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四章

车内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秦风身上披着毛毯,独自缩在车后座上。顾顺在他的左边坐着,嘴里叼着没点燃的烟,只是干嚼着,护目镜后面的眼睛却一直往秦风那边瞥。

秦风冷冷地道:“看我干什么?”

顾顺想不到他这么敏感,干笑了一声,往前面看的时候,后视镜里面李懂偷窥的眼睛在闪烁。杨锐在副驾驶,没出声,但顾顺怀疑他也竖起耳朵听他的动静呢。

大家都在看他的热闹。

秦风又道:“车车里这么黑,你你戴眼镜干嘛?”

按理来说秦风现在对顾顺就是一个陌生人,但顾顺却很熟悉秦风这样对他很不客气的语气。

顾顺笑着接过了话,还显得有些讨好:“还没能确定彻底安全,我需要随时行动。”

秦风瞥了一眼他,先前没见到他的时候整天地想,现在是见到了,却又觉得顾顺讨厌起来,特别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特别讨人厌。

秦风恶声恶气地说:“用不着这么担心,不管别人记不记得我,我一个人的时候还不是好好的?”

顾顺求救的目光看向后视镜里面的两双窥探的眼睛,没想到前面的两个人又躲开了。

顾顺干巴巴地说了声:“我……我抱歉?”

秦风一听他道歉,又把嘴巴给闭上了,眼睛气鼓鼓地不看顾顺,只盯着驾驶座的后面看,像是要把座椅靠背烧一个洞出来。

顾顺无奈之下只好摘下护目镜,看向秦风:“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状况,我之前被弹片弹到了脑子,得进行手术。”

秦风哼笑一声:“是啊,我可清楚了,前两次还是花了我所有的积蓄给你凑的手术费。”

顾顺又开始看向后视镜,偷看的两个人又闪开了。

顾顺只能继续尴尬地说:“花了多少?我还给你吧。”

秦风扯在毛毯上的力道简直是要把毯子给撕裂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生气,不过转而又想,这样的状况怎么不令人生气!

秦风无视了一旁的顾顺,看向副驾驶座的杨锐,问:“杨队队长,你有笔和纸吗?”

杨锐默默地递了纸笔给他。

秦风唰唰唰写下一个号码,说:“五百万,打到我卡里。”

顾顺默默地接过纸条,也没问怎么会这么多钱。

秦风恶狠狠道:“好了!我们彻底两清了!”

顾顺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把纸条揣兜里的时候,听到旁边一声吸鼻涕的声音。

顾顺看向秦风,发现他已经哭了。他用手背压着眼睛,不停地擦拭,像是痛恨自己会哭一样,把自己的眼睛弄得通红。

顾顺伸手过去握住他擦眼睛的手,秦风敏感地大力一甩,却没能甩脱顾顺的桎梏。

秦风怒火和委屈一同爆发出来,抬手就给了顾顺一拳。

顾顺没躲,脸被拳头砸到座位靠背上。

秦风双手一抓,把顾顺的衣领拽住扯到自己面前,双目喷火道:“你让我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然后两手一甩说你不记事,把我彻底丢下!你知道我这几个月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我还每天祈祷你会来救我!”

秦风一想起之前的牢狱生活,就止不住地害怕。他怀孕以后脾气本来就奇怪,到了那种地方,不说发脾气,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见到了那些实验人员,更是要花费心思斗智斗勇,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如今好不容易见到罪魁祸首了,那些压抑的脾气怎么不往顾顺脸上扔。

顾顺受了一拳,脸颊上生疼,虽然心里冤枉,但是又不敢反驳,彼时他离秦风很近,能看到他因牢狱生活而隐藏起来的白到透明的皮肤,光滑而细腻,脸很嫩,顾顺甚至怀疑他有没有成年。

自己该不会禽兽到连未成年人都不放过吧?

秦风的样子实在是可怜,顾顺叹了口气,顺手把秦风搂进怀里。

秦风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在顾顺怀里睡着了。

前面开车的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杨锐转过头,看到趴在顾顺怀里的秦风肚子鼓起来的模样,对顾顺说:“你受着点,他这种时期脾气不好也是正常的。”

顾顺不明其意,说:“队长,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杨锐缩回座位上,说:“回去跟你详说吧,还要给秦风做一个检查。”

一行人飞速地去到医院,医院里早有医护人员推着病床来接应,顾顺抱着昏睡过去的秦风,把他放上去,随着医护人员一起去检查室。

秦风被推进去了,顾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看向杨锐:“可以说了吧?”

杨锐干咳一声,说这种事让他感觉有点尴尬:“你之前出任务的时候,跟秦风好上了。”

顾顺不怎么意外地挑挑眉:“看起来是这样,这就是你要说的?”

杨锐摇摇头,说:“秦风之前在查一个少年失踪案,无意中吃了制药公司那边的新型药片。你也看到了,这种药片是开发人体的,制药公司那边抓了大量的少年人体,就是为了试验这种药片的功效,可惜这种药片有强烈的副作用,试验对象十不存一,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只有秦风成功挨过了。”

顾顺皱了皱眉,道:“开发人体什么?”

杨锐张了张口,没能说出那个字眼。

这时医护人员打开了门,对杨锐点点头,说:“没问题。”

杨锐拽过顾顺,对医护人员道:“能不能让他进去看看?”

护士瞥了顾顺一眼,问:“这位是?”

杨锐接道:“是孩子的爸爸。”

顾顺满腹狐疑地看向杨锐:“爸爸?你在说什么?”

杨锐推了他一把,说:“快去吧!进去你就知道了。”

护士敞开门,说:“快点吧。”

顾顺无奈只能走进去,他环顾了一下,就看到了秦风的病床,和他旁边闪烁着黑白图的显示器。

顾顺随着护士走过去,在检察人员的旁边停下,看着显示器。

“这是B超?”

检察人员手里的东西又移动了一下,仔细地看着屏幕,面无表情地说:“孩子有五个月了,发育良好。”

顾顺看了看显示器,又看了看医护人员顶在秦风肚子上的手,震惊地回过神来:“你你说这是……是孩子?”

医护人员疑惑地抬头看他:“不是你的吗?”

顾顺下意识地:“不……不是……”

医护人员狐疑地面面相觑。

顾顺想起杨锐在外面说的什么“人体开发”,什么“孩子的爸爸”,突然打了个激灵,压抑着心中的震惊,结结巴巴地说:“对……对!我的孩子!”


评论(28)
热度(22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