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黄景瑜X刘昊然/顾顺x秦风】顺风(生子)

第二十二章

秦风缓慢地从床上下来。他的伤口远远没有愈合,行动的时候肚子上的伤疤仍有灼热的撕裂感,但他不能只坐在床上,坐在床上他肚子内部的器官,像是坠落一样疼,像是挖空了某个之前存在过的一个东西,一个肉块。它令人不愉快,无论它存在不存在,都令人疼痛。

上天通过撕裂母亲这一角色,给孩子带来新生和快乐。

而母亲却要感觉甘之如饴。

凭什么?

秦风把衣服穿好,转头却看到顾顺倚在门边。

他痛苦的神色跟自己的类似,这真是太好了,苦难不止他一个人担着。一直以为痛苦的只有他,却原来大家都这么痛苦着,包括自己应该保护的那个小小婴儿。

他离开了父母,在一个陌生人怀里,哭泣着,挣扎着求生,孤苦无依。

秦风想他的脸上一定有笑容,他终于失去了,又终于明白了,通过这种可耻的方式。他内心的自私叫嚣着令他躲避,他心中的胆怯让他面目狰狞,然而他心中的爱意,穿过一层层因痛苦撕裂皮肉而结成的伤疤,涌动出温热的血脉,鼓动着,唤起他人生中另一个角色——保护者。

顾顺猩红的眼睛注目着他,似乎是知道眼前这人经历着怎么样的转变。他伸出手,指尖轻轻擦过秦风的脸颊,柔软温柔的触感。

秦风抬起头,目光与之纠缠,哀婉地请求,他打造盔甲,只能期盼这同样应该穿戴盔甲的人能体谅。

顾顺听到了他内心的呼唤,轻轻抱住秦风,抱住这副瘦骨嶙峋的躯体,濒临崩溃的心灵。他不是一直爱着他,秦风幼稚又不坚强,固执而易破碎,令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但当他将破碎的自己勉强黏合,重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秦风,让他内心深处涌起动人的感情。

顾顺低下头,嘴唇轻触上秦风的嘴,含着、咬着那欲言又止又刻毒的罪源,在他松开唇齿的一瞬间,将自己蛮横地扫进他的口腔,汲取甜蜜的汁液,玩弄柔软的舌头,剥夺他的呼吸。

顾顺感觉到秦风推拒的力度,秦风的手穿过他的头发,把他扯得生疼,而怀中这人,苍白的脸浮起淡淡的红晕,被吸吮着,脸颊凹陷出纤瘦的线条,眼皮下垂,半睁不睁,泛起一阵阵水光的涟漪。

顾顺放开了秦风,秦风瘫软着倒在顾顺肩膀上,一串串泪珠从他水光的眼睛里一颗颗滑落,猩红的嘴唇半张开,猛烈地呼吸。

顾顺抵不住这样的诱惑,再度低下头,挤进秦风的口腔,极尽下流地吮吸绞弄,又沿着他的嘴角,从他下颌处,埋进那温热的颈窝里,流连在那处至敏感的皮肤,逗出秦风哽咽似的呻吟声。

顾顺感觉到秦风的手再次抓了抓他的头发,才放开了秦风。

顾顺道:“我已经联络了队长,队长那边会跟警方直接接触。”

秦风道:“你呢?”

顾顺摇摇头:“队长不允许我行动,我是受害者家属。”

秦风咬了咬牙:“你还知道什么消息?”

顾顺道:“医院方不会给我们看录像,我所知不多。”

“所以你就不管了。”秦风推开他,往前走,按下电梯。

顾顺追上来,强行挤进了电梯,将手机打开放到秦风面前,说:“这是医院大楼分布图,监控室在3楼。”

秦风猛地按住3楼,电梯打开,一群人鱼贯而进。

秦风和顾顺从人群中走出,拐到监控室,看着紧闭的门和上面的“非工作人员勿进”。

秦风看向顾顺,道:“你知道我们时间不多吧?”

顾顺点点头,把门打开。里面的人见到顾顺,齐齐一愣,有人走上前来要警告他们。

顾顺走上前,拽住他的胳膊一扭,那人直接弯腰背对,顾顺一个手刀就砍上去,那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其他人惊讶地站起,有人按了警报,顾顺三步两步上前,一脚踢开要扑上来的大汉,将其踹到纸箱子堆里,收脚躲闪旁边袭来的拳头,以最快的速度擒拿,然后纷纷打晕。

秦风从一群歪倒的人当中走到监控台,以十倍的速度浏览着9个屏幕。

“给我三分钟。”

那纸箱子堆里的大汗爬出来,顾顺一拳猛击他的肚子,把他打得弯腰倒在地上。

屏幕因速度地加倍化为流光,映照在秦风眼睛上。

保安从对面走廊上跑过来,顾顺走出门口。

击打声在耳旁震动,秦风沉浸在快速流动的画面上,定格在左下角的屏幕上,并按下了停止键。

顾顺拧着左边一个人的胳膊,闪躲开右边电击器的攻击,压身长腿一扫,将人给勾倒在地上。

秦风将视频倒退,视频中一个穿着白衬衫,带着口罩的男人走过走廊,他很小心,并没有被拍到正脸,但秦风死都不会忘记这个身影,拖他进入噩梦的深渊,让他痛苦至此的身影。

秦风的牙齿不自觉地在打颤,面临死亡威胁的害怕在他心头涌起,他想逃避,想移开视线,但是他不能。

视频进行到男人从婴儿房走出,视频上也没有他抱婴儿出来的样子,只是秦风在他衣服的一角上,看到了疑似小床单一样的一角布料。

窒息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他的猜测全部成真,那不是想要钱的简单掳劫犯,他恨不得把他连同他的儿子划开腹部,取出一个个器官,来研究他们。

血脉里奔流着高涨的怒火和深切的恐惧,秦风一边忍不住倒退,一边又亢奋地前进。

要来了!又要见面了!。

秦风奔出房门,顾顺见状将自己手中劫持的人推向拥上来的几个保安,带着秦风飞奔到地下停车场。

顾顺摸了摸嘴角的淤青,冷着脸问:“要去哪?”

秦风没答,摸索着顾顺的裤兜,掏出他的手机,发了个信息出去:“小黑,我要你帮我查一个。”

黑客朋友直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国外不好查!”

秦风没理他,直接说:“他先前是泰国S制药公司的科研部总负责人,我要他现在全部的资料以及现下全部的产业。”

顾顺从车窗往回看,有些保安已经追上来了,连忙发动引擎,将车开出了车库。

黑客朋友沉默了好一阵,无奈地发了一堆资料过来。

黑客朋友:“你要查的这人刚打完官司,刑期延缓,但一般这样都是有监视定位。”

秦风道:“帮我定位,现在!”

黑客朋友过了半分钟后,发来一个地图。

顾顺看了一眼,急速调转车头,朝定位疾驰而去。

两人跳下车,几乎是来不及关车门,顾顺在前头,找到房间号,对着门锁猛撞,把门给撞开。

顾顺走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他打开厕所门,又看了阳台,回转对秦风摇摇头。

秦风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手颤得握不住。

顾顺走过来拿住手机,翻了翻里面的信息,基本上都被删完了。

秦风颓然地任胸中那一口气流走,呆滞地坐在床铺上。

顾顺拿着手机,急躁地走来走去,气急了一脚踹翻了茶几,一张芭提雅的地图飘出来,落在秦风的脚边。

秦风拿起来,惊讶地发现上面划了一个圈。

顾顺夺手拿过来,像是拿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问:“是这里对不对?”

秦风翻出刚刚黑客朋友给他的资料,那个点上确实是有那个教授的一栋房子。

顾顺拉着秦风跑到楼下,两人进了车里,顾顺朝着地点开过去。

秦风脑子嗡嗡作响,视线凝固在那个点上。他的潜意识中正在给他鸣警钟,警觉性地觉得这一切都不对,这样的违和感令他心跳加速。

秦风一遍遍地翻看着教授的房产,在脑海中对应着芭提雅的地图,突然看到了教授有一个地址竟然离医院很近。

“调车!”秦风不顾一切地拉住顾顺。

顾顺猛踩刹车,差点撞上了别的车。

秦风急切地拉着顾顺:“快!开回医院,医院旁边有他的房子!”

顾顺狐疑地看着秦风:“我们现在要去他划过的地点。”

“那是他的调虎离山计!”秦风急得满头大汗,“他一定在医院旁边的那个公寓里!你相信我!”

顾顺看了看表,说:“我们的时间不多。”

秦风咬着嘴唇,说:“如果你错了,我们再回转,小外星人的生还机会就会降低很多。你要去的地方离我们很远。”

顾顺急躁地抓紧了方向盘,却不知道往哪走好。

秦风看他不动,自己推方向盘,被顾顺揪住锁在椅子上。

秦风挣扎捶打,顾顺却像块石头一样压住他。

“你干什么?让我去医院!”

“这有一份地图,你为什么偏偏要回医院?”

“现在来不及解释,我们先去!”

“你让我相信你!”

“什么?”秦风停住了动作,血液被冻住,凝固不动,切骨的寒冷将他的心冻成冰块,“你……你不相信我?”

顾顺也发了疯,满眼通红地瞪着秦风:“你害怕那个教授,怕到浑身发抖,夜夜做着有关于他的噩梦。而你曾经想让你的儿子死,你一眼都没有看过他,没有给他起过名字,他不值得你冒险,所以你又想缩回医院里去。”

秦风瞪着顾顺,抖着嘴唇,气得头脑发晕。


评论(22)
热度(164)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