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展吴山翠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狄仁杰X圆测】无量劫(上)

时间线在狄仁杰还是法曹的时候。

三藏寺在竹林幽深处,宝寺庄严凄冷,夜空中月轮如钩,林叶丰茂。一位十七八左右的青年,悄无声息地伫立在叶海风林当中,一身白色缁衣,纤尘不染,神情宁静、肃穆,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空中的月轮。

“这位小师傅,你在赏月啊?”

圆测岿然不动,不受外界所扰。

“你可知道三藏法师在何处?”

圆测身前闪出一个蓝衣影子,背着月轮,圆测只看到他瘦长的身影,不辨他的容貌。

圆测目光看向了他,仍是不语。

“我求见三藏法师,麻烦小师傅通融一下。”

“小师傅?你可听到我说话了?”

身前那人不得回应,目光早已望向他处。圆测捉到了他的念想。

果不其然,那人身影一晃,饶过圆测,想要避开往里进。

“无量寿佛。”圆测洒满泥点子的白鞋,动作不乱,往后走。也不知道他如何动作,先一步的人比他慢了。

“小师傅好功夫!”那人夸赞一句,却想以称赞的话语迷惑圆测的心,再次饶过圆测往里奔跑。

圆测定力非凡,又再次挡在来人面前。

“好!在下输了!在下狄仁杰,乃此地界的法曹,我有一要事要请教三藏师傅,求小师傅代为通报。”

圆测看他目光坚定,知他不会轻易离去,便开口:“三藏寺不理外俗。”

狄仁杰摸了摸长须,笑道:“不做牛马,如何成佛?”

圆测一愣,狄仁杰已先他而去。

圆测追上去,狄仁杰已经见到了三藏,跪在三藏的蒲团前。

“大师,在下有一事不明,请大师指教。”

“师傅。”圆测略有些懊恼地看向狄仁杰,他知刚刚是输给这个无名无姓的人了。

三藏不理狄仁杰的问话,看向圆测。

“刚刚这位施主的话,你明白了吗?”

圆测到底年纪轻,从来悟性极高受人仰慕,如今也要向一个从未听说的人学习,他是心有不甘。

“弟子修行浅薄。”

三藏却慈和地笑了:“很好。”

圆测不知师傅之意,深深低下头颅。

三藏问狄仁杰:“你有何不解?”

狄仁杰道:“城中一富人家的小姐,暗胎珠结,被家中父亲发现,羞愤自缢而死。这小姐和院中的婢女都能作证是一王姓书生所为,但王生当日明明在当地妓院中逍遥买醉,在下已经确实查明王生当日行踪属实,但小姐和婢女所言凿凿,在下力不能及,只好前来求大师指教。”

三藏道:“应知一切心识如幻,应知世间诸行如梦。”

狄仁杰惊道:“大师所言,这一切都是幻象,是假的?!”

三藏笑道:“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

狄仁杰深深敬服,道:“大师,在下不能应付此等方术幻象,可否请圆测小师傅帮在下一忙?在下……”

圆测打断,向师傅:“师傅,弟子修为浅薄,还有诸多功业要做。”

狄仁杰摸了摸胡须,又笑。

圆测眉梢一跳,只觉得狄仁杰的动作如方才一般,定要找另外的缘由来驳倒他。

狄仁杰道:“圆测小师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功业怎比得上救命?在下恳求圆测小师傅以慈悲为怀。”

圆测看向三藏:“师傅,弟子可否下山?”

三藏低垂的眼睛已经阖上,似是入睡。

圆测面色不变:“是,师傅。”

狄仁杰看圆测走出去,连忙跟上,问:“三藏大师明明没有点头答应,你怎么看出是了?”

圆测走在竹林道上,幽暗混黑,圆测走在阶梯上,不声不响,连踩叶子的声音都没有。

真是好功夫。

狄仁杰对这才十七八岁的青年生出敬意。

“修行之事,靠悟不靠听。”

“说得对!说得对!我于佛理知之甚少,方才事急从权,还望小师傅莫怪我胡言乱语。”

圆测走出竹林,竹林外月光明净,圆测白色缁衣莹亮生光。

“你当真只是一介法曹?”

“出家人,也分地位高低看人?”

“众生平等。”圆测转身再走,只恨不得远离狄仁杰。

“小师傅,你走错方向了!这边!”

圆测只得停下,维持面上神情不变,转身向狄仁杰。好在狄仁杰逗人也逗够了,已经转身避免圆测尴尬。

城中街市繁闹,圆测庄重肃穆,与周遭格格不入。一路上窥他之人比比皆是。

“小师傅,如今已经是寺外,你可以放轻松些。”

“在哪?”

“这就到了。”

狄仁杰带着圆测到了高府后院小姐院落中,手中提着灯笼,为圆测照路。

圆测伫立在台阶上观望院落全景。

“如何?”

“不知。”

圆测走上楼阁,在小姐闺房里查探,而后走到一枚铜镜前凝望片刻。

“这镜子我检查过,毫无问题。”

“这世上生得相似之人比比皆是,为何你判断是幻术?”

“有一洒扫的婢女跟我说,她亲眼从这块铜镜中看见过假王生的真实模样,脸上戴着一个面罩。但是镜子外面看,王生还是王生。这不是幻术又是什么?”

“是幻术。”

“小师傅,怎么解?”

“你看。”圆测手指在四周划了一圈,“这里都是镜子。”

狄仁杰虚心求教:“请小师傅解惑。”

圆测伸出手,手指在茶水里沾了沾,冰凉的指尖戳向狄仁杰的额头。

狄仁杰顿觉脑海一震,只有圆测那冰凉的手指维系他神魂不倒。他于蒙昧中见一池湖水,冰清玉洁,急不可耐往里投进。

“醒吧。”

狄仁杰猛然醒来,却发现眼前同时出现好几轮月亮,又有好几个圆测的身影。他心中一惊。往后倒退一步,却碰上了什么东西。

狄仁杰回头一看,竟是镜子!

他定神一看,原来这全都是镜子。

狄仁杰心神不宁地望向圆测,圆测半睁着眼睛,仍是凝肃不笑,一尘不染,在镜子中都有他,望之使人也心情宁静。

狄仁杰按捺住慌乱,心笑自己年长别人几岁,却还不如圆测来得镇静。

“那案子就破了,是有人要引诱无知少女盗取家中财物。”

“那贫僧先行告退。”

狄仁杰还要再留,但圆测身法极快,一晃就见到他已经到中庭了。

“小师傅!这事没这么简单!只怕我往会去叨扰小师傅清修,还望小师傅勿要见怪!”

圆测脚步不乱,径自远去了。


评论(22)
热度(28)

© 画展吴山翠 | Powered by LOFTER