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五章

顾顺从病房里走出来,刚来的唐仁跟他打了声招呼:“秦风怎么样了啊?”

顾顺摇摇头,跟唐仁说了句:“他醒了,不肯说话。”之后,就走开了。

唐仁挠了挠头,嘀咕一句:“搞什么?”

唐仁推开门,一阵风从窗口直吹到面上,窗帘随着风抖得哒哒作响。唐仁走过去把窗关了,回头看半坐在床上发呆的秦风,说:“老秦,你回头得跟顾顺说说,你都要当妈了,不能这么吹风。”

秦风一听就炸了,面上的忧愁,眉间的尖蹙,全都涌成了怒火,瞪着唐仁:“你你你说谁当妈了!”

唐仁拉了张凳坐在床边,手里抓了个苹果,一口就咬了半个,嘴里汁水淋漓地喷溅:“我可都知道,顾顺他领导跟我说了,说你这是吃了什么药。诶你这孩子,出来搞出人命,我怎么跟你婆婆交代?”

秦风被他说得羞愤至极,涨红了一张脸,却一个词都蹦不出嘴。

唐仁单手拿着苹果,一手掏手机,说:“刚好,你婆婆前几天跟我打电话问我你的情况,我就……”

唐仁话没说完,秦风就扑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急道:“你跟阿婆说了?!!”

唐仁被秦风突然的动作给惊住,苹果块往喉咙里一进,急赤白脸地狠捶胸口。

秦风着急地摇晃他:“你说啊!你跟阿婆说了?!”

唐仁好不容易咽下去了,吐出一口气:“说了啊!这么大的事,不跟你婆婆商量好,你一个小屁孩,自己能有什么主意啊?”

秦风快疯了,摇着唐仁吼道:“你说什么了?!你到底说什么了!”

唐仁拍了拍他的肩膀,拿出手机打电话过去,然后把电话直接塞给秦风,说:“你跟你婆婆说啦!”

秦风手忙脚乱地接过手机,跪在床上,弯着腰缩在枕头里,大气都不敢出。

手机里的阿婆兴冲冲地:“秦风啊?听唐仁说你做了变性手术是怎么回事啊?!”

秦风顿时傻眼了:“变变变变性?”

秦风回过头拿拳头猛打了几拳唐仁。

阿婆说:“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阿婆商量啊?变成一个小姑娘那哪行啊!你可是我们秦家的独苗!”

秦风结结巴巴地捧着手机:“我我我没有……”

阿婆冷哼一声:“唐仁还说你在泰国认识了一个男的?怀孕啦?!这印度的手术现在这么高超?”

秦风放下电话双手开始捶唐仁。

阿婆在电话外放里中气十足:“那小伙子叫什么?家里有什么人?有没有兄弟姐妹?做什么的?家里有房没有啊?他自己有房吗?房产证上签你的名吗?”

秦风急道:“没没没有!阿婆你你你别听唐仁说。”

唐仁在旁边兴高采烈地:“表姐,你放心啦!医生说了是个男孩儿啦!”

阿婆在电话里也高兴地说:“男孩儿?男孩儿好啊!”

唐仁喊道:“是啊!房产证上我盯着,保准让那男的签秦风的名!”

阿婆一嘴地应道:“好啊好啊!哪儿的房啊!”

秦风把电话关了,揪着唐仁的衣服,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唐仁笑嘻嘻道:“诶,别害羞。你还太小,头回容易吃亏。就顾顺那上有老旁边还有兄弟姐妹的,你应付不来。跟你阿婆通通气,她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秦风黑着一张脸:“谁说我要把这怪物生下来的?!”

唐仁笑容猛地一收,狐疑地问:“你要打胎?”

秦风刚脾气上来,也就这么一嘴说出来,现在别人一问他,他倒像是拿不定主意似的,低着头不说话。

唐仁一脸严肃道:“你可想好了啊。听说你吃那药,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万一你把肚子里的打了,连自己的命也没了怎么办?”

秦风咬着嘴唇,眼睛往下看,别别扭扭地:“万一搞出个小怪物,那怎么办?”

唐仁“呸呸”吐了两口口水,说:“大吉利是,你这孩子怎么喊自己儿子叫怪物呢?你懂得胎教吧?嘿!你别看他现在就一胎儿,你说什么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叫他怪物,明儿准只跟顾顺亲,我看你怎么办。”

秦风激动地涨红脸:“它它它敢!我我我这么辛苦!”

唐仁说:“所以说你年纪轻容易吃亏。”

秦风眼睛又黯了下来,说:“顾顺不不不记得我了。”

唐仁摸了摸脑袋,道:“我看他那样子不像是想不认账的。”

秦风茫然地摇摇头,他还不知道遇到这种事要怎么处理,原本如果顾顺记得,那么他可以和顾顺讨论,现在却全都要他承担,全都要他拿主意,他却对自己所处环境的艰险一点预料都没有,也不知道选择哪一个会迎来更深的黑暗。

唐仁道:“那我叫他过来。”

秦风拉住他:“我我我不想见他。”

唐仁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能够因为你结巴就害怕跟人说话呢!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你就算你当妈了,你也教不好孩子!”

秦风气道:“我我我不是妈!”

唐仁道:“你这孩子怎么就不会听别人说话呢!算了!你在这等我!”

唐仁没管秦风的喊声,走出了病房,看到还没离去的顾顺在走廊对面站着抽烟,身上只穿着短袖迷彩服。唐仁想起顾顺是个神枪手,气势就消下去一半,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顾顺在抽第二根烟,忙不迭把火送过去。

顾顺挑了挑眉,也没客气,把烟凑在打火机上点了。

唐仁赔笑着说:“秦风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跟他结婚啊?”

顾顺猛地咳嗽起来,嘴里的烟喷进喷出,把自己呛个半死。

唐仁眉头一拧,说:“你是不乐意啦?!”

顾顺便咳嗽边摆手,好不容易喘了口气了,说:“太……太突然了。”

唐仁烦恼地抓了抓头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啊?你看到秦风现在这样了吧?是你以前干的好事对不对?他一个刚十八上大学的孩子,又不能打胎……”

顾顺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他刚十八?!”

唐仁翻了个白眼:“刚十八你也下手啦!你看看他这样,说他十六都有人信,当初你可没管十六十八。”

顾顺摸了摸下巴,想起秦风的样子,仿佛眼前就能看到一张年轻精巧的脸,一双明亮的黑眼珠微微一转,笑盈盈地看着你,嘴角展出一颗小虎牙,满脸都会泛出润泽的光。但仔细想想明明没见过他笑的样子,他一见到秦风,秦风就跟他生气,但生气的时候也好看,板着一张脸,那倔性就上来了,眼睛发光一样亮,是属于美人的倔性,看着令人想打碎他。

怪不得以前会不顾一切地下手。

顾顺想到这样,不禁微微一笑。

唐仁看顾顺那样子,长叹一口气,说:“他刚十八,人又傻里傻气地,被人欺负死也不奇怪。”

两人正谈着,一个护士推着推车过来,看到顾顺在抽烟,狠狠瞪了顾顺一眼。

顾顺赶紧把烟给灭了,说:“我和他先谈谈。”

顾顺走到房门前,拧门竟然拧不开,房间在里面锁了。

唐仁也帮忙敲门:“秦风,是我啊唐仁!”

里面没应声,顾顺脸一沉,想到之前制药公司的事,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两人走进去一看,病床上空空如也。

顾顺看了一眼后就往外走,唐仁往窗外一看,下面吊着一条长长的被单加窗帘,唐仁暗骂一声:“这小子疯了?以为自己是功夫巨星?”

顾顺跑到一楼,拿出证件询问前台,将秦风描述了一番。

前台的小姑娘没一个能回答出来的。

唐仁气喘吁吁地跑上前来,说:“他……他是从外面跑走的。”

顾顺打了个电话给杨锐那边,边打电话边往外走:“对,是队长。前五分钟的样子,麻烦队长帮忙查一下。”

顾顺和唐仁则走出了医院,兵分两路往不同的方向先找着。


评论(26)
热度(183)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