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十九章

秦风只感觉到从一个地方被挪到了另一个地方,周而复始的,没有自由。他睁开眼睛,上面的灯白惨惨的,由于病床的推动,那灯就变成了一条条光纹,像是一条逃脱的路。

他又想逃了。

“秦风!”有人大叫了他一声。

秦风恍惚地看过去,是一张浮动着着急的脸。

是顾顺。

那本是坚毅的,无坚不摧的,而不是这样恐慌而无奈。

回想起来,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真的逃出来了吗?那次从医院里面不顾一切地跳楼逃走,真的只是在闹别扭吗?

他反反复复地,这么躁动,又出言不逊,怀疑又怀疑。

顾顺看到秦风躺在病床上,向他伸出手,他想也没想,着急握住了,想给他安慰。

顾顺看到秦风努动着嘴唇,像是在说什么。他听不清楚,只好俯身下去。

顾顺听到秦风在他耳边轻轻吐气,说:“我把孩子给你,你放我走好不好?”

顾顺感觉到切齿的寒意,他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尽管他已经听了好几次了。

秦风目光往下看,薄薄的被子根本遮不住他硕大浑圆的肚子,他死死抓住顾顺的手,却因为大量的流汗,越是用力,越是抓不住。

到最后秦风基本上就是惊恐地叫喊:“放我出去!我不要做实验!不要破开我的肚子!顾顺!顾顺你救救我啊!”

秦风几乎是弹跳起来,所有医护人员都上去压住他。

唐仁在一旁还搞不清楚状况,胡乱安慰:“老秦啊!没事啊!很快就好的!”

两个医护人员爬上床,把秦风整个人锁死在病床上,其他医护人员则推着病床快速往手术室跑。

秦风最后只能抬起头,瞪大着眼睛看因为不能进手术室而停在外面的顾顺,满眼都是惊恐和眼泪。

唐仁摸了摸脑袋,呼了口气,说:“老秦这是干嘛呢?!叫得我心里乱跳。”

顾顺一动不动地站在手术室门前许久,而后打了个电话出去。

不久后,闻讯而来的队员们都赶到手术室门前。

顾顺转过身,问杨锐:“队长,秦风当初从制药公司里出来的时候,有给他做过心理测评吗?”

杨锐摇摇头,说:“当时因为他身体上的特殊情况,并没有注意到要为他进行心理疏导。”

唐仁疑惑地问:“怎么了?”

顾顺对唐仁道:“你还记得他回来没两天,就不顾危险跳窗逃跑的事情吗?”

唐仁点点头说:“记得!我可清楚了!那可太离谱了!我们又不是关他,那楼层虽然低,但是摔下去不完蛋啦!有楼梯不走那不是……”

顾顺打断了继续说:“还有一次,我告诉他新住处的地址,他要求我提供给他住处周围的环境,说是‘如果还要再逃跑的话’……”

唐仁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反复思量,抖着声音道:“你说……你说秦风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顾顺道:“他刚刚跟我说‘把孩子给你,放他走’……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在制药公司里?”

杨锐道:“应激性心理障碍。前两三个月还不怎么明显,现在可能是要临产的关系,触发了他的创伤。”

顾顺回想起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清晰:“他经常自责、焦虑不安、神经过敏,感觉无望无助。”

杨锐拍了拍顾顺的肩膀,说:“等孩子出生,我即刻给他安排心理医生。”

顾顺瘫坐在椅子上,怔怔地看着手术室上方的红灯。

时间在沉闷无声中过去了,唐仁在旁边拔了一地的头发,随时会说两句令人不安的话。好在顾顺并不是一个轻易能动摇的人,不然早去敲手术室的门。

到了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手术室门打开了,护士用小被子裹着一个小孩走出来,放在顾顺怀里,笑道:“恭喜你了!儿子。”

顾顺呆呆地看着怀里的孩子,那孩子还是血红的小脸,眼睛都没会睁开,在他怀里只是动了动嘴巴,也不见他哭。

唐仁在一旁欢喜得不得了,一张脸都成了褶子,说:“小秦啊!叫舅老爷呀!”

孩子好像是被唐仁吓到了,脸扭了扭,张嘴欲哭,但哭声也很微弱。

护士说:“身体有点虚弱,以后要好好养着。”

顾顺抱着孩子,问护士:“里面的人呢?”

护士只是说:“还在手术中,再等等吧。”她说完就回去了,把顾顺隔绝在手术室之外。

刚升起的欢喜顿时跌入谷底。

唐仁糊里糊涂的,但是也有点经验,说:“都是这样,我们再等等。”

顾顺抱着孩子,已经完全被唐仁牵着走了,问他:“大家都这样?”

唐仁也有点不安,但这一大一小的都指望他,也就只能死撑着应和:“对,都这样。”

开刀的医生头上汗如雨下,旁边的助手帮忙擦了擦汗。

医生眼镜后的眼镜眯了眯,说:“找到了,变异区。准备进行摘除手术。”话毕旁边的护士忙碌起来。

顾顺怀里的孩子已经让护士抱走,他也止不住在手术室门前乱晃起来。

唐仁坐在座位上,脑袋一掉一掉地犯困。

顾顺已经有了十足的怀疑,他打了个电话给杨锐:“现在秦风在里面做什么手术?”

杨锐那边沉默了一阵,然后说:“这个是经过秦风同意的,变异矫正手术。”

顾顺忍不住低吼:“你让他那种精神状态来做主?!”

杨锐道:“他是站在阳台上跟我说的话。”

顾顺感觉晕眩感袭来,秦风竟然以死相逼。

杨锐安慰道:“其实这几个月我们这边的医生已经将手术方案做好了,成功率很高。”

顾顺问:“那万一……万一……”

杨锐叹了口气,说:“是我们的错,我们当初没有考虑他的安全。”

顾顺没有之前的记忆,听杨锐这么说,倒吸一口气,忍着喉咙尖的颤抖说:“我们……我们做了什么?”

杨锐道:“你曾经的任务是,保护成为诱饵的秦风的安全。”

顾顺的手机从手里滑了下去,砸在地上,里面失真的声音还在说:“我们失败了,秦风被抓走了。”

唐仁突然听到一阵重物跌落的声音,忙看过去,却是顾顺捂着脑袋倒在地上的情景。

“顾顺!”唐仁乱哄哄地又叫了医生来搬走顾顺。

唐仁两头忙顾不上,只能让杨锐他们去看顾顺,好在秦风这边在中午前就结束了手术。

得到医生平安无事的告知后,唐仁又匆匆去了顾顺的病房。看到护士忙进忙出,唐仁对守在门口的李懂说:“他这是第一次当爸爸,兴奋晕了?”

李懂道:“不是,医生说他脑部受了刺激。”

唐仁嘘了一声,说:“他这一来一回,完全没在秦风需要帮忙的时候好过啊,一个受难两个也受难吗?”

李懂道:“这次,很有可能恢复以前的记忆。”

唐仁耸耸肩,回到了秦风的病房,看秦风平安无事地躺着后,又去了一趟婴儿房,在那逗了一阵孩子,然后吃了饭,在秦风床边陪护了一晚。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唐仁就看到秦风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唐仁激动地道:“老秦!你感觉怎么样啊!”

秦风看向唐仁,皱了皱眉,说:“好疼。”

唐仁喊来了医生,医生看过后却说这是正常的,让秦风忍着点。

唐仁趴在秦风病床上,说:“你等等啊!我把你儿子抱来给你看啊!”

秦风一惊,想起来,无奈太疼了,又倒了回去,眼睁睁看唐仁跑了出去。

唐仁回来的时候,果然抱了一个孩子,把小被子掀开让他看。

秦风赶紧把头往旁边转,不想看孩子。

唐仁只好跑到另一边让秦风看,秦风又转另一边去,唐仁板着脸道:“诶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跑来跑去,不要力气的吗!这是你的娃,你不爱看就拉倒!”

唐仁说话本就嚷得大声,孩子被他吵醒了,委委屈屈地就小声哭了起来。

秦风听到了,又心软又害怕,抓着被单浑身动弹不得。

唐仁一看他那样,哼笑一声,直接把孩子搁秦风床边就走了出去。

孩子细微的哭声在耳边断断续续地响起,秦风看着外面的窗帘,疑惑孩子怎么哭这么长时间,要是脱水了怎么办?转而又恼恨起唐仁来,明知道他不能动,浑身都疼的半死,竟然搁下孩子就不管了。

东想西想着,后面突然又开始不哭了。

秦风着急起来,是不是哭晕了?还是发生了什么状况?

他再也忍耐不住,转脸看向孩子。

一张又小又白的脸,圆乎乎的,肖似秦风的小眼睛好奇地看着秦风。


评论(16)
热度(19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