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三章

远处激射的子弹令得这份闲适的“你你我我”聊天不得不中断。顾顺带着秦风绕着树木跑,飞射地子弹惊险地擦过他们的鞋边和耳旁。秦风耳朵灵敏,因此被炸得有些耳聋。

往往这种惊险刺激的时刻,不合时宜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秦风那整晚都异样的肚子此刻濒临爆发,奔跑中他感觉到肠子在打结,为此他慢下了速度,但是又不可不跑,因为他的手还紧紧扯着顾顺。

“你怎么了?”

顾顺很快发现他的异样,一只手环抱在秦风的肩头,半扶半抱的,逼着他跑快点。

“刚刚在佟莉那边的狙击手盯着我们。”

“我……我……肚子……肚子疼……”

顾顺沉默了一会儿。

秦风苦中作乐地想着:他不会是想打我吧?

但是疼痛已经远远超过秦风的忍耐程度了,即使他咬紧牙关,也并不能阻止从喉咙口溢出的破碎呻吟。

忽然顾顺架着秦风的手猛地转了个方向,秦风软软地顺着力道,坐在了树根底下。

一旁的顾顺快速地取下狙击枪,头埋入瞄准镜里。

树林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秦风背靠着粗粝的树皮,听到头顶上风吹树叶时的莎莎声。这样的声音于此刻的他也是一种折磨。

会不会死在这里?如果那样的话也太滑稽了一点。秦风茫然地想了想,他有些慌乱地把头靠到旁边蹲着的顾顺的肩背后面,力道撞得顾顺在开枪的时候经常打偏。

“shit!”

顾顺骂了一句,然而也没有其他更多的责怪了。

秦风寻到了一点温暖的慰藉,疼痛却并不能就此中断。他不住地蹭着顾顺的背,好像头顶着顾顺就能好一些一样。这并不能,他的动作使得顾顺不能瞄准对方的狙击手,只能像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傻瓜新兵一样漫无目的地打着对方狙击手所在位置的范围。

好在对方是个怕死的人。

顾顺恶狠狠地又想:但是绝对不能放那个狙击手活着出去,否则声名不保!

“你忍一忍。”顾顺提出了一个无比温和的要求,“至少五秒钟不要动。”

秦风也就是在顾顺不出声的时候能折腾折腾对方,顾顺一开口,他马上就觉得不好意思了。他掉了个转,然后委屈地用自己的脸去蹭树皮。

后面的顾顺安静了片刻,而后发出了一枚子弹。

那子弹落在哪了秦风没有听清楚,只感觉到顾顺从趴地的状态站了起来,把自己抱起。

顾顺奔跑的颠簸让秦风想从他身上滚下来,但他如今只是有气出没气进,彻底散在顾顺的手臂上了。

“你哪里受伤了?”

顾顺说这话时还不停上下摸秦风的身体,但是他并没有摸到血液一类的粘稠的液体。

“巴巴裕……给我……喂喂了药……”

“我知道,我看到了。那是什么?”

“我我……不不知道……”

黑暗中顾顺的神情冷肃,他想到了这次为了什么而出任务。

“你知不知道,巴裕是一个泰国制药公司的投资人?”

“不……不……”

秦风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没了声响。顾顺不得不找一个隐蔽的位置,将秦风暂时放下。

这一处刚好头上树叶稀疏,有月光照在凹凸不平的石头上。

秦风倚在石头后面,蓝白的月光轻轻的在他面上撒了一层。他头上汗津津的都是水珠子,额前的碎发一绺一绺粘在额头上,双眼睡沉沉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晕倒。

“来,张嘴。”

秦风模糊地听到顾顺的声音,依言张开了嘴。一块不知是什么东西被塞进了嘴里,带点苦的甜津津的味道,是巧克力。

他听见顾顺说:“虽然我有解毒剂,但是不知道你吃了什么,产生药物反应反而会害了你。你吃块巧克力顶顶抱,说不定你是没吃饭肚子痛。”

秦风惨兮兮地跟着顾顺笑,努力地点点头。感觉自己的手湿漉漉地揪扯着人家顾顺的衣服。这放在平常肯定很令人难为情。

转而又想:但是我现在快要被痛死了,管他呢?!

秦风辗转了不知有多久,有时候他会想想追兵为什么还没追来,这太扯了,天下太平了吗?有时候看看顾顺,发现他很帅,特别是鼻梁那里,很叛逆很狂傲,但是这被顾顺自己糟蹋了,因为他是个温柔的人。温柔的人配锐利的五官,太讨人厌了。

最后混混沌沌,不知道有没有晕,总之他是半梦半醒的状态,隐约有点知觉。

等他体内所有的躁动都平复下来,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顾顺稳稳地坐着,倚在树干上,闭着眼睛。

秦风发现自己正无比舒服地睡在人家腿上。他浑身酸软,爬起来还要扶着顾顺的肩膀,嘴里有点苦,大概是巧克力的余味。

秦风咂咂嘴,又有点甜丝丝的味道泛出来。

“多多久了?”

顾顺安静地看着他,打量了一会儿后,说:“半个小时。”

秦风惊讶道:“才半个小时?”

顾顺拎着断线的耳机,他头上有擦过头皮直到耳廓的弹痕,上面血淋淋的挂着一层皮。

秦风心中一惊,蹲下来仔细看顾顺的伤势:“你怎么伤了?”

顾顺道:“刚刚有人追上来了。”

“我看看!”秦风有点着急地把头凑过去,一只手按住顾顺的头,拇指刮开他的鬓发,发现血已经止住了。

顾顺把伤药和纱布塞给秦风。

秦风学过包扎,弄完后看着贴了半个头棉布的顾顺,说:“你现在好好好看多了。”

顾顺笑着骂他:“滚你妈的,没良心。”

顾顺背着机枪再度站起身,观察了一下四周,说:“现在有两个坏消息。”

秦风皱着眉说:“能能听好好好消息吗?”

顾顺眉毛一挑:“好消息是你觉得我帅多了。”

秦风有点脸红地撇撇嘴。

顾顺走在前面,嘴皮子开始耍贱:“嗯,还有一个好消息。你的少女病好了,恭喜你。”

秦风疑惑道:“少少少女病是什么?”

顾顺坏笑道:“痛经啊!”

秦风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顾顺笑笑后说:“我的耳机被打碎了,跟队长失去了联系。而且天快亮了,如果我们再不出去,就容易被敌人发现位置。到时候来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秦风顺着顾顺的话抬头,天是黑中带点瓷青色的,晨雾让林间湿度很大,闷且热。

秦风沮丧地说:“我不不知道现在我们所在的方位。”

顾顺道:“照着方位走就行了。”

秦风感觉受到了点安慰,于是重新打起精神跟着顾顺往前走。

此时已经能大概看清前路了,两人安静地走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到了下坡的地面幅度。

秦风站在高地,高兴指着山坡下的路,说:“看!那里就是公路!”

顾顺眯眼打量了片刻,说:“快走!”

秦风雀跃地加快了步伐,林间落叶很多,有时候不能分辨出有坎,就算是小心走也不能设防。

秦风的快乐心情令他打消了顾虑,也没有顾及到后面走路有点艰难的顾顺。

他走了一会儿,跳下一个大坎,回头想提醒顾顺。

但这么一晃眼,顾顺竟然就不见了!

“顾……顾顺!”

秦风在原地茫然地转了转,又再度往上攀爬。

到了上一个坎的下方,他才看到倒在低洼处的顾顺,以及顾顺身上盘着的超大蟒蛇。

秦风骇得下意识退了一步,脚偶然踩到顾顺身上掉下来的步枪。

秦风哆哆嗦嗦地拿起步枪,指来指去,不知道指哪里好。毕竟他可不是神枪手,把蛇崩了差不多也该把顾顺给崩了。

最后秦风一把扔了枪,跑上去解蛇。

秦风目测那蛇得有四米,他抓着蛇的尾巴反着缠绕的方向解,但是解了不到一圈,那蛇力气大得挣脱了他的手,重新又再缠上去。

秦风狠狠心,顺着蛇的尾巴摸到蛇的七寸,死命地掐下去。

蟒蛇瞬间就放开了顾顺,吃痛地挣扎,秦风知道这时候最好放下蛇身转头跑得越远越好,但是他刚放下蛇身,还在蟒蛇半米内的距离,瞬间被咬住了手臂,整条蛇瞬间就缠上他的肩头,蛇太重,他身体往旁边歪倒。

然而秦风一点都不担心了,因为他看到对面的顾顺举起了狙击枪。


评论(26)
热度(302)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