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八章

秦风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公寓式的住宅楼,铁灰色的粉墙,窗户用白色,显得十分规整和干净。

一旁的唐仁也显得十分兴奋:“老秦!你看那边的外国人。”

秦风朝着指向看过去,果然三三两两的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进进出出。

唐仁将身上的衣服往自己领口一提,装相道:“这才对,说什么我们都要是这种待遇的。”

站在秦风右边的顾顺提了提鼻梁上的墨镜,他穿着一身利落的黑色,显得身形高挑,肩膀宽厚,即使肩膀上挂着一个彩虹竖纹的蛇皮袋,也硬是让他的气势给提成了时尚单品。

唐仁从后备箱再搬下几个箱子和蛇皮袋,对顾顺颐指气使:“别傻站着啦!过来帮忙啊!”

秦风听了,转过身也去搬,被唐仁一推。

唐仁道:“你就别来添乱啦!”

秦风气道:“我我我哪里添乱?!”

顾顺快速地搬下行李,也劝了一句:“你别动,我和唐仁就可以了。”

这边正忙着,公寓里出来一行人,朝这边走来。

秦风朝来人打了声招呼:“杨队长,你们也在这边住啊?”

杨锐点点头,说:“这样我们进出公寓才不会遭人怀疑。我们在你们楼层下面。”

秦风打量了一行人,突然说:“那个‘教授’,你们没抓到是吗?”

杨锐等人面上都是尴尬的神色。

秦风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没有再说话。

他们在杨锐等人的帮助下快速地搬进了公寓里。

晚上的时候,顾顺点了很多外卖摆在台上。

佟莉笑道:“点这么多?之前你欠我们的钱可没还呢!”她还没说完,旁边的张天德用手撞了撞她,示意她看向秦风。

正在摆盘紫秦风抬头看着这边。

佟莉无奈地对顾顺抛了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吃饭的时候,只有唐仁嚷嚷的声音。

李懂看秦风吃饭还走神,米饭都掉了把空筷子塞进嘴里的样子,夹了点酸豆角到秦风碗里。

秦风一愣,看向李懂,倒是认出了,貌似李懂跟顾顺的关系挺好的。

顾顺拿着一碗汤回来,放在秦风旁边。

秦风加了点酸豆角吃,爽口的感觉很符合他现在的胃口,紧锁的眉头才稍稍松了松。

李懂笑道:“我姐之前怀孩子,也是喜欢吃酸的,你要是也喜欢,让顾顺帮你多买点。”

顾顺看秦风吃完了一口,就在一旁催促:“你快喝汤。”

秦风就当没听见,再夹了一筷子酸豆角。

徐宏打趣道:“那汤顾顺可放了人参进去的,之前借钱也是为了给你进补吧?”

顾顺对徐宏挤眉弄眼。

徐宏无视了,笑着对秦风说:“顾顺什么本事都没有,只会打枪。”

秦风听了,嘴角慢慢勾起一个笑容。

徐宏继续道:“队里像他这样不懂风情的木头桩子都是一把一把的,漂亮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只会嘴里花花。”

顾顺脸快拉不下来了,夹了一把青菜塞徐宏碗里,咬着牙齿:“副队,您吃菜。”

徐宏看都没看顾顺,对秦风道:“前几天他找我们来借钱,加上他在国内的房子和这么多年的积蓄,凑了五百万。”

秦风的笑容僵在嘴角,目光凝视着徐宏。

徐宏轻声道:“顾顺到队里也挺久的了,是个重情义的人。”

饭桌上一片寂静,大家都面面相觑,唐仁突然打破了僵局,笑嘻嘻道:“所以试验过关了啊!你看看老秦,之前又是借钱又是回淫窝,掏心掏肺把什么都给出去了,现在一无所有,又有了孩子,一个人简直过不下去了。”

秦风掏出手机进入银行账号,果然上面就是自己说的五百万。之前顾顺也就说了一句,他没看账号,没想到顾顺还真把自己随口一说的五百万,砸锅卖铁给自己凑齐了。

一顿饭吃得众人食不知味。

秦风却好好地把一顿饭都吃完了,把所有人送走后,自己回了房间。

顾顺洗了碗,去看秦风的时候,发现他在看侦探小说的第三遍。

秦风放下书,坐在床头上,朝顾顺伸出手。

顾顺走到床沿,握住秦风的手,说:“刚刚副队说的你别在意。”

秦风凝视他许久,说:“很辛苦吧?跟我在一起。”

顾顺伸手摸了摸秦风的侧脸,说:“不烫,说什么傻话?”

秦风道:“没有这么多钱,我会算好,把剩下的退给你。”

顾顺道:“是给你的,还有别的。”

秦风一把抓住他的手:“是我强迫你做的吗?”

顾顺微微诧异,道:“你瞎想什么?”

秦风慢慢松开顾顺的手,说:“前两天我一直在想,都怪你。”

顾顺摸了摸脑袋,不知所措。

秦风道:“都怪你忘了一切,留我自己一个人面对那么恐怖的事情。我的人生,因为这场事故会扭曲成什么样子,我一遍一遍地想,不寒而栗,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你看着我,用无辜的眼睛看着我。”

顾顺握住秦风颤抖而冰冷的双手。

秦风微微睁大眼睛。他本就生得干净清秀,看着人的时候,无论多生气,都没有锋利的感觉,那种倔性反而会令人觉得受伤的反而是他自己。

秦风道:“我一直在想,要是当初没跟你在一起就好了。”

顾顺握着秦风的手渐渐收紧。

秦风盯着顾顺,语气刚硬地道:“一切都不会发生多好?”

顾顺喉咙里滚了滚,心中难受至极,却说不出一个字。

秦风道:“但是没有办法,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无论多痛苦,我都会忍下去。没有你也可以,没有你也可以!”

秦风拽住顾顺的手,用力掰开:“所以不要再可怜我了,不用委屈你自己了。”

顾顺怔怔地趴在床前,问他:“你究竟想要什么?”

秦风想了想,说:“你想要这个孩子是吗?”

顾顺心被人用手抓住拧着似的,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秦风道:“我把孩子给你,你照顾到我恢复。”

顾顺抹了把脸,站起身,俯视着秦风,说:“你好好睡,我回房间了。”

秦风看着顾顺走出去的背影,将自己慢慢蜷起来,紧紧抱住自己。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这样的谈过话。

顾顺负责照顾秦风的起居,唐仁负责跟秦风吵吵架提提神,但越到临产期,秦风的精神状态就越不稳定。

第九个月的时候,秦风有次在梦中惊醒了,叫声喊来了顾顺。

顾顺到房间的时候,发现秦风腿肚子在抽搐,浑身不能动弹,便熟练地帮他按摩起来。

秦风半梦半醒地发出赫赫的喘气声,他的目光在高耸的肚子上徘徊,满是惊恐。

他哆哆嗦嗦地对顾顺招了招手,顾顺将身体贴近他。

秦风用手掩着嘴,小声对顾顺说:“他要来找我了。”

顾顺疑惑问:“谁?”

秦风道:“是‘教授’,他要来找我了。他说我要生了,来帮我开刀。”

顾顺看着秦风,发现他失焦而无神的双眼,就狠狠摇了摇他的身体:“秦风!你振作点!”

秦风散乱的目光突然凝视在一点上,说:“血。”

顾顺一愣,顺着秦风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被单上渐渐蔓延开的血液。

顾顺跌跌撞撞地叫唐仁打急救。


评论(22)
热度(189)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