路走,泰国树林众多,一时之间他也分不清楚哪个跟哪个。

秦风嘴角一勾,却又强自按下,仿佛不让自己显得这么得意似的,板着脸说:“我我我……背过全全……泰国地图。”

“好极了,你跟我说说。”

秦风拿了一根木枝,在地上比比划划,将自己了解的情况悉数分析给顾顺听。

顾顺联系上了杨锐:“队长,秦风知道一条小路,可以直接通到城郊。”

“能确保秦风的安全吗?”

“没问题。”

“我们所有人掩护你,你带着秦风先行突围。”

“是。”

顾顺低下头,看到秦风懵懂无辜的眼睛看着自己。

“能跑吗?要不要我抱着?”顾顺都没发现自己声音里狎戏的味道。

秦风一下子涨红了脸,猛地摇头。

“你跟紧点。”

顾顺看了看四周,天越来越黑了,头顶上树叶遮天,连月光都不见。考虑到秦风可能会遇到之前差点掉队的状态,顾顺拉住秦风的手。

顾顺这个动作立刻遭到秦风的反击,他不断地把手掌往外扯。

顾顺戴上夜视镜,满脸戏谑:“没吃你豆腐啊,小姐。”

秦风猛地又停止不动了。

顾顺的夜视镜让他完美地欣赏到了秦风脸上羞愤交加的表情。

两人拉着手跑了一阵后,突然秦风在后面说:“要要要……要钱的……”

顾顺一头雾水:“要什么钱?”

秦风道:“拥抱抱抱……拉拉拉手……都都都要钱……”

顾顺噗的一声闷笑:“你是什么行情?”

秦风道:“两两……千……”

顾顺道:“你还挺贵,要两千人民币?”

秦风嗫嚅着说:“泰泰国铢……”


评论(36)
热度(335)
  1. Yi Ghost画展吴山翠 转载了此文字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