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二十一章

秦风在热风中醒来了。他睁开眼睛,正对面窗上的帘子在阳光中抖动着,把光扇得在眼前晃个不停。

秦风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后背柔软却冰冷的棉织物紧贴着身体,他一身都是汗。

秦风从床上下去,自己斟了一杯水,囫囵吞了几口水进肚子,因太过着急,水从杯子溢出,从他的下巴一滴滴漏下。

他有点饿了。

秦风走出病房,看了一眼附近,顾顺没在。

他摸出电话,打了过去:“你在哪?”

顾顺走到婴儿房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有嘈杂的争吵声,不由得往里看了一眼。

秦风在电话里道:“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顾顺隐约能听到“婴儿”“陌生人”等字眼,但他低头看了眼手机,还是停住了,转身到了走廊,对手机说:“有事吗?”

秦风道:“我有点饿了,你去帮我买一份饭吧。”

顾顺看到几个护士神色慌张地从婴儿房跑了出来,一溜烟从他身边经过。

顾顺从窗口看了眼自家儿子的婴儿床,在这里只能看到婴儿床外面的床体,但是看到上面的标号“小外星人”的字样,顾顺不由得失笑。

看看其他床位的婴儿,都是有名有姓的,端端正正,只有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在等着一个名字。

顾顺至今没能忘记护士来问他孩子叫什么名字时,他回答“小外星人”的时候,护士看他那种以为他是神经病的目光。

临近窗口的婴儿床上,有另一个婴儿,他睁着一双大眼睛,圆滚滚的眼珠子,直盯着顾顺。

顾顺垂下目光看婴儿,婴儿朝他伸出手,想隔空抓他的样子。

顾顺对婴儿眨眨眼,说:“可不行,小外星人要是知道我碰过其他婴儿的话,会生气的。”

婴儿缩回手,把拇指塞进嘴里。

顾顺再看了眼标着“小外星人”的婴儿床,朝外面走去。

秦风数着外面的落叶,看到顾顺提着外带的食盒,从石灰色水泥路上一步步走着。即使是俯瞰的角度,也还能看到他身材颀长,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秦风眼睛好使,看到有不少的女人往顾顺身上瞟了。

秦风气得将窗帘拉上了,整个人扑到床上,却用力过猛,砸到了自己的伤口,顿时疼得眼冒金星。

他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立刻装成没事人一样倚坐在床头。

顾顺走进病房,狐疑道:“怎么把窗帘给拉上了?黑得看不见人。”

秦风拉着被子盖住眼睛以下,道:“我我刚想睡了。”

顾顺道:“你不是饿了?”

顾顺把外卖放在床头柜上,打开盒子,把菜和饭还有汤都摆出来。

秦风厌恶地看了眼鸡汤,说:“天天都喝鸡汤,下下次别带了。”

顾顺没理他,转身去把窗帘拉起来。

秦风吃了几口,看了眼时间,差不多是三点钟,他漫不经心地说:“这个点了。”

顾顺知道他要问什么,却装作不懂:“你不该在花园里逛这么久的时间,这个时候你应该午睡,而不是吃饭。”

秦风咬着筷子,乜斜着顾顺,说:“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

顾顺与秦风对视,见秦风脸上那熟悉的执拗又不好意思的神情,笑了笑,说:“我还正要去看小外星人,你的电话就来了。”他晃了晃手机。

秦风低下头,倔强的神情后面,是难为情的红润耳垂。

顾顺低声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他?”

秦风抬眼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又低下去,摇摇头。

顾顺知道秦风不会这么容易接受,但难免还是有点失落,站起身点点头,说:“你先吃吧,我现在去看看。”

秦风欲言又止地望着顾顺,顾顺也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最后秦风还是撇开了头。

顾顺失望地走出了房门,他没注意门,门自己打回去,发出好大一声响。

秦风在里面被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门一会儿,自己倒回床上,把被子卷起来,盖住自己。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一双脚从床上伸了下去,勾住鞋子。

秦风偷偷拧开门锁,溜了出去。

他至今仍不知道婴儿房在哪,找护士打听了一下,要去到对面的电梯下去。

秦风在经过走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从地底下传来的,痛苦的嚎叫声,声音隐约有点熟悉,但是声音的撕裂感已经盖住音色了,秦风也分不清。

电梯正在一楼一楼地往下掉,秦风听到旁边的人在互相询问,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叫。

有人还笑着表示叫的人嗓门洪亮,因为医院最不缺嚎叫声,能喊得这么惨的,到底是有多痛苦,多撕心裂肺。

秦风看了眼说话的人,神情渐渐冷下来。

这世上最不缺把人家的痛苦当成乐趣的人。

电梯门打开后,秦风跟着众人一起走出电梯,发现这一楼层简直是一片混乱。

不断有护士和医生从身边疾跑而过。

秦风看了看他们跑过去的方向,没有跟着,而是去了人少的地方,问清楚婴儿房的位置。

“婴儿房?”怀孕的孕妇艰难地挺着大肚子,坐在座椅上,朝着旁边撇了撇嘴,“闹得最凶的就是婴儿房的位置。”

秦风心中揪紧,急忙问道:“怎么了?”

孕妇露出怜悯的神色,说:“好像是说有个婴儿房里的孩子丢了。真可怜,要是我的话,也完全接受不了吧。”

秦风不安地感觉越来越浓重,他看向人挤人的方向,不顾身上的伤口,快速地奔跑过去。他冲开人群,狼狈地从人群中挤出,第一眼就看到被好几个医生一同压制仰躺在地上的顾顺。

顾顺也看到了秦风,他艰难地抬起头,目光饱含着痛苦和绝望。

秦风几乎不用他说出那句话。

看到顾顺眼睛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夺走了呼吸。

顾顺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彻底散了下来。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都认为他已经冷静下来了,于是纷纷松开了他。

顾顺没有站起来,他浑身瘫软。

秦风从他身边走过,朝婴儿房走去。

护士和医生们都朝他看来,像是已经知道他是谁,默默地为他分出一条路。

是一张粉蓝色的小床,被子也是粉蓝色的,床头有个风铃,风吹的时候,叮叮叮地响。

床上的标号是“小外星人”。

秦风眼睛一眨,眼泪从眼睛里掉了出来。

秦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他只记得那一刻他简直不能呼吸了,他憋得脸色通红,血管暴突,也不能挣脱那种溺水感,梦幻而冰冷。

他以为是一场梦,没想到醒过来了。

他从一场可怕的梦,又到了另一场可怕的梦。

秦风抱住头,感觉头疼欲裂,这痛苦太真实了,一场永远不能醒来的噩梦。

他的孩子,他的小外星人,被人偷走了。


评论(28)
热度(180)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