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三章

秦风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身子,瞭望片刻后,急速地奔到下一个建筑物的阴影处。他按住快速跳动的心脏,疲软的腿让他恨不得就地而坐,但他怕那样他就爬不起来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秦风眺望着不远处的建筑主楼,始终是不能靠近那里。如果他再不想点办法,那么这些人走后,他势必会被抓住。

秦风看向另一个方位,如果不能直接接触这些来人,那么钻到地下车库,等着他们来提车也是可以的。但是他并不知道车库的具体方位在哪里。

秦风转身悄悄地上了旁边的大楼,猫着腰,低头在护栏下面穿过,有时候屋里会传来人的说话声,可能有人随时会从里面出来,秦风腿肚子酸软,紧绷着神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的满是器材的房间。

秦风从屋里拿了手帕、绳子和刀具,然后直接躲到了女卫生间。

楼中有人活动,自然会上厕所,秦风紧张地抓着手里利器,等待着有人来开厕所的门。

等了一会儿,有脚步声踱了过来,打开门。

秦风藏在门后,一把扑上去,捂住女人的口鼻,先防止她出声,然后把手里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女人害怕地呜呜呜叫了几声。

“对对不起……”

秦风有点惭愧,如果不是他现在太虚弱,他也不会对女人下手。

“你你不要叫,你只需要回回答我的问问题,我就不不对你动手。如果你同同意,你就对着镜子眨眨眼。”

女人看向镜子,眼泪汪汪地眨眼睛。

秦风慢慢地放开捂住女人嘴的手,好在女人也没叫唤出声。

“你你知道车库在在哪吗?”

女人迟疑地点点头,说:“在主三楼旁边。”

“主三楼在在哪?”

“主楼东边第三栋,那边有个空地,专门放车的。”

“空地?”

秦风有点不好的预感,如果是在地面的空地上,就很容易被人发现。

“对,无论是我们员工内部的车还是外来的车都停放在那里。”

秦风把女人捆得严严实实的,用布塞住她的口,然后用细绳把门从外面反锁了,以防女人出来得太快。

秦风做好一切后,又悄悄地从一层楼的人的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快速地赶往主三楼。

然而他刚到主二楼的时候,就有一群人赶往主三楼,想来是女人已经被发现并且告诉别人他想往主三楼去的消息。

秦风躲在主二楼的四楼的一间杂物间里,现在主二楼整栋楼都拉响了警报,让所有人员撤离,清空楼层,想来不久后就有人来扫荡楼层来找他。

秦风从窗户往下看,有一队人进入了楼层。

秦风不得已出了房间,一层层往上走,尽量拖延时间。主二楼一共有二十七层楼,秦风在楼梯间里攀爬,虽然速度不慢,但底下总有脚步声传来,他疑心下一刻他就要被发现。

带着这个念头,越往上爬楼梯,就越有缺氧的感觉。

秦风肚子抽痛起来,里面的东西不适地翻动踢他,好像想让他休息休息。

秦风无力地伏着栏杆,一手抱着肚子,声音低低的:“别踢了……再再踢,被抓抓回去,你就当他他的实验品吧。”

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效用,奔跑缺氧令他头晕的症状伴随着眼花,直视着外面的太阳,一片盛光,回看后面的楼梯,扭曲分辨不出脚该迈哪里。

楼下的脚步声慢慢逼近了他。

秦风拖着疲累的身躯,慢慢地走在一片白光之中,手摸索到走廊的栏杆,趴着,再也没有力气。

他目光往下看,他已经爬了十七层,风呼呼地在高空中掠过,从这里跳下去,必死无疑。

如果被抓回去?

秦风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如果让他回去,然后生下肚子里的东西,然后这东西还可能再次成为“教授”的实验品,那他还不如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跳下去。

这个念头充斥在他的脑海里,引诱着他把脚跨到栏杆上面去,半坐在墙体上。

楼下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两个人抱着麻醉枪冲上楼来。

秦风没有理会,他往楼下看,深不可测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他的眼花症状消退了很多,能看到楼下面快速聚集过来的人群,那些人不喊也不叫,就在楼下这么看着他。

难道如果他从这里跳下去,尸体也还会成为实验品吗?

秦风想到这个可能,令他产生一种厌恶性的呕吐感。他捂住嘴低下头,只在那低头的一刹那,一个小红点突然射进他的眼睛。

他循着那红外线的光来的方向,远眺而去,看到对面楼层一个掩着窗户的窗台。他的视力没有这么强,看不清楚窗帘缝隙后面到底有什么。只是这点红外线令他想起一个人——顾顺。

他在哪里?如果死在这里,他会不会伤心?也许会,至少他们在亲吻的时候,他的眼睛告诉他,顾顺是爱他的;或许不会,在长久以后,那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能困住一个人多久呢?能让一个人想念多久呢?他的人这么风趣性感,数不尽的人想往他怀里扑,最终有个人会再次成功住进顾顺的心里,然后他就成为一段不值一提的记忆,一个芭提雅的艳遇。

秦风一边想着,一边怒火中烧,他的抑郁在这一刻被嫉妒的情绪打败,身体也就不再往前。而这么一顿,后面靠近他的人就忽然倒了下去。

秦风惊讶地看过去,第二个人又倒了下去。

两人肩膀上多了两个血洞。

秦风一惊,又再次转头,看向对面的窗台,窗台上还是打着遮光窗帘,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但是秦风心里就像是被打了一针镇静剂,他手忙脚乱地从栏杆上爬回去,把地上的麻醉枪捡起来,抱着往楼下冲。

下面还有人往上面跑,如果是在楼道上跟秦风相遇,就被秦风用麻醉枪给击倒,如果是在走廊上,对面的狙击手就会帮秦风逃离。

楼下一片慌乱,人群四散逃去,秦风在混乱中逆着人群往车库的方向跑去,期间有人想接近他的,还没能靠近他,就会被楼上的狙击手解决。

顾顺!一定是顾顺来帮他了!

秦风一边跑一边兴奋地想,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谁会在此刻救他,而谁又会有这么好的枪法。

他要得救了!

秦风躲在车后面,他记得这辆车,就是一开始驶进来的那辆。他躲藏的同时不断探看观察着周围,以防有人接近而他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影朝这边走来。

秦风按捺住呼吸,把脚边的麻醉枪捡起来抱在怀里,看着人影一步步逼近,等到那人影完全暴露在秦风的视线中的时候,秦风却忽然扔了手中的麻醉枪,朝来人奔去,一把抱住来人。

“顾顺!”秦风抱着顾顺的腰,将所有的颤抖都埋在顾顺怀里,“顾顺……”

顾顺挑挑眉,手却不由自主地摸了摸眼前人的头发。

“你就是秦风是吧?”

秦风疑惑地抬头,不太能理解他这句话:“什么……什么叫我就是秦风……?”

顾顺摸了摸浅浅的头发,他的手术疤痕还没能去掉,笑道:“我不认识你,总要跟你确认一下身份,不然救错人就麻烦了。”

秦风一颗心顿时被冻成寒冰。


评论(32)
热度(216)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