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七章

秦风看书很入迷,顾顺想起唐仁发给他的对付秦风的手段,最好就是一本他没看过的侦探小说。起先他还不信,只是在网上随便查了查,用的时候没有多少把握,倒是秦风真的就这么入迷了。

秦风为了一本新的侦探小说而真的原谅了失忆的爱人。

顾顺不得不有些好奇:“听说你是读警校?读什么专业?”

秦风看了半晌书,才反应过来顾顺在跟他说话,只好敷衍了一句:“刑事侦查。”

顾顺道 :“你以后想进刑警大队?”

秦风对这个问题很敏感,他放下书,眼睛看向顾顺,防备而敌对:“怎么?你你绝得我不不够格?”

顾顺对秦风突然的敌意摸不着头脑,说:“我只是觉得刑警比其他警员危险一点……”

秦风冷笑道:“你你是看不起我。你觉得刑刑警就是应该像你这样大大块头吧?不然怎么制服歹徒?或者是觉得我说话结结巴,思维也会跟跟着不流畅?但是你错了。”

顾顺已经回味过来了,自己没留神踩到了秦风的雷,这会儿正炸着呢,但打听打听也无妨,于是接道:“这是一般人的想法吧?”

秦风瞪着顾顺,道:“那那你的想法呢?!”

顾顺笑道:“我的想法对你很重要?”

秦风定定地看了顾顺一会儿,冷笑一声,转身躺下,扯着被子盖住头,打算就此不理顾顺了。

顾顺下了床,坐到秦风对着的那边。

秦风伸手去推他,被顾顺连着被子一起抱起来,整个人只从被子里伸出一个头。他头发凌乱,肩膀光滑赤裸,皮肤比包住他的白色的被子还要白,由于年轻,细腻的骨肉几乎泛着羊脂玉般的光华。

秦风不耐烦地将头一撇,说:“我要睡了!放开我!”

顾顺道:“学校里的人觉得你瘦弱,觉得你结巴,因此而看不起你?”

秦风咬着嘴唇,鼻子酸得他要掉泪,偏偏想要盖住欲哭的眼睛的手还被困在被子里了,于是无法抑制的眼泪直往下掉,偏偏又不服输地瞪着人,一副受了很大欺负的样子。

秦风梗着脖子道:“没有人看不起我!”

顾顺道:“要不要我拿镜子给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

秦风低下头往被子里一搓,眼泪什么的都被擦上面去了,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阴沉地瞪着顾顺。

顾顺讪讪地放开了秦风,秦风倒下就睡,又跟顾顺闹起冷战,说:“你快走,我看到你就心情不好,心情不好你儿子也别想好受。”

顾顺叹了口气,摸了摸秦风的头发,秦风把被子往上一提,躲开了。

顾顺只好起身走出去,外面已经是午夜了,医院里又阴沉又湿热。顾顺下了楼,在医院外面的小卖部买了冰的罐装咖啡,喝完总算不那么燥热了。

他随地坐在阶梯上,把罐装咖啡的空罐搁在旁边,抬头的时候正好能看到秦风的病房的窗子。他视力极好,因此能看见里面微弱的灯光。

他心想,真是一团糟。

无缘无故地就没了前几个月的记忆,然后被告知他有了恋人,接下来更猛,居然还有了孩子。虽然事实上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他的,但感情上他远远没有接受那么多,他的距离感不能在这么短短几天里消除。

秦风并不能体谅他,也许因为他太年轻了,而且又是受害者。

但是真难以想象以前会选择跟他在一起,恐怕那是受了美色所诱?

顾顺想想也不是没可能,毕竟秦风连生气的时候都美得惊人,冷漠的时候你还想贴他热脸,脆弱的时候简直想趁虚而入。

可能就是天生的容貌优待,秦风根本就没有体贴人的心思。

真没想到以前的自己是个看脸的人。

顾顺对着月亮胡思乱想,他的工作让他习惯于在寂寞中等待时机,他有很多种在不动的时候打发时间的方法,因此在夜晚里独自在台阶上坐一晚上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麻烦事。

到了太阳升起的时候,顾顺才摸出手机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麻烦人家查秦风的学业情况。

等到顾顺买完早餐的时候,电话才又打过来了。

此时他站在秦风病房门前,手上拿着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你要我查的秦风他根本没上大学,你给了我错误信息我才要查这么久。”

顾顺疑惑道:“没上大学?不可能。”

电话里的人说:“那确确实实是名字和照片都对上了。这孩子考了两年警校,两年都被刷下来了。他挺牛的,笔试两次都是第一,但就是面试过不了。好好一个天才少年,本来十六岁就能上大学,你看拖到现在。以他的成绩,去考哈佛得了。”

顾顺领会过来,必定是面试的时候他的口头表达有问题,考官不让过。

顾顺简直不能想象作为一个学生,秦风现在的困境。从小是天才儿童,竟然考了两年都考不上自己要上的大学,如今是第三年,时间都还花费在孕育生命这件事上。

算一算现在已经是六月份了,离高考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顾顺脑子一片空白,那他岂不是又耽误了秦风一年?

或者是耽误秦风一生?

顾顺心想,原来不是秦风不体贴,是已经体贴到把所有被打落的牙齿肚子吞了。居然连害他这么惨的罪魁祸首失去记忆,也就闹两天别扭,真是不可思议的伟大胸怀。

顾顺又联络了杨锐那边,但杨锐那边给的答复却是让秦风先在泰国这边治疗,毕竟科学药物组那边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目前还不好判定秦风的状态,要密切观察。在生命面前,其他事情可以往后挪。

顾顺打电话打得没玩没了,秦风老早就在屋里等着顾顺的早餐了,也看见顾顺手里拿的早餐袋。但看他就是不进来。

秦风连带着肚子里的,饿的头昏眼花,过了晕眩期以后,他的食欲就一天大过一天,但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风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开了门叫走廊里的顾顺:“进来打电话。”

顾顺当然不能在里面打电话,他把早餐放在桌上,看秦风一个个拿来吃。

顾顺看他吃得开心,心里却反而越来越堵,忍不住问秦风:“你想不想回国?”

秦风拿包子的手一顿,还是抓住了,塞进嘴里,看着顾顺:“我这情况你们领导准我回国?”

他本人倒比顾顺有觉悟多了。

顾顺道:“我尽量为你争取争取。”

秦风冷冷看顾顺一眼:“不了。”

顾顺惊奇道:“你不是想回国?”

秦风道:“回国被朋友笑死吗?”他目光看向肚子,露出无奈又焦急的神色。

顾顺顿时难受得说不出话,过了一会儿,歉意似的说:“是我拖累了你。”

秦风没有再呛顾顺,只是平静地道:“也不关你事,给我吃药的人又不是你。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顾顺道:“过两天结果出来以后。”

秦风问:“我住哪?我身上没钱了。”

顾顺道:“我已经往你的卡里转了之前的医疗费。”说完就等着秦风来跟他生气。

没想到秦风又出人意料的没有生气,而是接受了顾顺还给他的医疗费。

秦风开始精打细算:“我在外面住也要我出钱吗?”

顾顺道:“没有,我们队长会安排另外的房子给你住,但是你要接受二十四小时监控保护。”

秦风点点头,他对监控保护没什么不满,事实上他早就被之前的监禁给吓破胆了,现在有点保护措施对他来说真是求之不得。

秦风问:“唐仁能住进来吗?他在泰国也是住宾馆。”

如果唐仁在恐怕要对秦风顺便捎上他而感天动地了。

顾顺这个倒是可以做主:“可以。”

秦风对新的住处展现出另外的兴致勃勃,问了住处的地址,还在地图上查了查,对房子四周的情况也顺便做了解。

顾顺在旁边看他事无巨细的一番准备,赞叹道:“你做事很细心。”

秦风耸耸肩,说:“我怕到时候又要逃亡,还是摸清楚情况比较好。”

他看图书的速度很快,几乎是扫一遍就过。让顾顺想起调查里都是秦风是天才的结论,到了现在才有点认知。

这让秦风纯洁无垢的脸上洋溢着智慧与理性,求知的眼睛里永远都是闪烁的光芒。他不是跟唐仁吵架时的冲动稚气,不是跟顾顺冷战的针锋相对,这样的时刻才是充斥在他生命中,流淌了十几年的,只属于他自己的光辉的世界。


评论(24)
热度(196)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